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我輕撫著左眼上的紗布痛苦地呻吟著。

我躺在休息室的病床上發呆,剛才發生的事好像在作夢一樣,一切都令人措手不及。

「艾娜,妳還好嗎?」陳千千剛回醫院上班,聽到我受傷的消息一到午膳時間就走來探望我。她走到一旁為我倒了一杯暖水遞到我的臉前。

我扶著床邊慢慢坐起來,接過她的水杯看到她那擔心的樣子,我笑了:「我還沒有死,別露出苦瓜乾的臉。」笑著額上又開始抽痛,痛得我不禁低呼:「好痛呀… …」

看到我疼痛的樣子,千千搖了搖頭道:「妳知道我回來上班時聽到其他實習護士說了什麼嗎?不到一天整間醫院都傳來許多謠言,都亂了!」



我喝了一口暖水不發一言,因為正如千千所說一樣,我說知道會傳出許多謠言,而且在我呆坐在地上時,剛好洪承君來到那時氣氛降到零點,他不僅罵病人,罵我還把那些實習護士們臭罵一頓。

到他替我包紮時仍在罵,罵得我無法反駁。

她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的前面,好奇地問:「到底那時候洪醫生他說了什麼?那些實習護士都在說他的不是。」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把水杯放在一旁的桌上:「我那時候整個人呆掉了,沒有反應。我只知道他一來就替我捂住傷口罵我白痴,怎麼自己一人去應付這些場面。然後就指著那些實習護士破口大罵,說她們怎麼躲到那麼遠,是不是不想做了… …之後我就忘了。」

回想起來我只記得洪承君的語氣和那生氣起來那鐵青色的臉,跟初次見他時一樣,都十分嚴肅,認真,說話不饒人。



「我要上班了,護士長說讓妳休息一會,睡醒後就直接下班吧!因為都快換更了。」陳千千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說。

「好吧!」在陳千千離開後,我就躺在床上睡了一會,再次醒來後已經是晚上了。我換好衣服拿著袋便離開了休息室。

當我經過護士站時,只見洪承君在護士站前的病房跟一個年老的女病人聊天,還替她蓋被,在他的眼神中可看出濃濃的溫柔,讓我一時看呆了定在原地。

條爾,護士站內那些護士的對話全都被我聽入耳內。

「那個洪醫生好像很關心那個病人,是他的親人嗎?」



「不是,但是那個病人好像過幾天就要安樂死了。我之前在他以前工作的醫院工作過,聽到不少有關他的傳聞。而且這個病人跟年紀跟他的母親很像!」

聽到她們那尖酸語氣,我立刻轉過頭瞪著她們,她們一感到我的視線就閉上嘴,低下頭望著電腦,翻著文件裝著工作。

「劉艾娜,妳醒了。」洪承君看到我站在護士站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