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走到走廊的時候,因為窗就在旁邊,所以當風刮過窗邊,就能聽得十分清楚。

「碰碰」聲的巨響使我的心跳也加快,看著黑暗無盡頭的走廊,整個走廊迴響著風聲和我的腳步聲,加上記得剛才林從欣所說的鬼故事,使我不禁胡思亂想起來。

「劉艾娜妳平時不是這麼膽小!平常都不怕這些事的⋯ ⋯」我一邊握緊拳頭,一邊自言自語地安撫自己的情緒。

可是當我經過了一間獨立的病房時,我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

不!正確來說我是僵住了!僵在原地了!



「呀⋯⋯」

隔著一道的房門,我聽到了一把沙啞低沉的聲音正痛苦地呻吟著,而住在那間病房的病人並沒有按下鐘⋯ ⋯

怦怦⋯ ⋯

雖說我平日不做虧心事,但是當你好像親身體驗到這些事情時就會感到害怕,身體也不自覺地發抖,可是從這間房間傳出的呻吟聲越來越重,使我越來越在意。

會不會是病人太痛苦而無法按下呼叫鐘?



我嚥下一口口水,手握緊冰冷的鐵門把,深呼吸了一下,悄悄地拉開了門縫,屏息地偷看房間的情況,可是因為深夜而且房間內沒有亮起燈,所以看不清房間的情況。

我鼓起勇氣向房間喊:「你還好嗎?」

當我把話說完後,房間竟然變得一片寧靜,如果聽不到房間內病人那沉重的鼻息,我還以為剛才聽到那痛苦的呻吟聲是幻聽。

「我沒⋯ ⋯事⋯ ⋯」從他那沙啞的聲線可聽出他的痛苦,因為身體的痛楚而感到

「那如果有事的話就按下旁邊的鐘吧!我們會第一時間來的⋯ ⋯」



「嗯⋯ ⋯」

聽不到他的回應,我就慢慢關上門,當我把門關上門後,我就立刻拔腿往按鐘的床位跑去,一秒也不想逗留在那裡。

***

 「艾娜,妳還好吧!」 

清晨,自前天晚上第一次到四樓當值遇到那詭異的經歷後,我整晚輾轉反側久久不能進睡。

每當閉上眼就會想起那漆黑的房間,那把痛苦沙啞的聲音。結果整夜都睡不著,害我今天上班時一雙眼下都掛著大大的黑眼圈,讓人看見我的疲態。
 

「還好⋯ ⋯」我推著藥車一邊向前走。 

林從欣看我露出疲憊的神情,就不禁搖搖頭,語氣有點嚴肅道:「待會不要因為太累而派錯藥。」 



聽到前輩的說話,我立刻拍拍臉頰,提起精神來,希望自己不要犯低級錯誤。 當我跟著林從欣走進一間又一間的病房,一個又一個的床位向病人派藥後,我們又走回到走廊,往獨立病房走去。 

當我們走到走廊,讓我想起了前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隨著林從欣的腳步,我們在一間獨立病房停了下來,而那一間獨立病房是那天晚上傳出痛苦呻吟聲的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