「差不多半年多了,現在已經習慣了安樂院的工作嗎?」李梅翻開了文件夾道。

「嗯,我已經習慣了。」我把其他整理好的文件放到她的桌上。

早上,李梅走到三樓的護士站前向我招手,叫我走到她的房間幫忙整理文件。再次踏入護士長室時,看到那不變的擺設,櫃子裡的文件夾依然順著顏色分類排好,讓我想起了第一次來面試時的經過,一切發生的事都仿如昨天。

我看了看李梅,只見她白髮多了,樣子看起來憔悴了許多,不知道是因爲安樂院裡的大小事務讓她心煩,還是因為近來又有許多護士辭職了的關係?

本來安樂院裡的護士人數已經很少,但近日又有一批護士申請離職,使人手更加不足。很多護士都因為加班而累倒了,我也差不多整個星期都沒有休息。



李梅走到我的身旁往門的方向一望,示意跟我一起走。我跟著她的身後往外面走去。李梅的話依舊很少,而且十分嚴肅但是臉上的表情不像以前的僵硬,態度也比以前緩和了,總覺得哪裡有什麼改變了。

在走往護士站的沿路上,我們並沒有說話。良久,李梅主動開口打破此刻的沉默:「劉艾娜,記得以前我所向妳提問的問題嗎?」

「我當然記得。」她向我提問的問題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我不會忘記。

「我想妳應該會找到答案,妳應該沒有發現,在這些日子中,妳已經慢慢改變了。」話畢,李梅向我露出了微笑,那是我未看過的笑容,她說的話是稱讚我嗎?想到這裡我的內心感到一股暖流流過。

驀地,一聲巨響把我們喚過來,我們沿著聲來源走去。我們一走到獨立病房門外就看到地上打翻了食物。



我們抬頭一看只見兩名新入職的實習女護士跟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對峙著。

「滾!我叫妳們滾!」那男人瞪著我們怒吼,他見我們沒有反應就把一旁的助行器,甚至桌子全都推在地上。

兩名實習護士被嚇得叫了出聲,更向後退了幾步。

「發生什麼事了?」

「護士長,我們剛好經過房間聽到巨響,所以進來看有什麼可以幫忙,可以我們一進來,這位病人就開口罵我們⋯ ⋯」



「沒事的,妳們先去忙吧!」

兩名實習護士向我們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匆忙地往護士站走去。

我望入病房內,只見那坐在輪椅上的男人怒視著我們,在眼眸裡可看到濃濃的恨意和不滿,當我看到他的腳時,我愣住了。

他右腳的褲管垂下⋯ ⋯

他右邊的小腿沒有了。

那男人察覺到我的視線,他臉色一沉大喊:「看什麼看!」

「抱歉。」

「滾!」



李梅冷靜地道:「永先生請冷靜一點,我們會離開的,待會我會叫人來清潔,收拾一下東西。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請接鐘我們會第一時間來幫忙的。」

話畢,她向那男人點了點頭就關上了門。當我們轉身往前走時聽到「碰」的一聲,那男人朝門掉東西,隨後聽到陣陣的咒罵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