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謙已數不清自己被碎屍萬段了幾遍了。

無間地獄裏的苦刑層出不窮,而且其殘忍慘酷程度,遠比十八層地獄的每一種刑罰,都要強逾數倍不止!

然而每當周謙被折磨得幾乎痴呆瘋癲之時,他的手心之上,都會及時傳來一道暖流,讓他那崩潰的精神意識沉穩下來,恢復冷靜和理智。

當周謙漸漸習慣了一系列的無間苦刑之後,他便會被丟進了無間地獄的更深處,被一群更加邪異的無間夜叉接管,接受更進一步的酷刑花款!

如此這般,不斷重覆。



這無間地獄,彷似無窮無盡,永遠還有更深更入之地,有更殘酷的苦刑在等待著周謙。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

在一片乾涸龜裂的紅土上,一堆被切成細片的骨肉內臟,又漸漸重塑回人形肉身。

周謙仰臥在地上,難得地喘息了好一會兒。

周遭極之寧靜。



很奇怪,那些總是緊纏不休的無間夜叉,都到哪兒去了?

他抬起頭來左右看看。

他赫然發現,他所熟悉的血肉沼澤,腥臭血霧,都已距離他好遠了。

「這裏便是無間地獄的盡頭了嗎?」

他看到不遠處的前方,好像有一座破落的院子。院子再後方,就只剩下一片暗昩不明,竟讓周謙生出了一種地獄盡頭的感覺。



周謙也沒有甚麼地方好去,便決定前去那座院子,一探究竟。

「有人嗎?咳嗯,有……鬼嗎?」他來到大門前,輕輕敲了敲。

沒有回應。

「吱啞」一聲,周謙輕輕推開了大門,走進了寬闊的前院。

前院有一口水井,井邊豎立了一道牌子,書曰「淨生」。

周謙嗅了嗅自己的身子,滿是血污腥臭味兒。他便滔了幾括水,仔細洗淨了身上的污垢。

「快意!我在地獄這麼久了,也根本沒見過水!」他也喝了好幾大口水,只覺這水甘美清爽,遠勝人間滋味;喝進去後,有種肉體精神均被洗滌了一遍的乾淨感。

「這是甚麼仙露!喝下去後,肉身疲勞盡消,腦海中雜念盡去,心中鬱結盡解……」



淨身喝水之後,周謙又四處瞄了瞄,看到了第二進院子的門。

他推開了門,真正進到了屋內。

前廳地上,整齊地疊著一套平常的書生青衫。

「這是……為我準備的?」

周謙有一種感覺,進入這座院子,其實是某位人物對他作出的邀請。而當他一看到這套衣服,便知道這是給他穿的。

經過這連日折磨,周謙身上就只剩下些爛布掛在身上,還是隨便在地上拾來的不知道是誰的東西。

周謙換上了這襲青衫。完全合身。



他又推開了第三扇門,進了內院。

這內院比想像中還要寬敞。

內院中庭,有一間木搭的祠堂。這祠堂已是破落不堪,好像隨時就要崩塌。

周謙進了祠堂。

祠堂裏面,坐著一個和尚。

這和尚看起來極之平凡,不辨年紀,甚至看不出是男是女。唯一的特點,是耳垂有點長。

和尚坐在一個破蒲團上。

和尚面前,有一方棋盤。



和尚抬起頭來看著周謙,笑了笑。

周謙對和尚合什點頭:「凡夫周謙,打擾大師清淨了。」

「貧僧不過是區區一個唸經和尚而已,並不是甚麼大師,施主切莫誤會。」和尚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他落座。

「你想要下棋嗎?」周謙問道。

和尚笑而不語。

「既然是和尚有請,那周謙就不客氣了。」周謙二話不說,就落坐在棋盤對面的破蒲團上。

周謙一看棋盤,便覺得極之新鮮。



「這是甚麼棋?怎麼我好像從未見過!有點像是象棋和圍棋的混合體,卻又還有別種元素!」

他有點焦急地問和尚道:「和尚!給我說說看,這棋到底是怎麼下的!」

好生奇怪,周謙念頭一閃,就已學會了怎麼下這種棋!好像他本來就會似的。

周謙領會到此棋的奧妙,大喜道:

「這種棋很有趣!任何棋子也有機會變成王,而王也可能隨時變回卒子!甚至還可以投敵!而且開局自由,沒有套路,甚至可以開局無王!這種棋的可能性,比起圍棋更多,複雜性更不知高了多少倍!正好用來解饞!」

「這位施主,你已經準備好要對局了嗎?」和尚笑著問道。

「這是甚麼話!我等著下這一局棋,已經等了大半輩子了!難得我的頭痛怪病已經好了,那些對我用刑的無間夜叉又不知跑那兒去了,如此良機,還不下棋,更待何時?和尚!開局吧!」

和尚只是笑笑,並未下子。

「施主這一路下來,過得還好嗎?」

「受盡折磨,你就不要再提了。」

「可是施主如今不也是好好的嗎?尋常新鬼,初墮地獄,都會被折磨得神智崩潰,成了痴呆,可是公子看來卻是精神奕奕,神識並沒有一點兒受損。」

「其實我心裏面都有這個疑問。這一路下來,我是無數次幾乎被折磨得瘋了,可是在快要崩潰之時,卻被掌心一道暖流,穩住了心神,莫名奇妙地撐到了如今。」

周謙展示了一下手掌。

「咦?」他掌心白光一閃,竟然漸漸浮現出一枚棋子。

一枚卒子。

「對了!我記得當日在閻羅殿上,閻羅王確實是把一物塞到我的掌心裏去。正是此物,在一路上護著我的心神,使我不致被用刑到精神崩潰!原來此物,竟然是一枚棋子!」

周謙霎時就想通了。

「慢著!這也太巧了吧?閻羅王連我犯了甚麼罪也說不清楚,就硬要把我打下地獄,還塞給了我一枚棋子,結果我來到了無間地獄,就遇著你這個和尚,還正好坐在棋盤前,好像在等著我?那不是太明顯了嗎?你們根本就是串通好的!這根本就是一場算計!」

周謙此時的心情,既有憤怒,也有無辜,可是更多的卻是疑惑。

「可是你們這樣逆亂因果,甚至把有德之人打下地獄,難道就只是為了要找我下棋?如此荒唐可笑,豈有此理之事,有可能發生嗎?你給我好好說清楚!你們到底是有何目的?」

地獄和尚依然笑而不語,好像早料到周謙有此一問。

「要是施主能夠勝過貧僧,貧僧便把答案如實相告,如何?」他慢條斯理地道。

周謙眼中,燃起了兩道好勝之火!

「一言為定。」

周謙手執棋子,閉目思量。

霎時之間,他生前種種,逐一浮現腦海。

他長嘆了一聲。

「唉……我周謙身懷蓋世下棋之才而生,卻偏被頭痛怪病所纏,不能下棋,這大半輩子就這麼毀了。這夠倒楣了嗎?還不算呢!我死了之後,又被莫名奇妙地被打下地獄,受盡苦刑!百般冤屈,無處可訴!可是輾輾轉轉的,如今在這無間地獄的最深處,竟然又讓我回到久遺的棋盤前面,得以圓了這下棋的心願!……這生前死後的種種因果,福兮禍兮,真是越想理清便越理不清,只覺五味陳雜啊……」

周謙舉起了手中之棋。

「這一步棋,乃是我生前死後種種經歷的所感所悟,凝聚而成的心血結晶!這一步棋,便是我周謙的一生!」

周謙把棋子放到棋盤之上。

棋局展開!

霎時之間,周謙便彷彿被攝入了棋盤中的世界。這棋盤的世界,乃是一處極之真實的血肉戰場,雙方對峙,劍拔弩張!

周謙和地獄和尚正是交戰雙方的主帥,正在進行著一場你死我亡的真實戰爭!

周謙落下的第一子,正為這場戰爭敲響了戰鼓!

正如周謙所說,這第一步棋,乃是他生前死後所有經歷的精華凝聚,乃是他畢生棋力巔峰的展現!這區區一步,便在棋盤上牽動出無數未來可能的影像漣猗:不管接下來的棋局如何發展,在這場戰爭中,周謙一方都已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這種種優勢,僅是這第一步棋的反映而已!他們所下的這種棋,不屬人間所有,具有更深更廣的自由度,每下一子均有可能把整個局勢完全逆轉!即使是開局的第一步棋,可能性也比人間所知的象棋圍棋等等,不知高了幾倍!像周謙這種僅憑第一子,便足以掌握大勢的,雖然說依然難度極高,也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由此可見,周謙的棋力,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周謙對這獨創的第一步,也是極之滿意。

「地獄和尚,讓我看看你的棋力,到底如何?要是你僅僅只是一個庸才,沒下幾步便給我將死的話,我可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周謙鋒銳的眼神,有如一名悍勇的戰士,戰意凝聚到了極點,誓要擊敗眼前的對手。

「不錯,不錯。這樣的氣勢,才像點樣子。」地獄和尚點了點頭,也下了一步棋。

這一步棋走下去,也是引發無數未來可能的殘影,跟周謙那氣勢磅礴的第一步針鋒相對,平分秋色!棋盤上的局勢,頓時又打了個平手!

「這和尚也是個會下棋的!而且……很有可能是我畢生從未遇上過的高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