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腥風撲面而至!讓周謙也感到一陣頭昏目眩!這腥臭的程度,比起前面十八層地獄的任何一獄,也都要更腥臭數倍!

往前走不了幾步,周謙雙腿就陷進了一片血肉和內臟構成的沼澤當中!

這片沼澤,無邊無際!

走不了多遠,周謙便被行刑夜叉發現了。

「俺好像嗅到了新鮮的肉味!」



「難得有新鬼來了!又可以聽到鮮活的慘叫聲了!」

多達數十,數百隻可怖猙獰的夜叉,瘋了似的朝周謙撲來!這些夜叉四肢有蹼,走在沼澤中,如履平地!牠們很快就抓住了周謙,把他高高舉起,一扯便是把他分了屍!

「俺要給這新鬼嚐嚐俺剛想到的新花樣!」

「別急!先等他肉身重塑了再慢慢來!俺要聽他如何求饒!」

眨眼間,周謙不成人形的已被眾夜叉們丟到不知哪兒去受刑了!



牛頭馬面對望了一眼,都聳了聳肩。他們都已習慣了這班無間夜叉的放肆了。

無間地獄,沒有任何規矩,只有無止盡的行刑受苦!這裏的刑罰,也無任何規定,但總體而言,卻是比起前面十八層地獄加起來,還要殘酷數倍!

而且,這無間地獄的惡刑,還會隨年月漸漸進化,越來越殘酷痛苦!

就連周謙,都發出了震天般的慘號!

牛頭馬面聽著周謙的慘號聲越來越遠,最終消失不見。



「現在怎麼辦?把我們倆丟在這兒,無人招呼了?」

「總要找到接頭人啊,畢竟交收囚犯的程序要做足了,不然怎麼回去覆命?」

牛頭馬面左顧右盼,心想要找那接頭的,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約一盏茶時份,一名身材高大的夜叉將領,朝著牛頭馬面走來。這夜叉將領容貌近似於人形,一身行頭似乎都很貴重,鎧甲厚重而閃亮,手上拿著的一把砍刀,看來也不是凡品。

「這不是藥捷將軍嗎?真巧!竟然碰到熟人了。」馬面見到來人,頓時喜形於色。

「哦?你知道本將?」

「小的上次到無間地獄接引重犯,也是跟藥捷將軍你進行交收。我們之後還一起喝過酒呢!」

「可是本將對你並沒有印象……在我們夜叉族眼中,你們這些牛頭馬面,都長一個樣子,根本分不出誰是誰。」



「不要緊不要緊!小的認得大人就好了。」

「這次押送的只有一隻鬼嗎?批文呢?」

「大人,批文在這兒。」牛頭把批文遞給藥捷。

藥捷接過批文,隨意地掃了一眼。

「哦?閻王爺有令,要讓此人在無間地獄服刑之前,先要嚐遍十八層地獄的種種痛苦?此人到底在公堂之上幹了甚麼無禮之事,非得閻王爺要這麼整他?」

「小的也不清楚。不過近來閻王爺的脾氣,確實有點不好。」

「本將也不想知道,只是隨便問問。」藥捷聳了聳肩,便在批文之上蓋上了交收的印章,然後把回條撕下還給牛頭。



「沒你們的事了,回去吧。」夜叉將領轉頭就要離去。

馬面頓時有點急了,連忙叫住了夜叉將領。

「大、大人且慢!」

「有甚麼事了?」夜叉將領不耐煩地道。

馬面從懷中取出一個木匣,恭敬地雙手奉上給對方。

「大人!這是小的孝敬你老人家的……一點心意。」

夜叉將領打開木匣。

「哦?中陰間名產「曼茱莎華蟲」嗎?」他也不多說,二指拈起一條黃通通,生猛地蠕動著的蟲子,仰首就丟嘴裏嚼掉。



「大人,還不錯嘛?」馬面搓著手,擺出一副笑臉問。

「嗯,很新鮮。這曼茱莎華蟲,對我等夜叉一族來說,乃是增益修為,補身健體的一味好藥,你這件禮物啊,算是送得對了。」

「其實是上次跟大人喝酒時,小的聽大人提起過,便一直放在心上。直至再有到無間地獄的差事,才有機會孝敬大人啊。」

藥捷點了點頭,看來心情大好。他笑罵著馬面道:「你們這些懶鬼,就會這種奉承拍馬的本事!每次出差到無間地獄,仗著山高皇帝遠,總要借故做些私事!說吧!這一次有甚麼要求?」

「大人!小的在中陰間做事,向來也是勤勤懇懇,像這種出遠差的,難得才有一次!大人也好歹體諒一下小的,偶爾也要開個小差,好舒緩一下工作的壓力啊……」

「跟我廢話這些幹嘛?給我開門見山說!」

「好的好的!大人息怒!小人也沒甚麼要求,只是想要祖師爺菩薩的講經大會的一個位子。」



「祖師爺菩薩的講經大會?你是新來的嗎?這講經大會,向來對眾生開放,誰都可以參加!而且閻王爺乃是祖師爺菩薩的親傳弟子,他向來鼓勵你們多多前來聽經,又哪用甚麼特別要求了?」

「老實說,祖師爺菩薩的講經大會,小的之前也來聽過幾次,不過總是坐在大後方,連祖師爺菩薩長甚麼樣子,也從未見過!雖然說祖師爺菩薩願力無邊,可是老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總是難以慰解小人對祖師爺的一番景仰和思念!要是能夠得見祖師爺菩薩的真身,說不定像小的這種頑根劣性,也能有多一、兩分頓悟解脫的機會啊……」

「你想要能得見祖師爺菩薩的特等前座?這有點難辦啊……」藥捷皺了皺眉。

馬面又把一個木匣子奉獻出來。

「哎,剛剛忘了,小的還有一盒曼茱莎華蟲,本來是要送給姘頭的,誰知這姘頭竟然跟人家跑了,這份禮物送不出去了,如大人不嫌棄,也就都收下吧。」馬面早料到這藥捷不會輕易讓自己如願,故是特意留了一手,把一份賄賂,分開兩次送他。

藥捷無聲無息地收下了匣子。

他從懷中取出一張帖子,蓋上了自己的印章,丟給馬面。

「這張帖子,可保你在下一次的講經大會時,位子必然在前五百排,應該可以看到祖師爺菩薩的本尊了。」

馬面大喜!接過帖子,千謝萬謝的。

「你又有甚麼事了?」藥捷瞟了瞟牛頭。

牛頭從懷中掏出一張冥通銀票。

「嘻嘻……小的是個粗人,不會耍甚麼心機,就直接孝敬銀子了。」

「區區一張冥通銀票,就想買下講經大會的特等前座?」藥捷語氣中帶著不屑,但仍是把銀票收下了。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呢?更何況小的是個頑根,一聽到人家念經就直打呼嚕了,講經大會這種善緣,小的還是無福消受了。嘻嘻,小的就只想要多放幾天假,到那阿鼻河的河彎上釣釣魚。久聞無間地獄西南部阿鼻河彎的奈落鯉乃是地獄道十大美味,小的真想要見識一下呢。」

「竟然知道奈落鯉,看來你也是個老饕。行,在阿鼻河彎把關的都是我的人,你帶著這張通行令,他們自會放行。不過依我們的老規矩,你的漁穫,我們要抽成一半。」夜叉鬼將丟給牛頭一張通行令。

「行行行!」牛頭恭恭敬敬地接過通行令,珍而重之的收到懷裏。

「我會給你們寫個徵用狀,說是本將這兒臨時有事,要借用你們兩個一些時候……嗯,就說是準備下一次祖師爺菩薩的講經大會吧。本將算是信用良好,過往開過的徵用狀,從來沒有被閻王爺質疑過的。」

「那就最好!那就最好!」

「那小的就先跟牛大哥一起去阿鼻河釣魚打發時間,待得下一次講經大會之時,再回來麻煩大人你了。」

「嗯,退下吧。」

藥捷揮了揮手,不待兩人告退,便轉身打算離去。

「咦?」他發現懷裏有異,便扒出了剛才接收周謙的那一道批文。

那道批文突然閃出一圈白光,然後便直接成了碎片!

碎片在空中游離不散,形成一道小漩渦,竟然又匯聚起來,成了一張帖子!

「這是……閻王密令?慢著!你們都不要走!你們押的人帶著閻王密令,怎麼不先跟本將說明?」

「回大人!小的實在不知!」牛頭馬面也是大為驚訝。

「大人!我等只是小卒,真的不知道閻王爺有發出密令啊!」

帖子上書的內容,跟剛才批文完全不同。

「這隻新鬼,名叫……周謙嗎?咦?他還是祖師爺菩薩指定要見的人?」

「他是祖師爺菩薩的貴客?怎麼可能?那為甚麼閻王爺還要故意整他,讓他一路上受遍十八層地獄的折磨?」牛頭簡直不敢相信。

「哼,閻王爺和祖師爺菩薩的想法,豈是我等奴才能夠明白的?」藥捷道。

「真是有眼不識泰山!這位周公子,竟然有緣跟祖師爺菩薩本尊相見!幸虧小的一路上也沒有給他太多難受,只是啐了他一口而已……」馬面也不禁驚出了一身冷汗。

「那現在怎麼辦?那位周公子,都不知被抓到哪兒去了!我們要把他找回來嗎?」

「哼,無間地獄就是流放重罪之鬼的不赦之地,負責用刑的那些無間夜叉,誰的命令也不會聽,所以誰被抓到哪兒正在用甚麼刑,就連本將也是不知道的。」藥捷道。

「這樣……祖師爺菩薩不會怪罪下來吧?」馬面有點兒戰戰兢兢。

「不用擔心,難道祖師爺菩薩要見一隻鬼,他還會見不到嗎?說不準那位周公子,如今已在菩薩府的座上了。」藥捷絲毫也不擔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