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娜,我有些說話想問問你。」林從欣望了望四周,就把我拉到走廊一旁,確認沒有其他人後,就把身後的文件夾遞到我的臉前。

 我望了望文件夾,完全不解她的意思,特別是她露出了嚴肅的神情,像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一樣。 

我伸手接過文件,跟林從欣對視了一眼,然後慢慢地打開。那是一份安樂園的申請表格,當我看到表格上的資料,腦中頓時停止了思考,手也慢慢地冒出手汗,不自覺地顫抖著。 

「這是真的嗎?」我難以置信地望著林從欣問。 林從欣點了點頭,看到她的反應,我還是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 眼前的那份是我媽媽的申請表格,要不是因為表格上要填寫直系親屬的個人資料,不然林從欣應該不會知道。 



「雖然我這樣做是侵犯了病人的個人私隱,但是當我看到需要家屬同意及簽名欄那裡的資料並不是妳,而是其他非直系親屬時,就覺得有點奇怪,所以才問問妳。」 

當林從欣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了我對此事一無所知,她露出了尷尬的表情道:「妳媽媽的病情其實不太嚴重,還可以治療……」 .

她看了看我的眼神,感到自己多言了就再沒有說話。

 林從欣拿回文件夾後道:「妳回去跟妳媽媽商量一下吧。」 話畢,她就轉身離開。 而我卻久久沒法回過神來,腦海裡仍然想著媽媽的申請表… …

 *** 



我站在家門前深呼吸一下,好讓內心緊張不安的心情舒緩,我把冰冷的鎖鑰插入鎖鑰洞,然後慢慢扭開。 

咔嚓一聲,我扭開了門把緩緩地推門而進。客廳並沒有亮起燈光,漆黑一片。只看到有微弱的燈光從房間門縫透出。 

我把大門關上後,走到媽媽房間門前,伸手想要敲門,可是我卻猶豫了。 

我站在房門前想了一會,想著當我敲門後應跟她說什麼… … 

怎樣問她有關申請安樂死的事… … 



我猶豫了。 我覺得自己好似沒有資格問她,為什麼跟媽媽生活了這麼久,我卻沒有發現她的異樣。

可笑的是我偏偏是護士,卻沒有發現媽媽病了。
 

而且她沒有告訴我有關她的病情,她申請了安樂死,甚至找表姐簽名同意。 

是因為她無法面對以前的事,無法面對我才瞞著我。 

可是事實上卻是我無法面對過去及自己…… 最後我還是沒有勇氣打開這道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