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你冷靜啲先,佢地兩個喺邊?」

「我鎖咗佢地喺房.....」

我慢慢走到房前,只聽到房內不斷發出頭撞擊道牆嘅聲音,而且不斷聽到屋內有人大叫一句說話

「我唔想消失!比我出去呀!」

當我打開房門時,我被眼前所見嘅景象嚇呆了。其中一個女仔將一舊野掟中我隻眼,痛到我連血都流埋。但我仍然望向佢地,只見兩姊妹血流滿臉,這都是撞擊道牆所造成。而細妹已經顯然失血過多,已經撐唔落去,瞓喺地上。陳太即時衝入房,緊張地扶起佢,然後大叫有冇事。



而家姐見我地開咗房門,即時衝出去,我一時之間黎唔到切反應,任由佢喺我身旁走過。陳太即刻喝住我:「林Sir!唔好比佢走呀!走咗就搵唔返架喇!」

"走咗就搵唔返架喇! "

呢句說話觸動我內心深處,令我諗起阿盈,我唔會再令身邊嘅人失蹤,於是即刻回過神來,然後對陳太說:「你快啲去報警!我去搵佢返黎!」 

接著就係我同個女仔嘅一場追逐戰,佢放棄咗搭Lift而由後樓梯走,我一直跟住佢身後跟住,邊跑邊說:「我係林Sir!你唔係嚟搵我咩!點解仲要走!」

我地由二十九樓跑到落地下,打開緊急門跑到出去公園,我已經開始感到自己疲累,氣不斷喘著,眼見佢好似完全無停落黎同累嘅跡象,我喺到諗佢想走嘅信念應該真係好大,究竟咩原因令佢有呢份堅持同信念呢?



但奇怪嘅係,佢竟然唔走向其他地方,而係跑到商場天台後就停咗黎。當我以為佢放棄咗逃跑後,佢突然爬到天台邊緣,嚇得我大叫:「唔好跳呀!我係林Sir呀!」

少女轉身望住我,臉上血跡夾雜住汗水,令我睇唔清佢真實嘅樣,然而佢對我講左一句說話:「林Sir,已經太遲。」

呢一句令我諗起一星期前個少女亦咁同我講過,如今又再次呢個局面嗎? 我真係嚟遲咗? 我嘅能耐就只有咁? 雖然我唔係一個稱職嘅社工,但我絕對唔會再眼白白睇住我嘅Client一個接一個咁離我去。

我緊握拳頭地大叫:「你想死呀嘛?! 得!你即刻同我跳落去! 然後你咩都唔洗再煩!但我好肯定咁同你講,凡事總有解決方法,如果你就咁死咗嘅話,你就會帶住後悔嘅心……永遠都跟住你!信我,我一定喺你身邊幫你,一定!如果我幫你唔到,你再死都未遲。」

雖然內容好明顯不道德亦唔係一位社工所講嘅說話,但呢刻我只憑我內心所想我一口氣地說出我心聲。



涼風吹來,但我不會感到寒意,反而心中那團火更燒得旺盛。少女仰頭望向天,然後沉思了一陣,慢慢落返黎,我亦都鬆一口氣,似乎湊巧了。

根據我之前睇過陳太呢個家庭嘅File,呢單係阿盈之前所負責,陳太呢一家經歷好似過山車一樣咁峰迴路轉。陳太育有四女,不過早年喪夫,大女同二女相繼喺兩年間意外死亡,但反而令到陳太橫財運強盛,中咗兩次六合彩頭獎,本來生活無憂,但陳太染上賭癮,以致身家輸光輸淨,被逼申請綜援。

以我所知,三女就喺我眼前呢個女仔,佢叫陳詩文,中四突然無讀書,成為隱閉青年……總之呢家人奇奇怪怪,好多問題存在,但呢次我都係第一次見佢地,之前同陳太都只係通過電話對話,因為一直都係阿盈負責。

「林Sir,盈姑娘喺邊?」少女終於顯得有點疲倦,倚著牆邊坐下來。

「盈姐姐佢……佢已經無再喺中心返工,呢家由我負責跟進你地。」

「原來佢失蹤咗。盈姐姐果然講得岩,佢都講過林Sir你一定會返黎呢間中心到,所以我先要求要見你。」

詩文呢句說話令我非常驚訝,查咗阿盈失蹤咁耐,總算有點線索,而且呢點竟然係我意想唔到,阿盈佢知道自己將會失蹤? 佢亦都知我會黎呢間中心搵佢?

我跑到去詩文身旁,緊張地問:「點解你會咁講呀? 阿盈佢同你講過啲咩?佢依家究竟喺邊度?你講我聽呀!」



詩文望住我說:「林Sir,你唔係話過要幫我咩?」

「Sorry……我太緊張,但我真係好想知,因為阿盈係我女朋友,我唔想佢有事。我幫完你之後,你可唔可以幫返我?」

「我唔知道盈姑娘去咗邊,但我可以幫你搵佢。」

「點幫呀?」

「林Sir,我講個故仔比你聽丫。」

「有咩遲下再講好無? 我呢家送你去醫院!」說罷,我Send咗Whatsapp比Karen話佢知我位置喺邊,然後正想打電話叫救護車時,詩文佢捉緊我隻手。

「唔好報,我無事。呢啲傷算得係咩……如果我去咗醫院,我同死無咩分別。同埋你無興趣想知我嘅事咩?」



「嗯……咁你講。」

「本來我媽媽係一個好好嘅人,即使屋企窮,但爸爸媽媽都唔會因為咁而嘈交,我地亦都好滿足呢種生活。但自從爸爸死咗之後,本來已經窮嘅屋企變得更加窮,窮得好恐佈……令我媽媽壓力好大,連性格都變埋,經常打我地同埋怨我地。但有一日發現,原來我地生日所許嘅願係會成真。」

「生日願望? 係會成真?」

「係……係會成真。我地都唔知點解咁,但我地無理到咩原因,大家姐當時諗住講笑話希望我地中六合彩頭獎,點知真係中咗,令到我地屋企變得好有錢。但代價就係大家姐許完願後就死咗。而媽媽亦染咗賭癮輸哂所有錢……於是等二家姐生日時候,再逼佢許生日願望令我地變返有錢人……所以最後……」

「所以最後你二家姐都死咗?」我接著問。

「嗯……呢家阿媽輸哂所有錢,佢一直喺到等,一直鎖住我地唔比我地返學,目的就係要等我生日,幫佢許願。」

呢刻令我諗起陳太岩先咁緊張佢地,原來唔係怕佢地有危險受傷,而係怕佢地死咗後無人同佢許願。

「林Sir,呢個願望無得幫人復活,因為我試過想爸爸復活但唔得,而且唔可以幫自己,只可以幫人,睇嚟我都可以做社工……哈哈。」



「咁你呢刻最想我點幫你?」

「我……想見一見我鐘意嘅人,我已經好耐無見佢。」

「鐘意嘅人?」

「嗯,喺我未退學之前,因為我窮,所以我無咩朋友,而且媽媽怕鎖住我個人,鎖唔住我個心,所以將我塊臉界爛哂……就係我唔想去見人。但其實……我讀書嗰陣鐘意咗個男仔…..」說罷,詩文將眼前啲頭髮撥開,呢塊臉恐佈非常,到處都係傷痕,我亦都想像唔到佢原本塊臉係點,估唔到一個十幾歲嘅女仔要承受呢啲苦。

「咁你知唔知個男仔喺邊?」

「我知呀,盈姐姐幫我打聽過,佢屋企就喺呢個商場嘅文具鋪度做。」

「哈,所以你就跑黎呢度。」



此時,Karen亦到了,我將件事話咗比佢聽,雖然佢質問我點解信詩文所講嘅野,但我認為呢個女仔無呃我嘅必要,就算真係呃我,我亦都無所謂。於是我同Karen帶咗佢去洗臉同埋順便幫我整一整隻眼嘅傷口。去除血跡後,清清楚楚見到詩文個樣係點,令我不禁暗嘆起黎。

「林Sir……唔知點解有啲緊張,哈…..唔知佢變成點呢,可能佢都唔記得我,哈哈。」

我望住詩文對住塊鏡笑住咁講,我睇到兩樣野,第一樣就係詩文就算經歷過幾多事情,佢都仲保留住一份少女嘅心,仍然會為見到鐘意嘅人而緊張。第二樣野就係,我相信個男仔唔會認得佢,而呢點詩文應該仲清楚過我。

當我地去到文具鋪前,詩文亦顯得愈黎愈緊張。我企到佢面前,幫佢整理一下頭髮,為佢打份一下。

「林Sir,除咗盈姑娘之外,你係第二個咁近距離望我而唔怕嘅人。」

正當我地出發時候,文具鋪個男仔拖住一個女仔好甜蜜咁一齊步出,呢點舉動令到詩文呆了。

我望住詩文,亦望到個男仔慢慢消失喺我地視線之中,我同Karen都不禁傷感起嚟。

「算喇林Sir,我地都係上返天台。」說罷,詩文就轉身離去,我地亦都跟上。

當上到天台後,詩文突然企喺我地面前,然後係褲袋到拎出一把界刀。我嚇得即時跑上前,但被詩文喝停。

「多謝你幫我,林Sir。曾經我都有諗過可以過返正常人生活,可以同自己鐘意嘅人一齊拍拖,開開心心過日子,但睇黎……睇黎好難做到。」

「詩文!你信我!你得架!只要我地一齊努力……」

我話未說完,詩文就接著說:「林Sir,唔好再人講要努力,就係因為我地努力咗先明白到有啲野唔係話改就改變得到。多謝你。」說罷,詩文便用界刀插喺自己心臟處,隨即瞓低。

我即時扶起佢,然後叫Karen call白車。詩文望住我,然後用最後一口氣咁我講最後一番說話。

「林Sir,其實今日係我生日,我送個願望比你丫,咁你就可以許願見返盈姑娘……祝你同盈姑娘開開心心……」說罷,詩文就斷咗氣。

我緊緊抱住佢,眼淚不斷流下,完全講唔出任何說話。

最後,我企起身對住詩文許願,我希望詩文個樣貌可以變返最靚嘅一臉。果然,原來真係願望成真,詩文塊臉無哂任何傷痕,原來詩文都係一個靚女。

救護員到了,將佢送去醫院時,我望住架白車,對詩文講咗最後一句說話

「詩文,生日快樂。」

雖然放棄咗個願望可以見到阿盈,但我反而無後悔,我嘅決定係無錯。

「阿明,如果你再係咁落去,你遲早會變成阿盈嘅下場。」Karen突然認真地對我說。

原來Karen都知阿盈失蹤嘅事!!而且我想像唔到嚟近所發生嘅怪事竟然涉及全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