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恍了神,呆望著洪承君朝我的方向走來,我拉了拉手袋的肩帶有點尷尬道:「對呀… …」

想起今早發生的事,想起他的責罵令我感到有點丟臉,令我不自覺撫上左眼上的紗布。

洪承君看到我這動作就擔心問:「還痛嗎?」

他現在的語氣有點溫柔令我有點不習慣,我有點僵硬地道:「還好… …不用擔心我。」

洪承君把手插在醫生袍的口袋內站在我的前方,道:「我也快下班了,妳待會有事要做嗎?」



聽到他的問題,我呆住了一時反應不來。

「呀?」

洪承君露出了淺淺的微笑說:「待會一起吃晚飯吧!」他沒等到我的回應就轉頭走去。

他這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約會我的意思嗎?我立即轉頭看了看護士站,那兩名護士一對上我的眼神道就立刻低下頭,又裝在工作中。

「… …」



* * *

我在醫院大門等著洪承君,不久一輛黑色的私家車駛到醫院的馬路前,車主搖車窗降下探出頭來道:「劉艾娜上車吧!」

聽到洪承君的聲音,我便朝車的方向走去。我怯怯地打開車門坐在副座位上。

可是我坐好後,仍沒開車。我便看了看洪承君,只見他張開薄唇道:「安全帶。」

「喔⋯ ⋯喔。」我慌張地把安全帶扣好,他就馬上開車。



「妳想吃什麼?」洪承君一直望著前方道。

「沒所謂,你選擇吧!」

話畢,整個車程中大家都沒有說話,整個車廂中瀰漫著抑壓的氣氛。我把車窗降下了一點,好讓一些風能吹進車廂中。

我偷偷看著他的側臉,只見微風把他的短短的髮絲吹得輕輕搖動。而他的眉頭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皺著,看起來滿懷心事。

看來他邀我來一起吃飯並不是一般的約會,而是向我訴苦⋯ ⋯

想到這裡我立刻搖頭,把這些想法從腦中抹去。這是我哪來的自信?我怎樣自以為他會向我訴苦?我一定是想太多了。

我一直看著窗外的景色,人來人往的大街,許多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許多許多亮起燈牌的小商店⋯ ⋯

良久,車終於停了下來。我跟他走進一間小食店內。那間小食店都是用著刷了白色油漆的木製桌子和椅子,牆壁上都貼上了許多不同雜誌和報章的訪問,還有許多紅色的剪紙和鯉魚的吊飾裝扮著整間食店,讓人一見就能看出這是一間中式的食店。



因為其他位置都坐滿了,所以我們只好坐在食店中央的八人座位上。

洪承君點了兩碟餃子和兩杯茶後,就開口打破了我們的沈默。

「幸好妳只是傷了眼額上方,沒有傷到眼球,不然就糟了。不過妳現在破了相真的有夠糟糕。」話畢他握著茶杯輕輕吹著,然後慢慢喝茶。

沒想到他開口又再提今早的事,而且還在取笑我令我不禁給他一記白眼。

「不用洪醫生擔心,我會好好申請工傷,傷疤對我來說不是一回事。」

老闆娘把兩碟餃子送到我們的臉前後,我看了他一眼道:「你忽然叫我來吃飯應該不是這麼簡單吧!」

洪承君像是被我說中了心事,頓了一頓。



「真的有心⋯ ⋯」

我還沒有把話說完,就有一把溫柔的女聲在我們身邊響起。

「承君!」

當我看到他動搖驚訝的眼神,便立即轉頭一看只見一名氣質高雅的女人站在前方,而她後方站著五名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