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霧中的人型魔物,漸漸變得越來越清晰!

牠的目光是如此兇殘和瘋狂,好像天生便視一切生靈為殺戮的目標!這是一股充滿了激情的殺意!以殺戮為樂!以殺戮為續命之源,以殺戮為變強的手段!

牠的一頭猛獅般的亂髮,在空中飄浮著!

牠手執一把黑色金屬重劍,劍鋒上黏滿了血肉,無數的劍下亡魂在劍上纏繞哀號。

牠背後的那幾十條手臂,好像也是各自提著兵器還是甚麼,彷似各自有靈性般活動著,狀甚駭人!



隨著這頭魔物漸漸凝聚清晰,也生出意志來了。

牠好奇地打量著周謙。

「很好!你的精神境界很強大,就算在本魔尊殞落前的那個時代,這也算得上是頂尖的了!有資格喝下我的本命精血的,最起碼也要有這樣的水准!沒有極之強大的精神力量,根本就承受不了本魔尊的奪舍啊!好好好,那個周翩翩膽子太小,只敢喝下我的一滴精血,還讓他煉化了我一部份的意志,這個仇,我要報在他兒子身上!待本魔尊佔了你這個軀殼後,再慢慢累積殺戮生魂,要恢復巔峰修為,只是時日問題!哼哼哼……到那時候,周翩翩!我要讓你兒子親手把你凌遲!」元始魔尊癲狂地笑著。

「……你這怪物,有沒有搞錯了甚麼?」周謙冷笑一聲。

元始魔尊一愣。



以牠輩份之高,個性之霸道,牠沒有想過像這樣一個小輩,竟敢跟他搭話的。

「本魔尊搞錯了甚麼?」

「現在是本少要吸收掉你的血脈!哪輪到你這頭怪物,來奪我的舍!」

「……無知小兒,你算甚麼東西!竟敢用這種語氣,跟本魔尊說話?說本魔尊是怪物!」元始魔尊吼道。

「在本少眼中,你不過就是一股死不瞑目的殘餘能量!跟魔尊本體可是差遠了!本少還願意跟你這樣的怪物殘渣搭話,算是給滿你面子了!」



「說本魔尊是殘渣!」元始魔尊霎時暴怒起來!「看本魔尊把你的神智抹殺,連渣都不剩下來!」

「看是誰把誰抹殺掉吧!」        

元始魔尊雙目血光一閃!

周謙頓時感到,自己的意識,就像被一波血浪卷走,掩沒在洪洪血海裏似的。

石室頓時變得一片寂靜。

周翩翩和老侯等人,連忙又聚集過來,察看石室中的情況。

只見周謙背對著眾人,直直站立於石室中央。他的肉身經過多次的破而後立,骨架整個變寬變長,身高也長高了近一個頭,肩膊寬厚,四肢粗壯,渾身肌肉結實賁張,紋理異常清晰,有如精綱打造,就略嫌過份精瘦了。

這副肉身,恰如經過長年刻苦鍛鍊而成的樣子。



「在我衛國大營裏,將帥級以下的,還有誰鍛鍊出了這樣子的肉身?」老張問道。

眾人均是搖頭。

「少爺已經把體內的魔尊精血,完全煉化了嗎?」老侯問道。

「……」周翩翩欲言又止。

只見周謙粗喘著氣息,甚至還發出了濃重的呼吸聲,聽起來讓人感覺到一股焦躁之意。

「少爺!你沒事吧?」

周謙轉過身來。



所有人都被他的表情嚇倒了。

只是那張本是精緻秀氣的臉,如今竟然變得極之猙獰,有如野獸!一雙眼睛,尤如鮮血般的通紅;眼神之中,滿是飢渴的殺意!

他咆吼一聲,尤如走獸般展開四肢,撲向眾人!

「砰」的一聲!

周謙撞到了鐵門上!

要是尋常鐵門,早就被周謙撞開了!可是此門是經過法術加持的,足以撐得住衝擊!

「殺!殺!」

只見周謙盯著門外眾人,張牙舞爪,就像是餓極了的兇獸,看到了獵物似的!就是看著周翩翩時也不例外!他不住對著鐵門拳打腳踢!「砰」、「砰」、「砰」的巨響不住在走廊之間迴蕩,震攝著眾人的心!



周謙見久久轟不開鐵門,狂怒到了頂點!他不住鎚打胸口,又抓出了幾道深深的血痕,然後便開始拳打牆壁!

這石牆也是經過加持的!但還是被周謙轟出了越來越多的裂紋!

「老大!少爺很是不妥!」

「少爺好像是入魔了!他被魔尊意志奪舍了嗎?」

「舍」,就是「家」的意思。而肉身,就是「靈魂」或可以說是「意志」的家。所謂奪舍,顧名思義,就是一股外來的意志,搶去別人的肉身!那原來的意志呢?通常就是被直接抹殺掉了。

而「入魔」,就是奪舍的那個傢伙,是個魔頭了。

「……似乎入魔狀態很深,不過還沒有被完全奪舍。」周翩翩心裏盤算著。



「那現在該怎麼辦?讓少爺自行以意志壓服魔尊嗎?」

「以少爺的精神力,有可能做得到嗎?」

「以凡人的意志,怎麼能夠勝過一頭遠古魔尊!」

「老大!想想辦法幫助少爺!」

眾人都急了。他們直覺感到,這精神上的大難關,比起之前的肉身改造,更難跨過!

周翩翩最終作了決定。

「人來!把他擲進「九十九死籠」!」他喊道。

眾人頓時都張口無語,一臉難以置信地盯著周翩翩。

「老大!我沒聽錯吧?」

「九十九死籠?那是我衛國用來消耗過多死囚的地方,這根本就是個刑場!老大!你已經放棄少爺了嗎?」

「都給我閉嘴!這是命令!」周翩翩喝道。

老侯等人倖倖然地互看,嘆氣。

九十九死籠,是南方二十四國獨有的一種畸型產物。在這片地域的每一個國家,都有類似這種殘酷的死囚廝殺制度。

簡單來說,就是讓死囚們以抽籤方式,進入鐵籠內,進行一對一的廝殺!連殺九十九人者,赦免所有罪名,當場釋放!

不過很多時候,能活著出籠,並不代表獲得自由!因為這自由往往是有條件的,例如是必需發下天道盟誓,誓死為所在國家效命,或需要完成某些任務之類的……

絕大部份死囚都會主動參加死鬥。反正都是死,不如廝殺一場來得痛快,搞不好還可以殺出一線生機!只要回到戰場,不管效力哪一個國家,便有立下戰功的機會!就會有出頭的一日!

在「南方二十四國」這個恒常地處於戰亂狀態的狹長地域,實力強大就是一切!即便是十惡不赦的死囚,只要能夠回收利用,大部份國家都樂意使用的!

再說,此地不少開國君主,不也都是些殺人如麻,無法無天的人物嗎?

當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另類人物,為了修煉還是別種原因,自願進籠,或是被丟進籠裏,進行廝殺。

就像周謙。

陷入深度入魔狀態的周謙,被丟進了九十九死籠裏。

那只是一個普通的鐵籠,約五丈長寬,就跟獸籠沒有任何分別。各種兵器散落在地,隨意使用。

籠裏出奇地乾淨,只有淡淡血腥味,還沒有任何血跡。因為周謙是今天第一個進籠的人。

「不用顧忌我,按平常程序幹吧。」周翩翩冷冷地道。

「老大……」老張還是想要為周謙求情。

「閉嘴!給我好好看著!」

第一個死囚被帶進去了。

此人是個光頭大漢,目光兇狠,嘴角永遠帶著一絲冷笑。光看樣子,就知道是個亡命之徒,一雙手不知道殺了幾多無辜,幹過幾多不忍卒睹的事。

要知道,在南方二十四國這種混亂之地,還能犯上所謂死罪,那些罪名通常是很不得了的。

光頭大漢打量著周謙,雙目精光四射。心想:這回走運了!

周謙就只是呆呆的站在籠裏,渾身肌肉都從賁張狀態中收歛回來,雙眼也不再閃現血光。驟眼看來,就是個子瘦瘦的普通人罷了。

「你不是死囚牢裏的人,我嗅得出來你身上沒有血腥味……你甚至還沒有殺過人吧?」

那光頭大漢的鼻翼扇動著。

「你身上有著一股……甚麼味道呢?嗯……是一股紈絝子弟,養尊處優的懶散氣味!喂,你到底是得罪了誰,弄到了這個田地?難道是搞了衛相如的老婆嗎?不會是先殺了再搞吧?要是這樣,你跟老子可是同道中人!呵……真是想想都興奮起來了……喂!你說說話啊!」

這光頭大漢在生死搏鬥面前,還表現得一臉輕佻的樣子。

周謙盯著眼前的對手。

他沒有回話,只是回應了一個表情。

那是看著一條死屍的表情!

那光頭大漢頓時老臉漲紅!

「跟我擺臭臉!老子不會讓你死得舒服的!」

光頭大漢隨手拾起一把鋼刀,使出其最厲害的刀法!三道刀影,同時向周謙中路劈去!

「少爺!」老侯等人緊張的心都跳出來了。

電光火石之間!

周謙突然發動,一手捏住那光頭大漢的喉頭,用勁一扯!

這大漢的頭顱,便「啪」地一聲,往後折了。肥大的頭顱掛在背後晃啊晃的,僅剩下少許皮肉連著。他的雙目還是圓睜著的,大概還沒搞清楚是甚麼回事就死了。

一道血柱,從光頭大漢的喉頭噴射而出!嘩啦嘩啦的,竟然噴了近一盏茶時份,才漸漸減慢下來。

光頭大漢的屍體這才跪下,倒地。

老侯等人總算鬆了口氣。

「痛快的瞬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