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如果你再係咁落去,你遲早會變成阿盈嘅下場。」Karen突然認真地對我說。

「你話阿盈!?佢可以有啲咩下場?我又會有啲咩下場?」我一臉疑惑地問。

「我知道你係阿盈男朋友,我地所有同事都知道你黎查佢失蹤件事多過返黎做野......好耐之前我地中心遇到好多奇奇怪怪嘅Client同Case,根本就唔係我地能力範圍可以解決得到,但唯獨阿盈佢不斷去接觸呢類Case......最後佢攪到自己都唔見埋。」從Karen說話語氣之中,可以感受得到佢真係好驚呢件事,如非必要都唔會再提咁。

「奇奇怪怪嘅Case!?上星期跳樓個女仔,今日詩文自殺,你所指嘅係咪呢啲?」我問。

Karen搖搖頭說:「阿盈所接觸嘅Case更加離奇。至於你遇過嘅都唔算咩嚴重事。」



「咁都唔算......唔怪得主任咁都唔炒我,原來你地做慣做熟。」

我同Karen再返到去詩文屋企,發現陳太同細女已經走咗,後來報警後,查過出入口同醫院紀錄都無發現,兩人好似人間蒸發咗一樣,無人再搵到佢地,最後唯有草草結案。

經過呢兩單案,加上Karen嘅透露,我大概知道呢間中心好有問題,經常性接到好多不合常理嘅事,而且好多都涉及到失蹤事情,一向講求科學現實嘅我,都不得不感到疑惑。雖然Karen唔想我再理呢啲案,但我堅持要追查落去,至少比我搵到阿盈為止。

「轟隆!」雷聲響起,緊隨住的是大雨降下,雖然係下午五點幾,但天色已經變得昏暗,街上嘅人都少之有少。

某日,當我同Karen企喺中心門口準備拉閘放工時,大雨之中有個後生仔無擔遮下望住我地。



佢個樣十分驚慌,一副哀求嘅樣望住我地,似乎滿懷心事有事相求。

Karen似乎都留意到,但佢顯得好避忌,叫我快手拉完走人唔好理。佢叫我唔好理我就更覺得奇怪。

「我去睇下個後生仔做咩事先。」說罷,我正想走過去時,Karen捉緊我,一臉認真地對我講:「每次落大雨,個細路就會出現,阿盈都好似你咁,走去問佢咩事,但原來......」

「但原來咩呀?」

「我好驚......唔敢講,都係嗰啲野。」karen真係好驚,而我大概都估到係咩事。



我打開把遮慢慢走到個後生仔面前,然後問:「你係咪有野想同我地講?」

個後生仔望住我,然後捉住我隻手激動地說:「求下你!幫我搵返我老豆返黎!」呢位後生仔隻手凍到.....嗰種寒意由佢隻手傳到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令我不禁有啲不安。

「好好好,我地入去中心傾好嗎?」我帶住個後生仔入左中心後,Karen已經想走,但又怕我會出事,於是企係我身旁捉住我。

我遞上咗一杯熱水比個後生仔,希望可以比佢暖下身。

個後生仔亦遞上一盒舊式錄音帶同一部播放器。

「呢啲係......?」

個後生仔拎起杯飲咗啖水後,目無表情地說:「係2005年9月,反黑組探員薛利華喺西貢獨自行山後失蹤,事後警察派咗好多人去搵,但最後都無功而回。」

「薛利華就係你老豆?」



「嗯。當時老豆佢曾經打過999求助,後嚟電話中斷。而呢盒帶就係當日佢打去999嘅對話。」

我聽完後,開始真係有啲驚,因為呢單野我都曾經聽聞過,特別係錄音個對話內容更令人感到不安,但我以前係文字上睇,又未真正聽過真人嘅聲帶,但我已經覺得自己開始淆底。此時,Karen更加捉得我更緊,但係Client面前我地又唔可以表現出黎,如果連我地都驚嘅,好影響當事人情緒。

「轟隆!」

呢下雷聲打得好勁,震懾整間中心,天花燈都快速閃了閃,顯得氣氛更覺恐怖。但呢位後生仔仍然呆呆咁拎住隻杯慢慢飲。

我將盒帶放入錄音機到播,然後係一片寂靜嘅環境下聆聽。

接線生:「999!」

薛:「我係行山架, 係西貢 586......」



接線生:「咩事呀?」 

薛:「我行山,迷途呀!」 

接線生:「你迷途呀? 咁你係邊呀」

薛:「我而家位置 48 (停頓一會) 7020!」 

接線生:「487020 呀? 係咪標柜柱?」 

薛:「係,係果個咩柱呀」 

接線生:「487020 呀嗎? 你慢慢講,係乜野地方?」 

薛:「等等......」


(相隔 20秒) 

接線生:「喂!?」 

薛:「等等!」

(相隔 30秒) 

接線生:「你係咪行麥理浩徑呀!?」

薛:「係,西貢個頭黎架!」 

接線生:「你係咪行麥理浩徑呀?」 

薛:「係......冇錯!」



接線生:「你行緊邊一段?」

薛:「西貢個邊,西貢東。」 

接線生:「西貢東,西貢嘅東面,由邊度出發?」

薛:「由西貢北潭涌,行左兩個幾鐘頭。但係蕩失路,而家企左係過左 58......5870嘅主要嘅路。」

接線生:「5870 幾?頭先你又話係487020?」

薛:「仲差少少咋!」 

接線生:「有冇見到 M幾多,M 幾多,你見唔見到呀?」 

薛:「仲差少少路程!」

(相隔 30秒) 

接線生:「你見唔見到 M001呀,M011,M030呀?」

薛:「你等陣先!」 
(相隔 20秒,很多雜音) 

薛:「睇唔到呀!」

接線生:「你淨係見到個 number,咁個 number (487020) 刻係邊度呀?」

薛:「唔係d 柱,係密碼!」

接線生:「乜野密碼!?」

薛:「可能我讀錯密碼啦!」 
(接收不良,很多雜音) 

接線生:「咁你仲係咪行麥理浩徑,先生,你唔好行去個邊呀,收得好差,你唔好再行,喂!喂!你停係到!我要問你問題!」

薛:「你快d啦,個 number 係………」

接線生:「你停係到,你有冇扭親腳?」

薛:「頂唔順呀!」 

接線生:「你停係到,你有冇扭親腳?」

接線生:「你幾多人係到?」

薛:「我一個人。」

接線生:「要唔要救護車?」

薛:「要!」

接線生:「你係唔係要救護車?」

(接線生接駁至救護車),然後接線生與救護員通話及救護員問位置,隔20秒) 

薛:「救命呀!!(相隔5秒) 救命呀!!!!」

救護員:「你要話比我聽你係邊!」

薛:「最慘我唔記得條路!」 

接線生:「先生呀!喂!喂!喂!」

薛:「救命呀 (相隔3秒) 救命呀 (已經再沒有薛的對話)」 

(接線生解釋收到電話後的情況給救護員知道,救護員覆一次薛的手提電話號碼便收線) 

接線生:「先生呀!喂!喂!喂!」

(斷線) 

錄音播完,我同Karen都無出聲,段錄音令人想像到好多野,一路聽腦海一路幻想個畫面出黎,完全唔明白點解行山

可以行到好似比「野」追住咁,而且短短時間內竟然可以傾傾下突然叫救命就消失咗? 對方仲要係一個警察,我相信體力方面應該比一般人更加好同更加冷靜吧?

「林Sir,幫我搵返老豆返黎,可唔可以?」後生仔放低隻杯問。

呢個時候,Karen終於出聲:「其實呢單野已經係十年前,警察都搵唔到,更何況我地? 而且我地中心服務並唔係幫你搵......」Karen未講完,個後生仔已經插咀再問我:「林Sir,幫我搵返老豆返黎,可唔可以?」

從佢眼神同語氣都散發出一股令人心寒嘅感覺,真心令我感到淆底,而且Karen講得岩,已經遠遠超出我地服務範圍。正想我拒絕時候,對方亦講左一句:「盈姑娘都話幫我搵,而且佢仲去左西貢搵。」

呢句說話令我非常在意,我諗都無諗就答應左佢。

「好,我答應你,聽日我就去西貢,係你老豆消失嘅位置下搵佢。」

「阿明!!」Karen想說服我,但已經阻我唔到。

後生仔講左句唔該就起身離開中心了。我地兩個目送佢離開時,先發現佢留低左錄音帶同機係到,當我地追出去時已經搵唔返佢。

「點解你要答應佢?就係因為阿盈?」

我邊收怡物品邊說:「嗯,直覺上覺得呢件事我一定要處理。」

拉上中心閘後,Karen堅持叫我唔好去,但我只係同佢講一聲:「聽日幫我請假,我要去一去西貢。」

晚上,我上網睇返呢單失蹤案嘅新聞同資料,愈睇愈心寒,同時我亦重覆咁聽返錄音帶嘅內容,從佢語氣同時間位置上去分析當時失蹤警員究竟發生咩事,不知不覺間抄寫左好多筆記,似乎好似掌握唔少內情咁,但又過於空洞,睇黎聽日點都要去一去西貢睇下點。

正想瞓覺時,阿媽入房話知我聽日要去行山,送左張符牌比我。

「咩黎架?阿媽呀!唔好咁老套啦!」

「拎住係身啦!你知山上面有好多結界架喇!一陣你踩左入結界出唔返黎你就知驚!」

我拎住符牌緊緊握係手到,阿媽所講嘅結界我都有研究過,原來都有一番學問係到,點都好,聽日都係小心為上。

直至聽日,當我落到樓下後,竟然見到Karen拎哂背包咁企係等我。

「你做咩著成咁?你等我?」

「我同埋你一齊去。」

「點解?你唔驚咩?」

「驚。但我都係社工黎,如果我咩都唔理嘅,我覺得自己再做落去都無意思。」

「咁好喇,你去我都放心啲,起碼有個照應。但係......總之大家小心。」

接著,我同Karen正式出發到西貢,去返失蹤警員失蹤位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