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鬍子根本來不及喘息!他雙腿一滯,反應竟然慢了一些,讓周謙的喋血爪爪破了他胸前的衣衫!

「總算得手了!哇哈哈哈……」雖然沒有確實命中,可是周謙依然是興奮得熱血沸騰!

「好險!」大鬍子胸前頓時出現了四道血痕!幸而只是皮外傷而已。他也還有餘力反擊!他踏實身法,一個閃身,又鑽進了周謙的防守空隙!一記長沙鐵掌,直插進周謙軟肋,然後手腕一扭!

這一扭,甚至把周謙的一根肋骨,也硬生生的扯了出來!

周謙胸側頓時血流如注!



「這下……該死了吧?」大鬍子把肋骨丟到地上。他剛才鐵掌一絞,不要說肋骨,應該連對方的一邊肺葉,也絞穿了吧!

只見周謙喘著大氣,獰笑了幾聲。

他體內的生魂熔爐,開始運轉,釋放出蓄積起來的生魂之力!這一戰所受的所有傷害,全部以肉眼可見速度癒合!甚麼絞傷挫傷,幾乎沒有分別,同時治癒!不到三個眨眼,身上傷勢,竟治癒了近八、九成!

「無知小兒!從一開始,本魔尊便是逗著你玩的!難道你以為,區區此等武技,就有可能對這副肉身造成傷害麼?」

大鬍子眼睜睜看著,對方那爆掉的肺葉,又重新鼓脹起來!那根被他扯脫的肋骨,也漸漸長回來了!



「這、這還是人嗎?這根本不是煉體功法!這是邪術!我知道了!原來你是個邪道修士!進九十九死籠不為廝殺,而是為了修煉某種邪法!」

周謙狂笑著,一步一步地走近大鬍子。

大鬍子想要施展身法,跟周謙保持距離。

可是他雙腿一軟,竟然提不起來了!

「媽的!老子才不管你是甚麼怪物!老子的長沙鐵掌,還是可以把你的肉身貫穿!老子就一把取下你的心臟!你有本事就恢復給我看!」大鬍子面色一紅,頓時把修為催谷到了最高境界!



然後,他斬出了這一戰以來最強大的手刀!

可是,他同時也犯下了此戰最大的錯誤!

既然大鬍子都明說了要取周謙心臟,周謙還有可能攔不下這一招麼?

周謙一把捏住大鬍子的手腕!喋血爪一捏!

長沙鐵掌掉落地上,抽搐了兩下,沒了。

周謙再揮一爪。

又爆一頭!

武者又如何?不過是打人痛了一些,腳步也靈活些而已,頭顱也不見得比普通人要硬多少,同樣是一捏便爆!



周謙運轉噬天訣,深深一吸!一團有如白磷火光般的純粹能量,從大鬍子的軀體中被收攝出來,然後吸卷進周謙的生魂熔爐裏去!

頓時,周謙感到四肢百骸傳來一陣舒暢。

「武者的生魂,果然是很強大!這一個,足抵之前的幾十個了。」他舔了舔嘴唇道。

老侯老張等人都捏了把汗。

「我們之前還在擔心,少爺或許應付不了第三階的武者呢。如此看來,這擔心是有點多餘了。」

「老大甚至都沒過來看呢。看來我們太低估少爺的實力了。」

「雖說第三階的對手都是武者,可是畢竟會被生擒進死囚牢的,修為也不致於太高,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會藏著甚麼保命底牌!要是他們還有底牌,也不會被抓進牢吧!這要比在戰場上遇到他們,要好對付得多了!」



「別浪費時間了,放下一個進去!」

畢竟第三階的對手比較強大,周謙要解決他們,還是需要多花點氣力,多受點外傷。有時候遇上像這大鬍子之類的對手,少不免還要陷入拉鋸戰,讓對方累積傷勢,漸漸耗死他們。

雖然總體花的時間比較多,周謙還是在日落西山前,就連殺了九十九人,首次通過了第三階的考驗!

老侯等人向周翩翩報告少爺的進度。

「跟友好的鄰國們溝通一下,他們有哪些難以處理掉,又不能放出來的死囚,都送過來給我們!讓我們替他們處理掉!」周翩翩下令道。

眾人面面相覻。

他們心裏想,少爺還要進九十九死籠幾遍啊?

「他還要繼續進籠殺人,直至他和元始魔尊徹底分出勝負為止。」好像知道手下們想問甚麼,周翩翩便先回答道。



休息了一天後,周謙又再進入九十九死籠。

自此以後,他每隔一天,便進籠裏殺九十九個人!

在死囚牢裏,周謙的名聲越來越響亮了。他們不知道周謙的身份,就為他取了一個稱號,名喚「地獄把關者」!

因為此人來歷神秘,據說並非戴罪之身,進籠純粹玩命,不但全身而退,而且還一直賴著不走,好像是在把關,不讓任何人活著出去似的!

起初,周謙的把關,還激起了不少惡犯的好勇鬥狠之心!他們就是看不得有人在他們面前囂張,就偏要試試把這個把關者給打下來!

當然,試圖挑戰的人,從來都沒有成功的。

有膽色而又有一定實力的囚犯死光之後,還願意進籠挑戰的,就只剩下還沒聽說過傳聞就傻傻闖關的新來者了。



畢竟進九十九死籠,就是為了求那一線生機!要是根本沒有勝算,還挑戰來幹嘛?被官方直接處決,還來得痛快些!

送死者的貨源漸漸緊張起來了,往往累積個好幾天,也湊不滿九十九個自願進籠的。

那就只好從鄰國的牢獄裏,送人過來湊數了。

既然衛國願意收納死囚,別國自然不會客氣的!不過他們送來的,主要都不是武者高手,因為高手們都已經獲得赦免,被強徵入伍了!反而他們最樂意送來的,都是些在本國有些許背景靠山的,要是直接處決他們的話,說不定會得罪到一些得罪不起的人,例如是仍然有利用價值的盟友!

既然是得罪不起的,那乾脆放了不行嗎?可是這些人往往所犯下的,又都是些駭人聽聞,已讓舉國百姓為之震怒的大案子,例如是屠殺同胞,手刃嬰孩之類的,想要赦免他們,也不大可能!

既然殺也不是,放又不是,那就換個名目,以「流放」作為藉口,把這些麻煩份子輸出到衛國去,此後便讓他們生死自決,便算是含糊了事。

衛國也不太介意鄰國送些甚麼人過來,只要修為不是太低,也足夠讓少爺活動活動身子了。

「你、你真的想要殺我!我可是大慕國蔣親王的私生子!蔣親王曾親口承認過的!殺了我的話,我乾爹府裏供養著的五百名殺手,肯定會把你追殺到天腳底去!」

周謙血爪一捏,爆!

「本少的爹,可是堂堂雲山拳館的鎮館客卿!就連梁國國主,都不敢動本少的一根毫毛!你敢!」

周謙冷笑一聲,隨手一擰,頭顱飛掉!

「奴家乃是慈雲山野狗山寨的押寨夫人,若是你們當中誰有權力可以讓奴家自由,奴家願意以整個野狗山寨,連同我夫君的頭顱,作為陪嫁,都給了這位恩人!」

周謙一巴掌摑下去,摑得她半邊臉飛掉!

「呸!此等人盡可夫的東西,殺你還嫌弄髒本魔尊的手!」

在周謙看來,進籠的人是誰,根本是沒有分別的。不管是誰,也不過都是來給他送生魂的而已。

一個月過去。

周謙在第三階的九十九死籠,又已往返了十多遍。

周謙攝取的生魂數目,不覺已多達數千!這股從生靈瀕死時爆發出來的力量,透過噬天訣轉化為己用,不斷地強化於周謙的肉身!

如今他的肉身,已完全沒有最初時的瘦削虛弱之感。

他的渾身肌肉,鼓脹賁起,異常發達!而且這一身肌肉,均是極之堅硬,尤其當使勁催谷起來時,有若重鎧護體,刀劍不入!

他肉身之強悍,並不止於筋肉,而是整個骨架,都經過生魂之力的反覆淬煉,足以承受筋肉的強度!

周謙的一雙喋血爪,威力又再以倍數增長!那一雙大手,催谷起來,青筋浮現,有如鋼索,隨便一揮,便有颼颼風聲,僅僅劃過喉頭,便足以把脖子平口割斷!

這便是修羅道的神魔煉體,所帶來的強橫肉身!

而另一方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