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兩天。

周謙又在府裏焦躁地踱著步,不知怎的踱到了一個他很少會來到的地方,那就是書齋。

為甚麼他很少去書齋?或許是他還未決定該從文或是從武,所以想要故意迴避,兩邊也不沾吧。

他盯著房間裏滿滿的書。

書齋裏的藏書,都不是甚麼消閒小說,笑話大全之類,而都是些洋洋灑灑的嚴肅巨著,講大道理,講經世治國的。這就是所謂的聖賢之書。



周謙記起了一件事情:在前世的時候,他只要拿起這種嚴肅的書籍,一唸起來,不知怎的就睡著了!

「此等簡單方便的安眠良藥,我怎麼到現在才想得起來?」

周謙的腦袋實在太閒了,過多的精神力快要爆腦而出,他等不下去了!他便隨手拿起一本書來,也不管是甚麼,翻開就啃!

這一翻,不得了!

「咦?我甚麼時候這麼會讀書了?這唸起來的速度,是名符其實的「一目十行」了!」



甚麼是一目十行?

就是你看一眼,十行的文字就完全記進腦子裏去了。

「而且還不是讀過後馬上就忘記大半的那一種,而是完完全全地熟讀了!」周謙抬起頭來,想也不想,便把剛才讀過了的內容,一字不差的都背出來了!

周謙幾乎不用停下來似的翻頁。

幾個眨眼之間,他就把那部厚厚的《烈臣傳:第一冊》讀完了。



周謙在前世便是頂尖棋道天才,記憶或思維等等精神層面的能力,本就是遠超常人的;他跟地獄和尚下了千年的棋,期間還把奈落祖鯉此等神物當飯般吃,這使得他的精神境界,又不知提升了幾個層次!

還沒說他已經得到了參與「天盤博奕」的資格!還第八度境界呢!

精神力強到了他這樣的地步,讀書還難得到他麼?

而且對周謙來說,更重要的是,讀書可以消耗他過多的精神力量!

周謙舔了舔嘴唇,明顯是意悠未盡的樣子,連忙又取下了《烈臣傳》的第二冊。

剛才還不過是熱身而已。

他讀第二本時,翻書的速度就更快了。

小青此時正滿府裏找他的少爺呢。



「奇怪了,少爺平常會跑的那幾個地方,我都找兩遍了,怎麼都找不到人呢?飯菜都快要涼了……」

她路過書齋時,隨便看了看,便發現了那熟悉的背影。

周謙正坐在書桌前嘩啦嘩啦地翻著書。桌子上凌亂地散滿著書籍。這太不尋常了,小青還沒見過少爺拿起書本的樣子呢。

「少爺他在找甚麼嗎?」因為周謙翻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更像是在找夾在書頁中的東西,根本完全不像是在唸書。

「啊……難道少爺在作壓乾花?」青兒想道。府裏的侍女們最近也很流行這種小手藝,把鮮花或是形狀漂亮的葉子摘下來,夾在厚厚的書上(當然不是用書齋裏的聖賢之書),再放上重物,壓成乾花,看著漂亮之餘,大家也在比誰收藏的種類最多……少爺最近閒著無事,會跟侍女們學些小玩意,也是很正常的。

青兒掂著腳尖,悄悄走到少爺身後,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猜對了。

周謙似乎太專注了,都沒有注意到有人進書齋來了。



他很快就把手上的書都翻完了。

「好,總算把最後一冊《烈臣傳》都讀完了。」周謙滿足地閤上了書,然後便閉上了眼睛,唸唸有詞起來。

青兒聽著,少爺唸的似乎是古時候一些忠烈名臣的生平簡述和點評……難道這便是少爺剛才讀的那本《烈臣傳》的內容?」

周謙的書唸得極快,才沒一盏茶時份,就已唸完了好幾個篇章。

「咦?青兒?你怎麼來了?」周謙終於發現身後有人,停下背書,轉向小青道。

「沒、抱歉,青兒打擾了少爺讀書!青兒想跟少爺說,中飯已經準備好了……」

「嗯,讓我先把剩下的章節都背完……啊,對了青兒,你可以替我檢查看看,有沒有哪裏背錯了?」他點了點頭,又轉過來開始背書,背了兩句,便把書遞給了青兒。

「嗯,少爺。」青兒翻開了《烈臣傳》第二十冊,然後依著周謙所唸的內容讀著……



小青發現自己根本就跟不上!

少爺背書的速度,比她唸書還要快!

也不到一盏茶時份,他就把剩下來的篇幅都唸完了。

「應該沒有甚麼背錯了的吧?」周謙滿有自信的看著小青。小青只是呆呆地搖頭。

「可以再等一下才用飯嗎?我還想要挑戰看倒過來背。」周謙笑了笑,然後便真的從書的最後一個字開始倒背!

小青連倒著讀書都有困難,根本完全跟不上!她只是跳著段落勉強地跟著少爺的速度,發現少爺真的做到了倒背如流,一字不差!

「好,背完了。青兒,我們去吃飯吧。嗯……午後讀甚麼好呢?就《皇極經世錄》吧……」



見周謙踱著輕鬆的步伐走出書齋了,青兒這才回過神來,急步跟在後面。驚訝之餘,她心裏面又油然生出欣慰和仰慕之情。

「青兒早就知道,少爺絕非一般凡夫俗子,只要少爺不犯病的話,便當如大鵬展翅,一飛衝天!如今少爺總算展現出他的天賦異稟!老爺夫人若是知道少爺如此長進,定然會十分欣慰!嗯,少爺在功成名就的路途上,青兒也會一直在他的背後,好好支持他的!」

周謙讀書,很快就讀出了重度上癮來!

他讀書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甚至超過了「一目十行」的地步。

要知道這「一目十行」的極限,是很難超越的,因為那個世界的書都是綫裝抄本,一頁也就最多十行而已!

可是周謙還是超越了。

周謙僅是看個一眼,眼前的兩頁書就已經熟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可以翻到下兩頁了。

等等,為甚麼一目可以看二十行?

因為他是左眼和右眼分開看的!左眼十行,右眼十行,分頭行事,合在一起,便是二十行了!

當他發現自己竟然能夠這樣讀書時,也小小地驚訝了一下子。

「一心二用!……這感覺有點詭異啊!好像把腦袋一分為二,然後各自工作似的!這可以算是特異功能了吧!」

周謙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是自然而然的就學會了這本事。

「怎麼我好像有一種感覺,我的黃泉之眼其實並不是「一雙」,而是兩隻!這兩顆泉眼,就好像是兩顆獨立運轉的CPU似的!這一心二用的能力,看來便是得到了這兩顆泉眼的好處吧!」他搜索枯腸,結果還動用了前世的科技知識,方能最傳神地形容這種狀態!

雖然這雙黃泉之眼,已被地獄和尚以大能掩蓋住了,甚至連周翩翩和慕容如雪都察覺不了其存在!可是這雙泉眼仍然是有效運作著的。周謙總算是首次領略到這黃泉之眼的好處。

《皇極經世錄》這部道門奇書,乃是出了名的玄奇奧妙,難啃難解,周謙還是熬了個通宵達旦,把一整套六十冊抄本,都一口氣地唸完了。

周府的書齋,乃是由清河郡主慕容如雪親自採購打造,參照她娘家的畫聖書齋而設立。雖然藏書量不多,珍本軼本也少了些,可是藏書的寬度和深度肯定是衛國第一,甚至比得上大乾或大晉的一些世家名門。

儒門讀書,不限淵源。儒佛道魔,只要是最終能歸得上「道」的道理,身為讀書人也該當涉獵。而將畢生所讀過的眾多的道,去蕪存青,兼收並蓄,最後發展出一套特立獨行的大道,這便是儒門讀書人的責任,也就是「聖儒」的境界標準了。

所以周謙在書齋裏啃讀《皇極經世錄》這種修真奇書,絕對不值得奇怪。

「暢快!就是要讓腦子動一動,身心才舒暢啊……這下子應該夠勞累了,可以睡得香甜了吧?」周謙深深地嘆了口氣,把腦中憋著的一股悶氣都吐出來了。睡意接著襲來,他就回到臥房裏去,抱著青兒睡覺了。

周謙少爺開始在書齋用功唸書一事,漸漸也被府中人得知了。

「少爺還是選擇了從文嗎?」

「當然還是當文人好啊!少爺的外公可是一代聖儒,夫人又是以文名享譽天人兩界的清河郡主,在他們親自調教之下,也不要說封聖這種可遇不可求之事,隨便當個大儒,也是十拿九穩的事吧!」

「可是我覺得……要是少爺走練武之途,也是很不錯啊!我衛國畢竟是以武立國,老爺又是堂堂本國大將軍,恐怕他甚至皇上,對少爺的武功也多少有些期待吧。」

「這畢竟是少爺的選擇。再說我國不缺武人,反而是文治方面稍為單薄了些,要是將來能有位鎮國大儒,提振一下本國的禮樂水平,這也不是壞事啊……」

對周謙開始讀書一事,府裏最高興的,便要數夫人慕容如雪了。

「夫君,你都看到了吧?謙兒他可是自發唸書的,並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影響喔!奴家可是嚴格遵守著跟夫君的約定,讓謙兒自行選擇,並讓沒有勸說過他一句話!」慕容如雪對夫君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得意吧……」周翩翩的語氣有點沒精打采。

「依著本性而為,是最能發揮一個人該有的天賦。而且從謙兒讀書的表現看來,不是已經證明了他在儒學方面,確實天賦異稟嗎?誰曾教過他唸書識字來著了?這都是他自己待在書齋裏看著看著,就自然學會了的!這份天賦,就像是從前世帶過來的一樣!奴家真有點懷疑,謙兒是不是哪位遠古聖儒轉世……」

「若謙兒真是甚麼大能者的轉世,李純陽或是你爹該能看得出來才是……大概謙兒是真的有點天賦吧!唉……按我看來,謙兒骨格精奇,筋絡柔軟,而且眼神隱現鋒芒,也是練武從軍的一塊上好的材料啊……怎麼竟然先跑去讀書……」

「其實奴家也不反對謙兒學武,只要他將來主動要求,夫君還是可以把你的功法武技,都傳授給他……不過我跟你說!就算謙兒將來有機會跟你學武,也不准你教他練那套甚麼神魔煉體!」慕容如雪嚴正警告道。

 「儒門不是講求兼收並蓄,哪一門的道理都要涉獵的嗎?修羅道也是大道之一啊!」

「修羅道的典籍可以涉獵一下,卻不可沉迷其中,尤其當中的煉體功法,更是萬萬不能修的!聖儒之道,講求的是肉身成聖,不能沾染半點邪魅魔氣!謙兒若是修了神魔煉體,變了半人半魔體質的話,那他的聖儒之路,也就斷絕了!」

「那……要是謙兒將來主動向我要求,說要修神魔煉體呢?」周翩翩反問道。

「謙兒這麼聰穎的孩子,怎麼會作出這種自相矛盾的選擇?神魔煉體是一種以殺入道的修煉,除了殺戮之外,不講任何道理,這跟他正在讀的聖賢之道,好生之德,是完全相反的啊!」

「這世上自相矛盾的事兒,發生得多了!想當年有堂堂「無冕聖儒」稱號的清河郡主,是何等聰明睿智!她不也是為了下嫁一個半人半魔的粗漢,還不惜跟老家翻臉,私奔而去了嗎?」周翩翩促狹地笑著。

慕容如雪倒是無話可駁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