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過了湯後,周謙便又是一輪的洗刷眼睛。他滔水洗淨完畢後,頓時感到眼力又再提升了些,渾身氣力又充足了些。

他隨意地伸展了一下手腳,心情為之大好。

他轉過頭來,只見幽魂郡主閉目盤腿,渾身漫出一絲絲的暗芒,似乎在修煉甚麼功法。但憑周謙肉眼常識判斷,似乎喝過了魚湯後,對她的修煉也有了很大禆益。

沒過一頓飯時光,幽魂郡主收功站起,稍稍露出滿意的表情。她回過神來,方發現周謙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

從她那白得透亮的絕美面容上,幾乎不可察覺地現出了兩抹淡淡的紅暈。



「請問公子……是不是小女子的面上有甚麼……」幽魂郡主不自覺地迴避著他的目光。

「我見姑娘雙眼清澈透亮,而且看起來神采飛揚,精神飽滿,而喝過了魚骨湯後,竟然完全沒有眼垢被洗滌出來,我便在想,難道姑娘之前也喝過這魚骨湯?」周謙問道。

「嗯,小時候爹常常會帶我來向祖師爺菩薩請安,請安之後,他都會在這後園釣魚,然後都直接熬成魚湯。反而生吃魚肉,倒是沒有試過的。我回去後倒要跟爹說一說了,讓他別時有空也過來嚐嚐。」

「哦?原來姑娘是從小喝這魚湯喝大的,怪不得一雙眼睛如此亮麗。」周謙點著頭道。

「公子這些年來,都在一直吃著奈落祖鯉的肉,喝這祖鯉魚骨熬出來的湯嗎?」



「對,我平時沒事,便跟那地獄和尚下棋,下得累了,便過來釣魚吃,吃滿了幾百條一千條,見魚骨累積得差不多了,便熬一大鍋湯一口氣喝掉……如此往復循環,這湯我也好像熬了數百次了。算起來,大概我待在這兒也已經上百年了吧?地獄的歲月,還真是無感啊。」

「這奈落祖鯉的魚骨,乃是地獄道阿鼻元氣的凝煉精華,有滌血洗髓,重塑精神,堅定意志的奇效,唯獨不能直接服用,必需以神器等級的煉丹之爐,加以煉化,方能吸收……這一碗魚湯,可是外界無數修煉鬼道的強者,不惜代價也求之不得的。公子得以持續服用上百年,實在是難得的造化。」幽小魂心裏又有一個疑問得到了解答。

祖師爺菩薩竟然這麼大方,讓這位周公子隨意食用奈落祖鯉此種珍稀神物,還持續吃了上百年!有幸得到如此待遇的,除了她和她爹之外,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了!

也唯有這樣才能合理解釋,為何周謙以一介凡夫之身,僅花上百年功夫,便能跟祖師爺菩薩對局得如此精彩!

「要是知道這湯如此珍貴,便應該拿去收買鬼差,說不定能帶我偷渡離開這無間地獄,投胎轉世吧。」周謙撓著頭。他雖然知道這魚大補,可是都吃了這麼多年,也都漸漸不當一回事了。



「說不定真的可以。」幽魂郡主道。

見幽魂郡主如此認真的回答,周謙反而笑了。

「我可以猜猜你是誰嗎?」

幽魂郡主笑而不語。

「姑娘便是閻羅大王的獨生女兒,幽魂郡主幽小魂?」周謙問道。

「公子知道小女子的名字?這是從何得知?」幽魂郡主微微驚訝。

「幽魂郡主的大名,地獄道裏,誰不知曉?這一路上來,我跟押送的鬼差無事閒聊,偶爾也在旁聽他們跟別的鬼差聊天,都不知聽他們說過幾遍你的事了!身為地獄道裏公認的第一美女,再加上那一身有如身份標誌的黑色皮衣,當然是鬼差們聊天的熱門話題了……」

「請公子別要相信旁人的指指點點……」被周謙提到那「地獄道第一美女」稱號時,幽魂郡主臉上頓時有點羞怯。



「不過你爹貴為閻羅大王,卻不是甚麼好東西!他既然身為生死判官,便應該好好執行那因果公義,依據每人生前所作功德孽障,分配相應的來世際遇!可是他卻要和那地獄和尚合謀,誣陷我於不義,以莫須有的罪名,硬要把我打落無間地獄,一路上還要讓我嚐遍十八層地獄的苦頭!這筆爛帳,我雖然沒有本事跟他算,可是我卻永遠不會忘記!此事真是稍為回想也心頭火起!……啊,不好意思,讓姑娘見笑了。」周謙提起閻羅大王,便越說越怒。

不過他看到幽魂郡主的表情越來越腼腆,才意識人家可能是無辜的,便又補上一句道:「……不過此乃是我本人跟你爹的私怨,跟姑娘無關。我雖則恨你爹,卻也不會無故遷怒於姑娘你的。」

「其實這箇中因果,乃是生死簿上的定數。天數難測,小女子也不便妄作猜想……不過小女子此行,卻是專誠為了公子之事而來的。」幽魂郡主也不好多說甚麼,便支支吾吾地帶了過去,然後便直接入正題了。

「哦?所謂何事?」

「周公子投胎的時辰,已經差不多要到了。小女子此行,乃是奉命接引公子回到中陰間去,投生再世。」

「哦?原來我還可以去投胎啊?這裏不是無間地獄嗎?「無間」的意思,不就是無盡的重覆?怎麼我還有可能走出去呢?」周謙問道。

「小女子曾聽爹說過,爹的意思,是想要讓周公子和祖師爺菩薩結一局棋緣後,便可以去投胎的……」幽魂郡主有點支吾地解釋道。其實她也只是奉命而來,對於她爹對此位周公子有甚麼打算,到底還是知的不多。雖然她對此事也頗為好奇,也曾經試圖打聽過,可是除了知道這是生死簿上已有定數,她爹並沒有逆亂因果之外,詳細緣由她就不得而知了。



「沒想到公子這一去,便是百多年過去了,這已是出乎了爹的意料之外,是以便派出小女子親自前來,過問此事。要是公子再耽擱下去,便有可能趕不及投胎了。」

「結一局棋緣?下過了棋之後,便可投胎?可惜我在輸了第一盤之後,便許下了天道盟誓!要是勝不過這地獄和尚,便永不投胎。」

「嗯,我已經從祖師爺菩薩那兒聽說了。」

「這百多年來,我都不知道已經輸了幾局了,可是還是突破不到地獄和尚的第四十手,依然是輸得一敗塗地啊……這投胎,看來是沒有希望了。」周謙淡淡一笑,帶著一點苦味。

「公子切莫妄自匪薄!小女子剛才看過公子跟祖師爺的一盤棋譜,確實是精彩之至,祖師爺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方能勉強勝之,故此公子絕非是一敗塗地,取勝的希望,肯定是有的。」幽魂郡主鼓勵道。可是從她的語氣當中,還是可以聽出有點不確定的意思。

「要是我勝不了,郡主是不是也就無法回去覆命,非得要待在無間地獄裏不可?」周謙看出來幽魂郡主語氣表情中的一點急躁。

「……」幽魂郡主並沒有回答。

「我明白了。那我就再加一把勁好了。」周謙點了點頭。他拍了拍大腿站起來,又打算繼續挑戰了。



破落的祠堂裏,繼續不住傳出棋子落下棋盤上的清脆聲音。

不過棋盤旁邊,多了一位觀戰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