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淑媛… …」洪承君一看到那名名叫淑媛的女人,整個人都呆住了。而且當他望到她身後的數人時臉色有點不好,但他很快冷靜下來,臉露微笑道:「許久不見了。」

老闆娘知道他們認識後,就笑著拉開了椅子道:「你們認識呀?那麼就好了!六位客人剛好可以坐這裡,因為沒有其他位置了!」

「沒有所謂呀!我們就坐這裡吧!」那名穿著藍色恤衫的男人笑著走到我們的旁邊坐下,其他人見狀也跟著坐下來。

不知道為何當他們坐下來後,氣氛變得有點凝重,我偷偷看他們的眼色不敢說話,因為直覺告訴我他們一行人一定發生過什麼事。忽然感到有人盯著我,當我一抬頭就跟坐在洪承君旁的辛淑媛對上了視線。

她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我,使我感到很不自然,也使我沒意識地摸了換額上的紗布。



正當我們八人陷入沈默時,其中一人開口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

「洪承君,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本以為能緩和尷尬的氣氛,可是卻感到更尷尬了。還沒有等他回應,我就立即否認道:「我們是醫院同事。」

話畢,其他人的目光都立即投放在洪承君的身上。

「不是吧!你還在當醫生!」



聽到其中一人驚呼,我便抬頭望了望洪承君,只見他緊握著茶杯,眉頭一皺。

辛淑媛聽到那人的說話,立即轉頭望著他,眼神有點冷漠。

「你真的在安樂院當醫生了嗎?」辛淑媛道。

看到她和其他人那鄙視的目光,還有他們說話那裝作驚訝的語調就知道他們以前發生過的事一定不簡單,而且他們想讓洪承君感到難堪。

不想讓這氣氛持續,我加快了吃餃子的速度,因為我不想在這裡多逗留一刻,他們給我的印象太差,令我打從心底感到厭惡。



洪承君放下了筷子,不受他們的目光和語氣影響:「對!我在安樂院當醫生。」話畢,他轉過頭跟辛淑媛對視著,眼眸底裡沒有一絲的溫度。

「你還沒有忘記以前發生過的事嗎?」

洪承君聽到她的話後,薄唇緊閉著沒有回應。辛淑媛見狀就接著道:「你是錯的!」

我沒有想過這個女人竟然會對洪承君說他是錯的。錯的是什麼?他錯在哪裡?是他過去做錯了什麼?還是因為他在安樂院任職醫生是錯誤的決定?

看到他們六人那不屑,像在看熱鬧的表情,我也沉不住氣喝了一口熱茶道:「是不是錯也不該是旁人能決定吧!」

話畢,整桌人都靜了下來望著我,當辛淑媛正要開口反駁我時,我已拿了賬單站了起來跟洪承君道:「我們走吧!」

* * *

不愉快的晚餐結束後,我們並沒有分開各自回家。洪承君提議到附近的海旁散步,我並沒有拒絕,因為我知道他現在內心一定很糾結,從剛才在餐廳見到那六人後他的眉頭一直蹙著,並沒有放鬆過。



我們一直沿著海旁直走,一邊享受著沿海吹來的微風,我們一直沒有說話肩並肩地走著。驀然,洪承君開口打破了這刻的沉默。

「謝謝妳為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