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謙讀書有一目十行,而且過目不忘之才,這是作為讀書人一項很重要的才能。而且他毅力驚人,往往伏案一唸,便是兩、三天的徹夜不眠,不是青兒溫言軟語地勸說他,他甚至連飯都可以不吃。

還記得有一次,他在書齋裏看著看著,想要找找看到底有甚麼東西在「咕咕」地叫著,打擾他讀書,找了一圈,才發現是自己肚子在叫!

有廢寢忘食的大毅力,也是讀書人欲要成功的重要條件。

三界霸者大乾人皇大力振興儒術,經過了數萬年的積累,無數聖儒大儒出世,儒之一道正是風頭正盛,如日中天。

儒門發展到了當代,更是軼才輩出,後輩入門者的資質更是一代又一代地提高。因此,世間對於大儒的境界要求,也是越來越高,想要脫穎而出,談何容易?博覽群書,不過基本要求而已。



所以,縱是周謙再有不世之才,也當要有大毅力大決心,付出得不比任何人少,方能在儒門一路上,有耀眼的成就也。

慕容如雪對孩兒的求學進度,也不知道是該滿意還是不滿意。

該滿意的部份是,周謙讀書的速度,仍然在不斷地提高著!本來以為他的一目十行、二十行,已是極限,怎知道慕容如雪某日偷偷窺看孩兒讀書的狀況,更是被嚇了一跳。

周謙竟然同時在讀著兩本書!

他的左眼在讀《大平要術》,右眼則在讀《古訓聖傳》!



而且他是兩部書同時翻頁,並不是讀完左邊的,再讀右邊。

「娘,你找孩兒有事?」周謙還是發現了慕容如雪就在身後,便停下了讀書,轉過頭來向她請安。

「謙兒,你真能夠同時讀兩本書嗎?」慕容如雪忍不住問道。她身為聖儒傳人,論到讀書,早已成了大家,但以她堪比聖儒的讀書之才,也從沒想像過左右兩顆眼睛各自讀書的境界!

「當然可以。」周謙點頭道。

「雖然這才能很是難得,可是……同時讀兩本書,不會把內容搞混嗎?」



「當然不會。娘可以儘管考孩兒。」周謙把兩本書遞給慕容如雪。

「不、不用了……」慕容如雪道。

這幾個月來,她已經考過了周謙無數次。在記性方面,這孩兒確實是無可挑剔,不管她隨意翻到的是哪一頁,有時候她的問題還沒問到一半,周謙便已經把答案背出來了,好像不用經過思考似的。

甚至有一次,他還開玩笑地把所有答案都倒背出來,就連慕容如雪也稍稍一愕,才聽得懂這孩兒在說甚麼,幾乎要出醜了。

「可是……這樣會不會反而把速度拖慢了?一次專注只讀一本,不會比較快嗎?」

「孩兒已經測試過了,不管是讀一本或是同時讀兩本,速度都是一樣,那孩兒當然是同時讀兩本了。」

「這樣會不會太勞累了?」慕容如雪自己都覺得有點太嘮叨了,可是她實在忍不住不問!

「孩兒還嫌讀不夠過癮呢!孩兒真恨自己沒長四隻甚至八隻眼睛,那就可以同時多讀幾本了……」



慕容如雪「嗤」地笑了。

「頭上長八個眼睛,不就成了個怪物?怕你到時又恨娘把你生成這個樣子,害你討不到老婆了。好了好了,娘就不阻你讀書了。可是你要聽小青的話,讓你吃飯或是休息時,就一定得停下來,知道嗎?」

「是,孩兒知道了。」

慕容如雪本來還有點擔心,以周謙這樣子的快速讀書,會淪為囫圇吞棗,只懂得字面意義而不諳書中蘊含的道理,而「明理」才是讀書的真正重點!

她本來打算插手周謙的讀書進度,讓他放慢下來,然後跟他好好辯論聖賢典籍中的眾多道理。可是幾經思量之後,她還是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謙兒目前還在起步,讀書應不求甚解,儘可能涉獵最多種類的書籍,把眼界擴闊,把空空如也的肚子累積滿滿的涵養,待累積得夠多之後,再向學問的深度發展也不遲。不然的話,參悟得再深,要是目光狹獈的話,便淪為井底之蛙,那時候他已有了成見,再難從井裏跳出來看外邊的天地了。」

慕容如雪決定放手,讓孩兒隨心意讀書,想讀多少便是多少。除非他主動問起,否則便絕不給予他任何意見,免得限制了他的眼界。



這正好合了周謙的意。

周謙正是嫌腦袋太閒,擱著不用,如坐針氈,精神力滿溢,頭顱好像就要爆開!

大量讀書,可以消耗精神,又可增進知識,何樂而不為也。

只是經過了千年棋局的洗禮,他的胃口已被撐得極之巨大,雖然他府裏的書齋藏書,已夠深澀耗神的了,可是對周謙來說,也是剛剛足夠抓癢吧了。就憑讀這幾本書,就想讓他說出個「累」字?難矣!

為了「止癢」,周謙想盡方法提高讀書的速度,儘可能讓精神力的消耗大於恢復的速度,好讓自己可以「累」一下!

讓左右眼各自分開讀書,倒是一個讓精神力雙倍消耗的好方法!

可是這樣還是不夠!

對他來說,徹夜不眠地讀書,根本完全不成負擔。要是周謙放開來唸,他大概可以一直唸下去都不休息。他的精神力已強大到好像不需要睡覺了,即使睜大眼睛,精神力也會源源不絕地滋長恢復……



為了避免青兒擔心,周謙才應酬一下,每三天讓自己睡一睡覺。

再說,抱著個又暖又軟的,感覺實在也不太差,安心寧神之餘,也有促進血液循環之效。

「少爺……你真的有睡著嗎?」

「當、當然有了!」

「可是,青兒感覺不到少爺的鼻息有改變啊……」

「有改變!有改變!不過青兒那時候剛好也睡著了啊,所以便察覺不到吧!」

「是這樣嗎?」



「真的!我剛剛還做夢了呢!」

「少爺在夢裏……夢見了誰?」

「當然是青兒了。」

「青兒才不信呢。」青兒吐了吐舌頭。

三個月後,周謙迎來了一個瓶頸。

他快要把書齋裏的書都讀完了。

傳說中讀書人最怕的「書荒」!

「這麼快?這書齋雖小,可是藏書也有上萬冊了!而且藏書涉獵之寬度和廣度,還遠比我入門讀書時來得高!就算是少時候的我,大概也得花上十年功夫,才能把這書齋的書都讀過一遍罷……」

慕容如雪為周謙的進度乍驚乍喜之餘,她也急了。

僅花三個月功夫,便勝過她苦讀十年!這孩兒的天賦之高,彷似沒有邊際!

她絕對不能當那個拖慢孩兒讀書進度的罪人啊!

可是這書齋的藏書,已是衛國首屈一指,要再增添新書的話,難度很高,必需要委託書商到別國搜購了!

為了培養少爺,周府當然不會吝嗇資源!

而且,不是隨便甚麼書都要採購,而是集中於一些更為艱澀的聖賢巨著,或是那些只有孤本的珍稀著作等等……

不是有份量的好書,根本滿足不了周謙的胃口!

可是,儘管動用了所有可以委託的渠道,周府新添藏書的速度,還是及不上少爺讀書的速度!

眼見周謙即將落入「書荒」這萬劫不復的人間煉獄!

誰來救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