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底是甚麼?」

「老大!你就跟我們說吧!別賣關子了!」

「因為謙兒乃是我的骨肉!他肉身裏流著的血,有一半是屬於我的!我周翩翩是誰?我是人族修神魔煉體的第一人!而我當年煉化的,同樣是元始魔尊的精血!謙兒生下來就已繼承了我體內的魔尊血脈,只是他一直以來跟修煉都沾不上邊,漸漸都沒有人記得這個事實了!這一次,謙兒也不過是借著更多的魔尊精血,好把他潛伏著的血脈激發出來而已!」周翩翩道。

「可是,少爺怎麼還是老樣子!」老張問。

只見周謙那血肉模糊的軀體,已完全停止了顫動。要是在戰場上看到了這個狀況的軀體,誰都肯定此人已是死透了。



「他肯定會破而後立!這一次經歷,並不是他的劫數,肯定是一次大機緣!」周翩翩滿有信心地道。

眾人都緊張得屏起氣息,不住抹著滴下來的汗水。

約一盏茶時份之後,周謙的肉身,又再恢復顫動!

這股顫動的源頭,是來自他的脊柱骨!

不管剛才怎麼爆體,怎麼自殘,脊柱是周謙唯一完全沒有受損的身體部份!



脊柱有一個極之重要的功能,便是內藏人體大部份的骨髓。而骨髓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便是造血!

周謙脊柱內的骨髓,活化得好像沸騰了似的!

他以人族之軀,戰勝魔尊精血,並吞噬佔據其能力,正是從脊柱內的骨髓開始!

新的血液,正在瘋狂地製造出來!

這些新血輪送到周謙肉身各處,活化了其爆裂的肌肉內臟,激發出強大的恢復和生長能力!



他身上的各個創口,正漸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碎骨扭曲的四肢,就好像是洩了氣的皮囊,又再重新充氣似的!斷掉的骨頭都「咯咯咯」地自行接好了,肌肉也漸漸鼓脹起來!

他腹部那個爆開的大窟窿,也漸漸癒合起來,還可見到肚子內新長出來的腸臟!

這樣還不算是破而後立,還算是甚麼?

「好!」周翩翩握了握拳。其實他暗地裏也捏了把汗呢。

「老大!」老侯老張等人都撲過來跟周翩翩抱成一團了,就好像剛剛打了一場逆轉的勝仗似的!

「跨過了!少爺跨過門檻了!」

「嚇死我了!老子年紀大了,實在受不到這樣的刺激!」

「真不愧是老大的骨肉!整個就是一朵奇葩!」



周謙也漸漸恢復了神智。

喘著大氣的他,聽著牢房外那些歡呼雀躍的聲音,他也大概猜到,自己已經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

他撐起了身子,脫去血淋淋的上衣,露出稍嫌瘦削蒼白的身體。

他稍為伸展一下,肌肉的線條紋理便展現出來,就好像是經過了長期鍛鍊似的,渾身充滿了一股野性般的力量!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胸肺的擴張好像無止無盡似的!而且整個肉身都因此而感到精力充沛,精神也為之一振!這就僅僅是吸口大氣,就有如此效果!

他又深深把氣呼了出來。這一口綿長的呼氣,彷彿又把體內所有的廢物都排出來似的,讓肉身又恢復調息到了最佳狀態。

僅僅是最普通的深呼吸而已,周謙都要上癮了!



「從沒試過身體狀況那麼好!好舒暢的感覺!也難怪說,鍛鍊身體是會上癮的!就為了追求體質更好更舒暢的感覺吧!」周謙前世也不屬於運動型的人,對於突然擁有了這樣一副鍛鍊經年般的身體,也是很有新鮮感的。

他興奮起來,一拳打在石砌的牆壁之上!

「砰」的一聲!整面厚厚的石牆,都微微震動起來!

就連老侯、老張等人,都稍稍嚇了一跳。

「好強大的力量!」

「這大概是習武五年左右的拳力了吧!要是少爺有煉氣底子的話,恐怕剛才那一拳,會把牆壁打出裂紋來了!」

「少爺才剛起步而已,就有這樣的效果?給他三年時間,不就可以一拳打死我了?」

除了老大周翩翩之外,他們都再沒見過人族修煉了神魔煉體後,到底有何效果。若是僅僅跨過門檻,便等於省下了五年的習武功夫,那也實在是太恐怖了!



要知道,神魔煉體是越殺越強,以殺人作為修煉手段的!周謙他還沒有開始殺人呢。

周謙摸了摸拳頭。

「完全不痛!就連骨頭,也變硬了很多!」

他甚至都躍躍欲試,想要馬上就開始習武了。

「嗚!」

難得周謙也沒得意多久,他又感覺到全身有如刀割般的痛楚!而且這一次,這痛楚更是深入和劇烈!

「啪、啪、啪、啪……」



連串爆响之間,他又爆體倒下了。

「少爺他怎麼又……」

「要是謙兒喝下的是一般的神魔精血,那剛剛的改造肉身,大概就完成了。可是他喝下的是元始魔尊的本命精血!而且還喝了那麼多!他的肉身將會經受一次又一次的淬煉,直至把魔尊精血都完全煉化為止!」周翩翩道。

「少爺的肉身,還會變得更強?」

「既然少爺已經破而後立過一次,往後應該也沒有太大危險了吧?」

「……真正的危險還沒有開始呢。」周翩翩首次露出了擔憂的表情。「謙兒啊,肉身的反噬,你算是克服過去了;可是精神上的反噬,你又能承受得住嗎?」

接下來,周謙在冰冷的石室裏,經歷著一遍又一遍的「破而後立」。

一次又一次的爆體。

一次又一次的恢復。

只見周謙恢復得越來越快,恢復後的肉身也越來越強大,渾身的肌肉,有如精鋼般,紋理清晰,充滿了野性的爆發力。

但與此同時,周謙的神智,卻是漸漸地模糊起來了。

他的眼神渙散,意識漸漸停留在一個精神上的境界……

在那精神境界中,背景一片漆黑。

周謙在那個精神境界中,盤腿而坐。

他粗喘著氣息,滿頭冷汗,似乎在精神上經歷著極大的負擔和壓力!

那壓力的來源,在於一團跟他對峙著的黯紅色血霧。

在那團血霧之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頭體型巨碩的人型魔物。這魔物紅臉獠牙,長著一頭有如猛獅般的亂髮!而在他那橫厚如熊的背脊後面,還長著十幾還是幾十條手臂,不過大半都隱沒在血霧中,看不清楚。

那團血霧表面,還不時隱現出一些零碎的畫面片斷。這些畫面片斷,都是以這人型魔物的視角,在不同的環境中幹著同一件事情……

殺戮!

而且牠每殺死一個對手,都會吞噬掉其某種力量或修為,然後變得更強!

到了最後,無數的遠古大能聯手起來,最終將此魔物斬殺!可是牠雖然形神俱滅,但一股殺戮成性的意志尤在,依附在其受傷時濺出的本命精血之中,掉下到了人間某處,等待翻身之日!

「那……便是我喝下的那瓶精血的本體?元始魔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