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兒,你剛才在書齋裏一口喝光的那根管子,你知道那裏面是甚麼嗎?」周翩翩問道。

「孩兒……不知道。」周謙勉強地撐起身子來,盤腿而坐,搖了搖頭道。

「少爺,莫名奇妙的東西不要亂喝啊……」老侯搖頭道。

「那是一頭名喚「元始魔尊」的遠古神魔,所精煉出來的本命精血!你知道把這精血喝下去後,會有甚麼後果?」

周謙搖了搖頭。



「修羅族自遠古以來,便視我人族為死敵!這股恨意,甚至已深深滲進了血脈之中!你以人族之軀,喝下死敵種族的血,後果如何,可想而之!喝下神魔之血,就好比將一頭不惜代價誓要殺你之死敵,放進體內,讓他為所欲為!天底下膽子最大,最不要命的人,也幹不出這樣的事來!」

「老大啊,少爺已經這樣了,你就不要再苛責他了吧?」

「再說,老大不就是那個天底下膽子最大,最不要命的人了麼?天底下第一個喝下神魔精血的人族,不就是老大了嗎?」

「唉,少爺好學不學,竟然學到了老大「不要命」這一點上……」

老侯,老張這些叔伯輩們,都是看著周謙長大的,對這位少爺的感情都是好比親骨肉般。他們好不容易看到少爺的發呆病好了,也沒過多少正常日子,便又陷進了這個更大的麻煩裏去,對此他們都是痛心和擔憂的多,所以見老大怒言斥責,都忙著幫少爺說話。



「你們都錯了!這小子的膽量之大,我這個當老子的還遠遠比不上呢!老子怎麼再膽大包天,敢於幹人家不敢幹的事,這元始魔尊的本命精血,我也才敢喝下一滴而已!可是這小子竟然……給我整管子喝光光了!」

老侯等人頓時都啞口無言,只是眼睜睜地盯著石室裏的周謙。

他們的目光中,甚至隱現敬畏之情,就好像平日看著周翩翩一般。

「謙兒……並非故意為之,只是這魔尊精血,好像在對謙兒作出招喚,讓謙兒不由自主地喝了下去……」周謙解釋道。

「你這是中了這魔尊的邪法!唉,這也不能怪你,你完全沒有修為,又哪能抵擋得住遠古魔尊的邪法?再加上那重寶黑匣莫名奇妙地破損了,更不是你的責任……」



「老大,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實在不該把這種邪異之物收藏於府裏啊……」

「是是是!這一次是老子害慘了你們的少爺了!你們滿意了吧?」周翩翩躁火地道,語氣中不乏懊悔之意。

「我等也只是心疼少爺罷了……」老侯等人也不敢再說甚麼,倖倖然都退後一、兩步去了。這個時候,互相埋怨也沒用啊!

「這事情跟爹無關。孩兒跟這魔尊的糾葛,也許……是因果業力的使然。因為這股招喚的力量,乃是雙向的,既可以說是魔尊招喚了孩兒,但反過來說,也可以說是孩兒招喚了魔尊……」周謙道。

周謙心裏有這樣的想法:那股招喚的力量,與其說是源自那魔尊精血,倒不如說是來自他自身!

反過來說,這元始魔尊有可能是受到周謙的招喚,才會被誘他的體內!

周翩翩等人聽了後,只是面面相覻。



他們一來是聽不懂,二來就是聽懂了,也覺得不大可能。

「謙兒,爹不瞞你,你現在的情況,極之兇險!這魔尊精血一旦喝了下去,便沒有任何軀除或吸走之法,即使是爹和眾位叔叔,都無能為力!唯一能救你命的,就只有你自己!」

「那……孩兒該當如何自救?」

「如我剛才所說,你喝下的魔尊精血,跟你的肉身是完全相沖相勀的!這魔尊之血將會逐小逐小地支配你的血肉,然後便跟你人族那部份的血肉,開始自相殘殺!這就好比以你的肉身作為戰場一般!你將會承受有如千刀萬剮之苦!根據過往的經驗,大概再過半個時辰,你便會經歷第一次的發作!要是你的體質承受不住,就會爆體而死,爆成一堆黏在牆上的肉渣!到時候,甚麼大神真仙,也不可能將你起死回生!」

老侯老張等人,聽到這兒,不是都透口大氣,便是皺眉嘆息,好像他們都曾經目睹過這種畫面似的……

「……別嚇著少爺了。」最後還是老張輕聲提醒下眾人,他們才把表情收歛起來。

「要是你能僥倖跨過這道門檻,抗住了魔尊精血的侵蝕,你的肉身,便將會破而後立!你將有如經歷過一次脫胎換骨,尤如生鐵被鍛鍊成精鋼!你的血肉吸收了神魔精血後,恢復能力也將會大為提升,以後即使受到嚴重創傷,痊癒速度也會比正常人快上很多!」



「這、這不是跟……」周謙幾乎沒將剩下半句話說出口來。

他想說的是,這不是跟他在第十八層刀剮地獄裏所經歷過的一樣嗎?

唯一的分別是,在地獄受刑,不管恢復幾次,肉身還是原樣,一點都沒有變強,變強的是精神承受能力。

「不管你將要碰上怎麼樣的難關,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便是咬著牙,儘可能的撐下去!」周翩翩道。

「可是……孩兒為何要被關在牢獄之中?」

「待會兒你就知道的了。要是你能撐得過第一關的話。」

要說的話已經說完,石室裏外都變回一片沉默。

過不多時。



「嗚!」周謙的胃部又再傳來一陣劇痛!而且,這一陣劇痛,比之前還要強烈數倍!

他捂著肚子,不住在冰冷的地上翻來覆去。他滿頭都是冷汗,而且身軀漸漸開始出現震顫般的抽搐。

狂暴的力量、血腥的殺意、種種泛濫的欲望,漸漸從周謙的胃袋,滲透進他的四肢八骸,每一方寸!他感覺到肌肉開始暴漲、滾盪、蠕動……

這渾身肌肉暴走的狀況,甚至壓壞了他的內臟,壓碎了他的骨骼……

然後,這些破碎的內臟和骨骼,又以瘋狂的速度重生、增生、暴脹,把身體肌肉都撕裂擠斷!

突然之間,周謙全身皮膚爆裂,迸射出一朵又一朵的血花!這就好比史上十大酷刑之首:凌遲!那就是逐分逐寸地,把人身上的肉割下來!不過這次行刑的劊子手,在他體內!

「砰」的一聲!他的肚皮爆開,腸臟迸出!



不止是凌遲!還加上了爆體!

「哇!!!」周謙嘶盡嗓子,喊出了長長的慘號,在石室外的長廊裏反覆迴蕩!

周翩翩等人親眼目睹著石室中發生的事情,那血肉淋漓的畫面,饒是他們都是征戰多年,殺人如麻的鐵血漢子,都感到觸目驚心。

「少爺到底是生著一條怎麼樣的命!有必要讓他受這樣的苦麼?」老侯不忍道。

「……這些年來,也不乏質資過人的兄弟們,妄圖跟隨老大的步伐,以人族肉身修煉神魔煉體!可是他們結果如何?不是爆體死了,便是成了永久殘廢的瘋子!而且他們也不過是喝下大修羅等級的精血,需要承受的反噬已是輕微得多!但儘管如此,還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撐得過來!」

「少爺還是完全沒有修煉過的凡人!不管是體質還是精神力,都僅是一張白紙而已!他怎麼能夠承受得住!」

自古以來,多少人族修煉者,希望擁有修羅族般的強悍肉體和恢復能力,以補充道家煉氣流一路對煉體的不足。

修羅族肉身之所以強悍,關鍵是,他們乃是遠古神魔一族之血脈傳承!神魔一族,就是遠古神族和魔族的混血種族!

人族欲要修神魔煉體,也只有讓自己擁有遠古神魔的血脈傳承,強行改造體質!

然而,人族與修羅乃不同之種族,血脈相沖乃是當然的事!即便只是雜駁不純的低等神魔精血,想要跟人族肉身融合,也只能仰賴奇蹟!

更何況是品質完全純粹的遠古魔尊血脈!

而且這精血的主人「元始魔尊」,更是遠古傳說中最為強悍的神魔,曾血洗三界六道,幾乎釀成滅世之禍!不要說吸收,就是看一眼牠的精血,就有喪失神志之險!

周謙還要一口氣地喝光了整管精血,這少說也有十幾二十滴了!

就是周翩翩此等體質異稟的奇人,當年幾經辛苦,也不過是吸收了一滴而已!

還二十滴?

這起步點也太高了,高得幾乎注定要摔死的!

眼看著周謙整個身軀,已成一團血肉模糊,整個石室,都濺滿了鮮紅的血肉。他的胸腔已經爆碎,不管怎麼用力,已是不能呼吸,僅剩下類似企圖呼吸所產生的抽搐而已。

最後,抽搐漸漸變成輕微的顫動。

在老張他們眼中,這已是跟絕望沒有任何分別了!

「老大,你就老實給我老張說一句,少爺他……有希望嗎?」老張紅著眼眶問道。

「……他還沒有嚥氣。」周翩翩嗓子嘶啞地道。

「有破而後立的跡象嗎?」

「沒有。」

「那麼說,少爺不是已經不行了麼?我看不下去了!老大,求求你!給少爺一個痛快吧!」老張喊道。

「還不行。」周翩翩道。

「老大啊!這些年來,失敗爆體的兄弟們,我們已經看得夠多了!少爺是成功還是失敗,就連我都看得出來了!少爺可是老大你的親生骨肉!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讓他多受這種無謂的折磨!」老張抓著周翩翩的肩膊質問道。

「唏!老張!別這樣!」眾人連忙拉開了老張。

「你也替老大想想!他其實也是很掙扎的!他疼少爺,當然想要看到少爺活下去!」

「唉……聽說少爺之所以得到這精血,這當中有著種種巧合和難以解釋的疑團!就像是那個隔絕魔尊意志的黑木匣子,怎麼會突然出現裂紋?老大所佈下的數百重禁制,少爺為何又都神不知鬼不覺的解開了?或許這就如少爺所說,這是因果命數使然……」

「唉,本來還以為是機緣,哪知道竟然是大劫數啊。」

眾人只得眼睜睜地看著。

看著周謙連最後的震顫都完全停止。

「你們都忘了最重要的一點,正是為了這一點,我才狠心讓謙兒堅持到現在。其實謙兒比任何人,包括我,都更有希望跨過這道神魔煉體的門檻。不!應該說是大有可能!」周翩翩道。

他的目光,已隱現一絲希望的光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