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謙兒已經差不多書都讀完了吧,很好很好。」周翩翩道,他對讀書方面沒甚麼概念,也沒意識到孩兒是甚麼奇材,「那就不要耽擱了,讓謙兒每天抽點時間,跟我習武吧。」

「可以再等一下嗎,夫君?我打算向爹請求,讓他從大晉那邊拿一個儒生配額,再向乾京請一套《六藝十三經序》回來。」

「《六藝十三經序》?這可不是一般讀書人唸得來的書!這可是從讀書跨入修煉門檻的秘籍啊!」

「對,謙兒的學問底子,已打得差不多了。我打算讓他真正跨入儒門。」

「可是,修煉六藝十三經,必需「儒」、「道」兩家同修,謙兒甚至還沒開始煉氣呢!」



「所以,我打算把謙兒送去清虛飄渺山,學習正宗道門煉氣。」

周謙唸書已唸到了瓶頸,若要再上一層樓,便當染指儒門的修煉入門書:《六藝十三經序》。

可是要修這一部經,卻不是僅靠滿肚子的文章墨水,就能讀得來的。

其實讀書,只是儒家入門前的準備功夫而已。

儒門之所以能與「道」、「佛」兩家比肩,鬥法起來,不落下風,乃在於其「六藝」的傳承也。



所謂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而所謂的六藝,卻又不是只有六門技藝如此區分的。

一般文人所愛好修煉的琴、棋、書、畫,皆在儒門六藝的道統之中。

比如說,琴技的修煉,乃屬於「樂」之大道,這是比較簡單的。

例如繪畫,則是「書」道的一屬,但要是進境下去,則會擴展到了「禮」、「御」,甚至「數」等領域。

又例如下棋,便主要屬於「數」之一道,但也跟「禮」、「射」、「御」尤關。



儒門六藝,環環相扣,重點在於通達。

這六門技藝,要是修到了「氣蘊」之意境,威力堪比道家飛劍、佛門真言等等的頂尖功法,境界之高深可以媲美大能,掌控三界。

這關鍵的「氣蘊」,天賦絕佳的凡人也能稍悟一些,但若要繼續進境下去,總需要踏出那超越凡人的一步。

簡單來說,讀書人若要讀出超凡的意境來,則煉氣是必需的。

儒家的特點,是兼收並蓄,修行本門技藝之餘,並不抗拒旁修別家,以作輔助。

不少古時聖賢,同時也是有道真仙,甚至有些還修成了佛門菩薩的。

儒門本身並沒有煉氣的道統傳承,是以若要煉氣,則必需倚靠外門功法。而道門的修仙煉氣之術,是當之無愧的最佳選擇。

而道門修仙煉氣,首選的入門之地,必然是清虛飄渺山!據說,這清虛飄渺山,是天界五帝中之南贍天帝,所流傳下來的道統。



南贍天帝乃三界尊崇的道門正宗!

進清虛飄渺山學道,可說是修煉《六藝十三經序》的先決條件!對「氣」的參悟和駕馭有了小成,才讀得懂《六藝十三經序》!而修成了序章,才算是真正跨過了「聖賢之道」的門檻!

「讓謙兒進清虛飄渺山修煉,也不是不好……可是如此一來,他要到何時才能跟我去學習帶兵打仗?他爹這一身砍人頭顱的本事,獨步三界,當兒子的反而不學,太可惜了吧!」周翩翩有點不甘地道。

「夫君專精的是臨陣應敵之術,謙兒將來當然是要學的!可是若然要他像一張白紙般,便給你帶去戰場上去殺人,奴家是怕謙兒在亂軍之中,未能自保……」慕容如雪溫言軟語地勸說道。

「打仗殺人這種事情,越早習慣越好,而且累積戰場經驗,也是有如累積學問般,需要豐厚的打底,將來才有成就!再說這自保嘛,有爹看著他,還怕他少一根汗毛嗎?」

「就怕你殺人殺得紅了眼睛,連親兒子都忘了!」

「這……我收歛一下就是了……哎,就算我真的殺得爽了,不是還有老侯和老張看著謙兒嗎?不會出事的!」周翩翩頓時也回答得有點心虛了。



「夫君,事到如今,你就讓一步如何?謙兒的讀書天份之高,你又不是不知道,何不就讓他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呢?」

周翩翩低聲嘮叨了兩句,也不再堅持了。這孩兒讀書的天份,聽說比他娘子還要高,連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可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好吧,先讓謙兒去清虛飄渺山,學成後再回來跟我學打仗。」

「那奴家這就修書給爹,讓他安排把《六藝十三經序》請過來。」

正當這兩夫婦已私下把周謙的未來鋪排好時,周謙又再恢復了焦躁踱步的老習慣,只是他並沒有滿府裏亂走,而是集中在書齋裏撓頭打轉。

雖然書齋最近又添購了一些新書,他要放開讀的話,還是可以讀個十天左右,還不愁書荒。

可是他不知怎的,不想要讀書了。

周謙就連抱著青兒睡覺時,都沒法放鬆下來,常常都是眼睜睜的,連閉目養神的那個閒心都沒有了。這個情況,讓青兒開始擔心了。



「少爺……是不是已經睡膩青兒了?」在榻上讓周謙抱在懷裏的青兒,突然問道。

「睡……膩了?」周謙很想要大喊道:冤枉啊!虧本少如此珍惜青兒,到目前為止都只是維持著純睡覺的關係,怎麼還說到睡膩她了!都沒睡過,何來睡膩?

「沒有睡膩!沒有睡膩!」周謙趕忙把頭埋在青兒的軟玉暖枕之間,還狠狠地來回磨蹭了好幾遍。

「嘻嘻,少爺別這樣!青兒好癢!」

兩人如往常一樣,又耍了一輪磨磨蹭蹭的遊戲。這一下子,總算讓周謙稍為放鬆了些。

「那少爺是不是已經討厭唸書了?」青兒整理著稍亂的髮梢,問道。

這番話可是問到了周謙的心坎裏去。



「最初我踱步進了書齋,看到了眼前滿滿的藏書,我還心裏想道,難道是這些聖賢之書在招喚著我!難道當個讀書人,便是我今世的天命嗎?然後我便開始埋頭讀書,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有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而且我也認識到,自己在這方面的天賦,確實不差!可是我讀著讀著,不知怎的,好像心裏還是有個非常隱密的部份,不能滿足!好像那些甚麼聖賢之道,都讀不進去似的!那個時候,我都不曉得這是為甚麼,只以為是讀的書還不夠多,於是我就拼命的讀啊讀的,可是我越讀下去,那個不滿足的部份,卻好像越來越顯眼了!直至我把書齋的書都讀完了,娘開始從外邊採購新書回來後,我才漸漸弄清楚了一件事情……當初真正招喚著我的,並不是書齋裏的藏書……」

「那到底是甚麼呢?青兒完全聽不懂……」青兒的俏指點著下巴想道。

「……或許是那個書齋本身吧。」

周謙於是開始仔細地翻找著府裏的書齋。

「這書齋裏,肯定有甚麼在招喚著我,卻讓我誤以為這是一股讀書的衝動!正因為那股招喚的力量就在這書齋裏,所以我對外來的書,才絲毫都不感興趣!」

「可是,原來就在這書齋裏的書,我應該都已經讀過了……難道還有遺珠不成?」

周謙對這書齋的熟悉程度,已達到了閉目也能找到任何他要找的書。書齋裏每一部書放在哪一個書架上的那一個位置,他都清清楚楚。

他清點了一遍又一遍,都並沒有遺下未讀的書。

越是找不到,心裏便越是急躁。

當他正爬上梯子,翻找著某書架最頂部的那些藏書時,一不小心,嘩啦一聲的,整面書架都被他翻下來了!

他掉到了地上,幾乎被藏書淹沒。

「咦?這面牆好像……」周謙看著原本被藏書遮掩著的那面牆壁。那牆壁完全看不出來有何特別之處,可是周謙有很強烈的感覺。

「我好像聽到牆後面……有很微弱而規律的顫動?而且這種顫動感,跟我的心跳發生著共鳴!難道就是這種顫動在招喚著我嗎?」

周謙不由自主地被那面牆壁吸引著。

他伸手摸向了牆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