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魂郡主正襟危坐,觀看著周謙和地獄和尚的對局。

她最初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地待著的,不時會坐不住回來踱步,或是在院子裏外到處亂逛,打發時光。她也曾考慮過其他脫身的方法,例如是向她父親請求之類的……

可是到了後來,她也漸漸投入到棋局裏去了。

她注意到周謙下棋時那無比專注的表情,以及堅毅的眼神。

「都已經連續下了超過一百年了,為何此人對下棋依然有著如此深厚的熱情?對他來說,下棋是為了甚麼?追求勝利又是為了甚麼?」



每敗一局,周謙承受著吐血重傷的痛苦,而且這苦可是痛在三魂七魄之上,乃是近於靈魂永滅那個程度的極限痛苦!遠比肉身受到折磨之痛,還要厲害不知幾倍!

周謙總是連撐數局,直至重傷到了有靈魂湮滅的危險了,方才不情不願地離開棋盤。當他到淨生井洗滌過,又去後園吃了奈落祖鯉恢復體力和淬煉眼力後,他總是又帶著旺盛的求勝意志前來,再次挑戰!

每一次再戰,他總是追求著再多下一盤才倒下,寧願讓自己承受更沉重的傷害,也要爭取更多下棋的機會。

直至有一次,幽小魂看著周謙在地上艱難地爬行著,好一會兒也站不起來。她再也不能袖手旁觀了。

她摻扶著奄奄一息的他離開棋盤,替他澆水淨身,陪他一塊兒釣魚,吃魚肉喝魚湯,然後便以後園為背景,一同檢討之前的敗局,構思新的步法……



幽小魂漸漸從旁觀的角色,變成助戰了。

在祠堂之內,她也漸漸傾向坐到接近周謙那一邊了。當然,棋戰進行期間,旁觀者不得插嘴,這是鐵打的規矩,可是她在精神上,倒是完全支持著周謙一方了。

地獄和尚偶爾會朝幽小魂瞄上一眼,然後露出了一抹促狹的笑容。

歲月無聲流逝,周謙和幽小魂也漸漸習慣了彼此的相伴。在下棋、退場、淨身、釣魚、吃魚、檢討對局……這反覆循環的生活過程中,他們已建立起有如伴侶的默契來。

當周謙看似即將撐不住時,幽小魂便已經抽出了手帕,在他要吐血時正好按住他的嘴巴。



周謙一拉魚竿,幽小魂皮鞭一揮,魚還未落地,便已在空中給切成了整整齊齊的生魚片,魚骨還直接丟進鍋子裏熬湯。

喝過了湯後,幽小魂嘴邊總是會沾到一點,周謙也總是替她輕輕抹去……這種小動作,也不知道是有意或無意,在無盡的歲月裏面,兩人就連這種小動作小默契,也是一再重覆著。

在無間的重覆之中,幽小魂也漸漸心無旁騖,完全專注於當下的日常。她再也不感到急躁了,只是一心一意地協助周謙對局……

她甚至在心裏想,要是這種日子永遠持續下去,或許也不算太壞。

她已經習慣了跟周謙相伴的日子了。

直至有一天,周謙和幽小魂在後園裏檢討對局之時,周謙突然問道:

「小魂,多少年了?」

「八百九十八年零三個月又五天。」幽小魂一愣。這些年來,她是第一次聽到周謙問起這件事情,其實在她心裏,對歲月的流逝,也是漸漸淡了,但她畢竟並不是局中人,還是有數算著日子。



「原來已經過了差不多一千年了啊……」周謙走到了河畔,背對著幽小魂,仰首看著永遠都是陰霾的天空,長長地嘆了口氣。

「周謙,有甚麼事嗎?」幽小魂跟在周謙身後問道。

「為了防範他的第四十步,這些年來,我已經創造了無數的攻守套路,足以寫成好幾本棋譜傳世了!可是,這第四十步的境界還是太高,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崇山峻嶺……雖然我為了登頂,已經開闢出了無數可能的道路,甚至有時候眼前是一面絕壁,也要試著勉強爬上去!可是越是接近頂峰,路便只有越來越難走……來到現在,即使要多走近一步,所需付出的努力,便是剛開始時的百倍不止……」

「周謙,你已經盡力了。而且你的棋力依然在進步,追上祖師爺的那天,總會來到的!」幽小魂雪白的玉手,放在周謙落寞的肩膊上。

有那麼一刻,她是多麼想要緊緊抱著,這位相伴了千年的最親近的陌生人……

周謙驀地轉身,眼神閃出了從未有過的神采。

「這一天已經來到了。」



周謙在棋盤上,再一次模擬剛剛輸掉的那一局。

「剛才那一盤的關鍵,在於第二十五手,當時我這麼走,看來是唯一的活路,但其實這反而陷入了對方的絕殺!要是我把這顆卒子,直接送給他又如何?」

「要是這樣的話,不是逃不過第四十手了嗎?」

「我們試試看……」

棋局來到第三十八手,第三十九手,第四十手……眼看著地獄和尚依然在這一手棋,將死了周謙,似乎已完全沒有了生存的希望……

可是,周謙默默地落下了一枚棋子。

第四十一手!

這一步,是超越的一步!



兩人都同時看到,地獄和尚一直以來堅不可摧的佈局,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紋!一枚棋子終於突破了他的佈局!

在每一次的棋局檢討當中,他們都會模擬如何破解地獄和尚的佈局,雖然只是模擬棋戰,可是這一千年之間,周謙也從未能撐得過第四十步!

也就是說,千年以來,地獄和尚所下的每一盤棋,每一步棋,都是完美的!怎麼翻來覆去地檢討,都找不到破碇!

而這一次,周謙找到了這個破碇!

這也是因為周謙和地獄和尚所下的這種棋,可能性幾乎無窮,比凡間所有的棋戲都要複雜得太多!要不是這棋的複雜性如此的高,周謙的棋力才有不住往上提升的空間,才有把看似將死的棋局看出生機的可能性!

要勝過地獄和尚,不再是不可能的事了!

周謙和幽小魂對望著。



周謙眼中滿是欣喜,興奮,好勝的神采,整個充滿了生命的熱情和活力!

幽小魂眼中盡是欣慰,快意,為周謙由衷感到高興……卻不知為何,還帶有一絲落寞和不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