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看到嗎?安樂院外有許多記者,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我從沒見過如此多記者,我還是頭一次要走後門上班。」 

「沒辦法呀!誰叫那些記者老是抓著醫院的職員不放,不停地詢問著那個要求安樂死的小朋友情況呀……」 

一大清早,眾多護士在護士站裡議論紛紛,討論著有關曾桐桐的事情。

因為他的病情進一步惡化,所以安樂死的期限提早了一星期,而且這個消息不知道為何會被傳媒知道,當傳媒得知後,便湧到安樂院門外不願離去。




 而且這個消息也代表著那個可愛活潑的桐桐將會在一星期後離開這個世界,這樣的結果不知道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因為直到現在他的媽媽仍沒有來探望他。

 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上天會如此不公,為什麼會對這麼可愛的孩子如此殘忍,或是令那些對未來充滿夢想,想活下去的人陷入絕望的深淵。 我坐在電腦前輸入著資料,慢慢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望著前方,回想起初次遇見桐桐的時候。那時候,我剛入職不久就發生宋絲欣事件,桐桐跟鄭興一起走到護士站前,用著好奇的眼神打量著我…… 

那麼調皮可愛的桐桐如今卻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令人難以接受和相信,更何況是他的媽媽。 

「艾娜……」陳千千輕蹙眉頭露出悲傷的神情,她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微啟唇道。 

感到千千的安慰我望了望她一眼,搖了搖頭苦笑。我們都因為桐桐而感到悲傷,而且大家心裡都知道最後的結果,而且深知這個結果是無法改變。



 * * * 

深夜,安樂院的後園空無一人,我走到長木椅前坐下,仰起頭望著黑潻潻的天空。 

忽然聽到背後傳來腳步聲,我轉頭一看只見洪承君站在我的身後,一邊嘴角微微翹起,可以看出他的笑容有點苦澀。 

他走到我的身旁,輕輕坐下。長木椅發出「咿」的一聲。洪承君坐下後,輕擦雙手微微地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像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良久,洪承君開口打破了這刻的沉默。 



「今天,桐桐的媽媽致電到醫院,我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