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同Karen到達西貢後,我將今日要行嘅路線同Karen講,我決定由行程由西貢嶂山出發,沿路會途經石屋山、蛇石坳、南山洞及白沙澳,至海下路為終點,全程七公里,我諗大約三個鐘就係可以行完。

「阿明,你覺得我地會搵到佢爸爸?」Karen問。

「咪傻喇,佢爸爸已經失蹤咗十年,好話唔好聽,可能已經一早死咗,我地又點會搵到呢? 我只係想行一行佢失蹤嘅路線,睇下有冇啲咩線索或者特別事。而且我上網發現西貢經常有行山嘅人失蹤,話唔埋可能有啲奇怪事發生。」

「嗯......我都聽過西貢行山嘅古怪事,唉,希望我地無事。」Karen似乎有所擔心。

我見佢個樣好似好累咁,於是再問:「不如你返去,呢單野係我負責,你無必要跟埋黎。」



Karen拍住我膊頭笑說:「咪睇小我呀,我話哂之前係外展社工,成日帶班仔玩歷奇架!我體能唔差架!」聽Karen咁講我就放心,於是我地正式由西貢嶂山出發。

今日天氣其實麻麻地,好大舊黑雲喺天上面,似乎谷住谷住想落雨咁,呢樣先係我最擔憂。

我沿路喺到諗,呢條路線其實一直都有條大路係比行山人士行,正常跟住大路行應該唔會突然間走失,何解咁多有經驗嘅行山人士會出事?而且點解可以連屍首都搵唔返呢? 加上呢排所遇到咁多怪事,點解阿盈一直處理緊呢啲Case時候又唔同我講嘅? 最奇怪嘅係呢間所謂嘅家庭支援中心一直都出現咁多奇奇怪怪嘅Case,明明啲古怪事一直喺我地身邊發生緊,但又好似無咩人知咁......

我望住Karen,於是問:「係呢,其實你做咗咁耐,有冇話遇到啲咩奇怪事?」

Karen諗咗諗,就話:「之前有晚放工,搭Lift返屋企時候,我明明按咗十五樓,但部Iift竟然無停到喺十五樓,而且一直升上最高嗰層,當去到最高嗰層後,突然又慢慢落返黎,而且每層都會停。」



「咁怪? 你嗰陣點算?」

「梗係驚喇,我仲有個衝動想按警鐘,但又好似好誇張咁,而且我仲感覺到每一層開門時候,總覺得好似有人入咗部Iift咁。我嗰陣完全唔知可以點做,你知喇,喺lift到電話係無訊號,想同人Whatsapp都唔得,我唯有一直等佢每層停......直至我嗰陣停為止。」

「嘩......比我遇到一定嚇到仆街。」

「仲未完架,嗰晚仲發惡夢,夢見自己不斷喺條後樓梯到走上走落,我不停行上去都係十六樓,不停行落去都係十六樓......好似行咗幾百層樓梯都出唔返去咁,最後嚇到醒咗,醒返時候成身都係冷汗。」

「好再你係發夢,如果係真嘅話,可能入咗結界,永遠都係同一個地步行,永遠都出唔返去。」



「咁你呢? 你信唔信呢個世界有鬼?」

「呢個世界有好多野都解釋唔到,就講最近兩單野,搵極都搵唔到嘅阿盈,生日有願望嘅詩文,呢啲野都係解釋唔到,你話有冇鬼,我唔會否定。而且我有對易經學說有啲研究,得閒就幫自己占卜一下運程,你可能話我都幾迷信,但我會當比個參考比自己。」

「係? 咁你幫我占下!」

我見我地都行咗一段路程,於是就搵到個地方抖下。

我拎出三個一蚊硬幣,然後比Karen拎住。

「其實好簡單,呢三個一蚊銀仔,公為陽,字為陰。首先你講出你想問嘅問題,然後擲六次,再紀錄返每次嘅陰陽數目就得。」我解釋說。

Karen好似對呢樣野幾興奮,睇黎個個女仔都對於占卜睇運程嘅野都好有興趣。

「Karen,你要記住。易經係講求命運掌握喺自己手,卜出嚟嘅卦 只係話你呢家狀況係點,而且易經講求變,會因為你嘅人事同事變而有所改變,所以一陣就算卜咗咩卦都好,都唔洗咁在意。」



「好喇!我就問我今日會唔會過得開開心心!」之後Karen就聽我話,擲足六次,而每次我都幫佢紀錄。

問: 今日會唔會過得開開心心? 

公字代表: 公=陽 字=陰 

1. 陰陽陽 
2. 陰陰陰 
3. 陰陽陽 
4. 陰陽陽 
5. 陽陽陰 
6. 陽陰陰

其實Karen呢條問題都問得幾空泛,但我都即管幫佢卜,睇下易經講啲咩。



「呢個係剝卦第二爻,「剝牀以辨,蔑貞,凶。」姐係話蟲已經蛀蝕張床,至於係床板定床頭,各家有各家說法,表示你已經冇安居之所,而且你對於所面對的事情已經找不到可以著力之處。冇人會贊同你,所以冇人會嚟幫你。 」

Karen聽到後臉色一沉,緊張地問:「吓?聽落好似唔多好嘅?」

我覺得呢支卦的確有啲問題,易經唔會講大話,話唔埋Karen今日會發生一啲事,我腦海又不自覺地聯繫到失蹤咁。但為咗令Karen安心,於是話:「開唔開心都係睇心態,有人好有錢都唔會開心,有人好窮都可以好快樂,所以你唔洗咁介意支卦講咩,而且支卦話你無助時候無人可以幫到你,但我一直會喺你身邊喎,所以你放心。」說罷,我就起身拎起背包繼續上路,盡快趁個天未落雨就繼續出發,因為我內心不安感覺開始湧現。

當我地行到去蛇石坳時候,個天已經落住微微細雨,而為咗唔想濕身,於是就行近少少樹林位置繼續行落去,但為咗唔想離開條大路,我地只係貼近樹林邊行。呢個時候,手機訊號開始時有時無,準備開始進入無訊號範圍。

「阿明,你頭先話結界,其實係咩黎? 如果我地一陣入咗結界嘅話......我地點算?」

我望一望Karen,佢臉色真係好差,我諗佢自己都唔覺自己個樣開始有難色,係因為行山行到累定係岩先占完卦先過於擔憂? 我地成日話「印堂發黑」,我諗呢個時候形容Karen最適合不過。

「你知黎做咩? 無謂一陣自己嚇自己。」我都無謂再講落去令佢諗得太多野。



呢個時候Karen捉住我隻手,認真咁講:「你講我知。萬一我入咗結界,我都可以知發生緊咩事。」

「傻喇,你點知入結界? 有我喺到,你一定唔會有事!」

「求下你講喇,我唔知點解個心好不安,我覺得我將會遇到一啲事咁......」

「好喇......其實結界形成原因有好多,不外乎地理、天氣同埋環境有關。而點解山入面咁多結界就係因為人少陽氣少,令到磁場轉變,形成所謂結界。而你發夢所見到後樓梯結界都唔係無,因為公屋大廈有咁多住戶,每戶都有大量電器輻射而令到磁場不斷改變,而後樓梯一直都好少人行,特別係十幾至廿幾樓嘅後樓梯,所以有結界出現都唔係無可能嘅事。」

當我講講下望住Karen個樣時候,我自己都不安起黎,因為佢個樣真係好辛苦咁。我望一望個天,雖然係下午兩點幾,但個天就好似夜晚六點幾咁,黑黑地又落住微微細雨,加上沿路上都無咩點見到其他行山人士,而電話又開始收唔到,我評估返呢個情況,以Karen呢個精神狀態之下,我覺得再行落去遲早出事,於是決定盡早離開西貢。

我捉緊Karen隻手,急步地帶佢落山。

「阿明? 做咩咁突然要落山?」Karen似乎比我呢下舉動嚇親,於是急問。

「我地都係走,個天氣好似唔多穩定咁。」



「嗯.....我都想快啲離開呢到,我覺得自己有啲頭暈,真係唔多舒服。」

「放心,我實帶你離開呢度,跟住我走就得!」

當走到一段路時,唔知點解我突然覺得有啲頭暈,汗水都出唔少,氣都開始喘,我Feel到自己開始著急,令到步伐開始亂亂地。呢個時候,Karen提出可唔可以搵個地方小解。

「你去隔離棵樹到屙尿喇,我喺到等你。」而我視線一直望住Karen,但睇住佢屙尿好似好尷尬咁,於是見佢喺樹後蹲低吸屙尿時,我就想呢個時候為自己占下卦,睇下易經會點解釋,因為我呢刻心入面真係亂亂地。當我喺褲袋搵下啲銀仔,先發覺岩先個三個一蚊銀喺Karen到,我順勢抬頭望一望Karen位置,發現樹後無咗佢!?

「Karen!!你得未呀?」我問道。

「轟隆!」此時天上面打了一個響雷,雨將會愈落愈大。但雷聲咁響,一定會嚇死Karen,但佢竟然無出現。

「Karen!!你唔應我嘅話我就過黎架喇!」

我行到去Karen頭先個位置,發現無人喺到,而望眼四周,完全無人嘅跡象。

我緊握拳頭,怪事始終都係會出現。

Karen失蹤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