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們有聽過這所醫院的十大靈異事件嗎?」林從欣臉無表情,壓低聲線向著我和陳千千道。

凌晨三時多,安樂院內的病人都已進睡夢。這一晚格外的寧靜,沒有病人按鐘,沒有病人因身體疼痛而呻吟,有的只有強風刮過窗外玻璃的呼呼聲。

深夜的護士站中,前輩林從欣,陳千千和我一起當值夜班,不知道林從欣是不是有點困,竟然對著我們開始說起鬼故事來,在深夜的醫院聽著這些故事令人不寒而悚。

我和陳千千盯著林從欣的臉,不禁咽下一口口水繼續聆聽著,而陳千千的眼神中流露著一絲的恐懼,她半掩著耳朵,雖然害怕卻又想聽。

我們身體不禁向前傾,屏氣凝神地想要聽得更清楚林從欣說的話。



林從欣看到我們這麼認真聽著她的說話,平日臉無表情的臉上忽然多了一絲笑意。

她繼續壓低聲線向前傾,更貼近我們的耳邊說:「我們這所醫院曾經有三層的殮房,但是因為發生過靈異事件,所以院方把最底的那一層封鎖了⋯ ⋯」

 聽到她的話,我不禁感到雞皮疙瘩。

因為升降機中真的有
個殮房的按鈕,而最底的那一個按鈕被一張紙條封了,就算故意按下按鈕都不會亮燈也不會到達那一層。 

「你們知道很多護士除了因為受不了工作的性質而辭職外,還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 ⋯」



 她停頓了一會,然後用著陰沉的語氣道:「那就是因為這裡有好朋友的存在⋯⋯」 

聽到這裡陳千千不禁倒抽了一口氣,緊緊地抓著我的手臂。

「滴㗳,滴㗳⋯⋯」

原本寧靜的護士站內,忽然能夠清晰地聽到了時鐘的聲音,使整個環境變得更詭異。林從欣舉起食指貼近嘴唇旁,眼神沒有焦點:「記得曾經有一個前輩告訴過我,在這所醫院剛建成前發生過許多意外,而且某一天的晚上有一位前輩跟我們一樣在晚間當值,當她乘升降機到三層時,那顆地下三層的殮房按鈕忽然亮起燈來,更不斷閃爍著。」


「起初,那個前輩以為是按鈕失靈,不怎麼感到害怕,可以不知為何等了很久還沒有到達三樓,她開始感到害怕,升降機內空氣變得寒冷起來,更開始冒起白煙,好像置身於雪櫃中,然後從升降機內的鏡面反射,看到身後好像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她驚得不停按著三樓的按鈕,當升降機門打開後,她拼命地往前跑,當她跑到走廊的中段,才慢慢地轉過身。」 



怦怦⋯ ⋯ 

我跟千千的心狂跳著。

 「她看到一個身穿白衣,手上戴著屍環的女人向她揮手⋯ ⋯而且那個人是前輩早上負責包的屍體⋯ ⋯」 

條爾,護士站內的顯示板的燈亮了起來,把我跟陳千千嚇得低呼起來。 林從欣看到燈亮起就道:「有病人按鐘了,劉艾娜妳去看看吧!」 

「我!」

聽到前輩的說話,我不禁相信地指住了自己。
 林從欣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示意,而一旁的陳千千只用可憐和同情的目光看著我。 看到她們的眼神,看到那亮起紅燈的顯示板,我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慢慢按著桌面站起來,往按了鐘的病床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