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曾桐桐拿著我給他的嘔吐盆痛苦地低聲呻吟著,我輕輕地掃著他的背,眼看著那掛在床前數字牌,內心不禁一陣陣抽痛。

那是寫著床上病人離安樂死的日子,回想起初來醫院時,那牌上的數字是三位數,可是現在卻漸漸變成了兩位數字,像是宣告著桐桐離開這世上的日子不遠了。

「桐桐,你還好嗎?」我拿了數張紙巾遞到他的臉前,讓他擦擦嘴,坐在旁邊的鄭興也露出擔憂的眼神。

曾桐桐擦完嘴巴後無力地躺在床上,良久他微張開乾燥的唇瓣,氣若游絲道:「姐姐,你們有通知我媽媽嗎?」

聽到他的說話,我不禁頓了頓不敢對上他的視線。當安樂死的病人快到期限時,醫院會通知病人家屬,讓他們能在病人生命中最後的時間陪伴他們渡過。



據我所知,醫院早就聯絡了桐桐的母親,可是她卻一直沒有來見他,我想她一定是為了逃避,不想面對兒子主動要求安樂死這個事實。

桐桐見我沒有說話,他微微地低下頭露出失望的表情。
「桐桐……」

曾桐桐搖了搖頭,揚起牽強得笑容道:「沒關係,桐桐我知道的……」

他輕輕喘了一口氣舔了舔唇,聲線有點沙啞道:「我知道媽媽是不會原諒我的,當我做了這個決定就知道她……」

曾桐桐還沒有把話說完,聲線已變得哽咽,眼眶也開始泛紅。他那細小的手緊緊地抓住被子,倔強地強忍著淚水,不讓淚水脫眶而出。



看到他那裝作堅強的樣子,我的內心不禁一沉覺得很難過,特別是聽到他的故事後,我的胸口像是被重物壓著,喘不過氣來。

明明以桐桐這種年紀的小孩,應該無憂無慮地生活,在學校裡認識許多許多新朋友,對未來充滿憧憬,充滿夢想。而不是這麼早就要面對生死,面對安樂死這種沉重的問題。

他不應該承受這一切……

也許因爲曾桐桐這麼年輕就遭遇到這些事,所以他比同年紀,甚至比他年紀大的小孩更懂事,更老成,而且更令人心痛……

曾桐桐見我沒有回應他,他抬起頭直視著我,本來僅存一絲希望的眼眸也漸漸地被淚水掩蓋,淚水沿著臉頰慢慢地流下來。



我伸手替他擦去臉上的淚水道:「沒問題的!你媽媽一定會來看你的。」

我相信每一個母親都疼愛自己的孩子,不會對自己的孩子如此狠心,如此的冷漠。

我坐到曾桐桐的床邊,溫柔地擁他入懷裡,我輕拍著他的背安慰著他,桐桐他再也忍不住緊緊地擁緊我放聲大哭,把一直以來強忍著的淚水甚至是委屈都傾盆而出。

曾桐桐那悲痛的哭聲在深夜的病房裡迴響著,病房內的病人也許都比他的哭聲吵醒,但誰也沒有作聲,甚至聽到一絲啜泣的聲音。

「嗚……桐桐說要安樂死這個選擇是錯嗎?我做錯了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擁著他,輕拍著他的背,給這微微顫抖,悲傷的小孩一絲的溫暖。

這一晚,桐桐痛哭著不停地問著這個問題。安樂死是對還是錯?這個問題誰說了算?這個選擇也許誰都不能給它下定斷,沒有一個必然的答案。



所以對著曾桐桐,我沉默了。而且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給缺乏母愛的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就如擁著小時候的自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