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料到洪承君竟然會向我道謝,他看到我驚訝的神情不禁笑了。 

他聳聳肩看著我道:「妳怎麼露出驚嚇的樣子?是我平日對妳太過嚴厲嗎?」 

走到半路,洪承君往一旁的椅子走去,他坐下來後拍了拍旁邊的空位示意讓我坐下,當我坐下後我們一起抬頭望著天空。良久,我就聽到洪承君在我耳邊嘆了一口氣。

 我立即轉頭看著他,只見他露出了憂傷的神情,從他的眼眸底可看出淡淡的悲傷,像是回憶起過往所發生的事情。 

洪承君一直望著天空,緩緩開口道:「其實剛才在餐廳遇到的是我以前的同事,而辛淑媛是我的前女友,她也是一位醫生。」 



他頓了一頓道:「妳最近是不是有聽到一些謠言?」 

我不知該怎麼回應他,所以沒有說話默認了。聽到他的話令我想起了放工時聽到那兩個護士的話,聽到他的語氣看來那謠言也許是真的也說不定。 

他的過去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洪承君他看到我默認後苦笑了,便繼續道:「以前我在一間很有名的私家醫院當腫瘤科醫生,在那所醫院,所有的醫生都很有名,都視能把病人的病治好為榮譽,而不是視為醫生的職責。他們都分開了好幾派。」 

「那時我的母親剛好患上了末期癌症… …」 當我聽到這句說話後,我的身體不禁一僵然後定眼看著他,我好像猜到了他接下來的說話。 如果真如我猜中的話,我難以想像洪承君是如何做出這個決定。 

「她經過許多許多次化療,知道自己不可能會痊癒。每一次的化療只會增加她的痛苦⋯ ⋯」 洪承君回想起以前的過往,使他的雙目泛起一抺濕潤,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接著道:「直到政府成立了安樂院,宣布安樂死是合法時,我的母親求我要我替她簽同意書。我簽了。」 



果然如我所料,洪承君他真的跟他母親簽下了安樂死的同意書。因為這同意書除了當事人簽署外還需要一名家屬或是監護人簽名同意。 

「簽名後,我回想起當初當醫生時的宣誓。那誓詞,那時我所做的跟現在為病人所做的一切⋯ ⋯是不是違背了原先的誓言?是不是矛盾了?我是不是錯了?這些問題我想了許久許久。」 

洪承君露出了苦澀的笑容道:「那時醫院的同事們還有淑媛,他們都說我錯了。我說我知道母親的病是不會治好,我不忍心看著她受苦。他們知道後說我是偽善者,說我不人道。最後我們分手了也辭職了。」 

聽到洪承君的話,我不敢作出評論,因為我並沒有那種資格。 我討厭輕視生命的人,卻又在安樂院工作。我為的是一份安隱的政府工作。可是在這些日子以來知道不同病人的故事後,我卻對安樂死這事存有保留,不再像以前那樣鄙視。 

我望著他緩緩地開口問:「那個年老的婆婆⋯⋯」 洪承君知道我所說的話後就回應我:「妳放工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女病人過幾天就要安樂死了,她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讓我想起了母親。」 



他頓了一頓,認真地看著我道:「因為我經歷過這些事不能再孝順母親,所以當我知道妳跟母親吵架時,我才會勸妳跟她和好,不然妳一定會後悔。」 

「我會後悔嗎⋯⋯」 可是過了這麼久,該如何處理,如何修補這段關係?

但是我們爭吵的事不只是她錯,而我更是大錯特錯,我不能原諒她更不能原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