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周謙的肉身越來越強,他的精神狀態,也就越來越讓人擔心。

他的表情和身體語言,已完全不像是個活生生的人。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就能奪舍了!這小子已經神智不清了吧!每天除了殺人,不說話不思考,行屍走肉似的,應該隨時就崩潰了!哇哈哈哈……」

在周謙的精神境界中,元始魔尊已儼然成了主人,張牙舞爪,到處亂飛!反觀周謙的身影已變得極之暗淡,盤坐在角落裏,好像隨時都會消失似的。

周謙的精神境界已是處於崩潰邊緣,到處可見一些裂口縫隙,而從這些縫隙之中,甚至可以稍稍窺探得到,周謙真正的神識所在!



「快了!本魔尊快要侵入他的神識了!這小子的神識,明顯有異於常人!本魔尊感覺得到,在他的神識空間之中,有一股洪流般的湧動,強大得難以估量!難道這小子還是甚麼大能者的轉世麼?哇哈哈哈……這一次,連老天都要助本魔尊翻身了?」

「老大,你還打算讓少爺殺到何時!」

「這一個月以來,少爺的狀況每天都在惡化!根本就看不到老大所預料的轉機啊!」

「要是失去了自我,變得再強,也是徒勞啊!」

「事到如今,我們已是甚麼事情都做不了。好好看到最後吧……」周翩翩只是搖頭。



「對啊!周翩翩,你根本就沒有選擇了!你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讓本魔尊繼續殺人!大概你還在妄想,你兒子的成長,會比本魔尊的恢復速度來得快嗎?讓本魔尊告訴你啊,從十天前開始,你的兒子就連一丁點的生魂之力都吞噬不到了,全都進了本魔尊的肚子裏去了!周翩翩!你要是有種的話,便該趁本魔尊還沒有把握殺你之前,先親手殺了你的兒子!」元始魔尊有膽氣了,赤裸裸地對周翩翩進行挑釁。

牠是看死了,以周翩翩護子之心,根本就不捨得大義滅親!

「這魔頭太囂張了!」

「可惡!真的沒有壓制牠的方法了麼?」

「周翩翩,當年你煉化了本魔尊的一滴精血之後,從此脫胎換骨,逍遙自在了好一段日子了吧?哪會有這麼便宜的事?現在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了!哇哈哈哈!掙扎吧!難受吧!」



老侯老張他們,聽得心都在淌血啊。

這位少爺,可是他們從小嬰孩看著長大的!他一生下來就患上了無藥可治的發呆病,命已經夠不好了,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沒過多久,便又遭此大劫!當初為了讓少爺克服魔尊反噬,把他丟進九十九死籠裏歷練,這個決定會不會太冒險,對一個年輕小伙子來說又會不會太殘忍了!

恨錯難返啊!

周老大雖然向來是以狠辣出名的,可是他下得了手,親手殺掉自己兒子嗎?可是要是此時不殺,一旦讓元始魔尊成功奪舍,到時候能否及時壓制牠,也是未知之數!要是讓這頭曾經惹來滅世之災的妖孽重新出世,那就真的是犯下了三界不赦的彌天大錯了!

遠的不說,要是此魔頭一旦恢復修為,那這裏的所有人,以至整個衛國,恐怕都得先遭殃!

周翩翩面對魔尊挑釁,只是目無表情地下著指示。

「繼續。」

「老大!你還要放縱這魔頭繼續變強嗎?」



「難道老大你還沒有放棄?還是……這只是身為孩子的爹的感情用事?」

「三思啊!老大!少爺……不!這魔尊已經累積殺了差不多五千人!牠已經恢復了幾成的修為?三成?五成嗎?趁著我們還有能力,是不是要想一下,如何把此魔壓制!就算不把牠殺死,也不要再讓牠強大下去了!」

「到五千了嗎?」周翩翩問道。

「依著這進度下去,再三天就殺滿五千人了!」老侯稍為算了一下,道。

「那謙兒的神魔煉體,也差不多到了第一重的大圓滿了。」周翩翩點了點頭。

「老大!你還在說甚麼神魔煉體!我們看著的這個人,都不知道還是不是少爺了!」

老侯,老張等人,全都憂心忡忡地盯著周翩翩。



他們都在向老大請求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好說服他們對少爺的情況,袖手旁觀。

周翩翩緩緩地搖頭。

「老侯,老張,你們知道吧?謙兒出生時,衛皇陛下和大乾國師李純陽,分別送了一件護身重寶給謙兒傍身。要是謙兒有性命之危,為何這兩件神物從來沒有發動過?」

罪人面面相覻。

他們心裏想:對啊!像少爺此種千金之體,怎麼說也該有些保命法寶,以阻止外邪入侵的!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奪舍了!

「這……說不定這兩件神物,已經給元始魔尊弄到手上了?」

「要是元始魔尊得到了這兩件寶物,即便牠的修為還遠遠沒有恢復,牠要在此時殺了我周翩翩,也不是甚麼難事!牠可以儘管跑出去胡亂殺人,也不需要再慢慢累積生魂了!」周翩翩道。

「這麼說的話,少爺其實……」



經周翩翩簡單一點,老侯老張等人,似乎又有點放心下來了。

「呵呵……這小子神識裏面,原來還有兩件重寶啊!那本魔尊非要弄到手裏不可!再等幾天!讓本魔尊再多攝取一些生魂之力,本魔尊就一把捏碎你的靈魂,入主你的肉身!然後便驅使重寶,殺了這個礙眼的周翩翩!」

三天後。

一名亂髮漢子,被押進了九十九死籠。

此人體型壯碩,面色血潤,渾身氣息內歛,完全不像是一般會被困在死囚牢的類型。

「周翩翩!沒想到你堂堂衛國大將軍,竟然還有這份閒心,會來看死囚打鬥啊。」這亂髮漢子看到了周翩翩,頓時目光殺意閃現。

「……此人怎麼好像有點眼熟。」周翩翩不露聲色,心裏卻在納悶道。



「難道他曾經跟老大有過節?」

亂髮漢子怒視了周翩翩好一會,才把頭轉回來,看了看籠裏的對手。

「……這毛頭小子的氣息,怎麼跟周翩翩這麼像?」此人並沒在意周謙那非人非魔的樣子,而是根據皮囊裏面的「氣息」,去作判斷。

老侯等人有點緊張了。

「這是血脈同源的氣息!難道說……你就是周翩翩的兒子?……呵!這麼說,就解釋了周翩翩為甚麼會在死囚牢出現了!把孩兒丟進九十九死籠,就是他鍛鍊孩兒的方式麼?瘋狂!瘋狂啊!」

「少爺的身份,竟然被此人看穿了!」

亂髮漢子看了看老侯、老張等人的反應,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此人真的是周翩翩的兒子?哈哈哈哈……周翩翩!你毀我家,滅我國,此仇不共戴天!我還以為,此生再也沒有機會向你報仇了,如今輾輾轉轉,卻竟然在死囚牢裏,跟你的寶貝兒子碰頭麼?哈哈哈哈……連蒼天都要給我報仇雪恨的機會嗎?周翩翩!你要是想保住你孩兒的命,便給本大爺跪下來,叩一千個响頭!說不定本大爺會手下留情,讓他死得痛快一點!哈哈哈哈……」

「殺得了的話,隨便。」周翩翩淡淡地道。

「殺得了的話隨便?呵……你把我南魏趙得成當成是凡夫了麼?」亂髮漢子顯然被周翩翩激到了,猛然憋了口氣,催動著某種功法。

只見此人渾身氣息,驟然改變!

一股薄而透明的氣,似乎在透過他的毛孔蒸騰而出,包裹著他的全身!這一股薄薄的氣,雖然無形,但是在戰鬥經驗豐富,已經養成了戰場直覺的老手看來,這一股「氣」,足以媲美上好的精鋼護甲!

此人絕非尋常武者!

「此人竟然還是個煉氣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