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氣士?」

「怎麼可能!梁國怎麼捨得白白送我們一個煉氣士來!就憑這一身煉氣基礎,不管哪個國家,都肯定會把他赦免,然後收編入軍隊了吧!」

「他剛才好像自稱南魏趙得成?有誰知道這號人物麼?」

「當年我軍和梁國聯手滅了南魏,再瓜分其國土!當中有幾場戰役,確是打得頗為淋漓盡致,南魏勇士,還算得上是可以一戰的……想不到南魏都滅國三年了,還有不肯歸順的亡國餘孽啊……」

「此人明顯是針對老大而來!難道是梁國故意送來,給我們添麻煩的?」



「……此人到底是在哪兒見過?」周翩翩皺眉深思。

「周翩翩!你不會不記得我趙得成吧?三年前鎮守魏都城前的鬼哭寨,力抗你親率的八十萬衛國大軍,堅守二十天不破的,便是本將!雖然鬼哭寨最終還是守不住,我的一身修為也被廢了!可是我大概是命不該絕吧,這久延殘苟的好幾年裏,有好幾次都想要橫心一死便罷,可是不知怎的,總是心有不甘!老天如今總算是開眼了!竟然又讓我得以仇人見面!雖然憑我目前修為,要親手殺你報仇是沒有可能的了!可是殺你孩兒,卻是遊刃有餘之事!這一敗之辱,亡國之仇,報在你孩兒身上,也算是稍稍洩我心頭之恨了!」趙得成說得越來越激動,一雙暴凸的眼睛,恨不得從眼眶中跳出去,咬周翩翩一口。

「此人既是個煉氣士,那就超過了九十九死籠的實力限制!那麼……還要讓少爺跟他打嗎?」

「不過此人氣機絮亂,紫府洩漏,看來他的修為已被徹底毀了,還能活著,便已是個奇蹟!……他如今也是勉強恢復到足以「凝氣」的程度而已!就連剛入門的煉氣士,都要比他強!」

「縱然如此,他畢竟還是個煉氣士!比起沒有煉氣基礎的武者,此人實力又明顯要勝一籌!少爺肉身雖然強猛,可是……他有對付煉氣士的手段嗎?」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周翩翩。

周翩翩沒有任何表示。

「周翩翩,你不會真的這麼不要臉,打算讓你兒子迴避這一戰吧?他只要當了一次縮頭龜,以後就休想抬起頭來做人!如此一來,我也算是間接毀了他一生了!」趙得成得意地叫囂道。

他心裏想,周翩翩畢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再是嚴厲,也未必會讓兒子真的送死!如此一來,此戰未必能成!可是不管這一戰打不打得成,周翩翩的兒子也肯定會被毀掉了,就差是肉身上還是精神上而已。也就是說,此戰是趙得成勝定了。

「哼,儘說著一堆廢話。」周謙以元始魔尊的嗓子,發出一聲乾乾的冷笑。到了此時,元始魔尊已經佔據了周謙肉身的九成控制權,就差最後的支配神識而已。



「哦?難道你想要跟我交手?」趙得成面無表情地盯著周謙。

「就憑你這種不入流的煉氣士,就想要殺死周翩翩的兒子?我呸!就算你恢復到巔峰修為,加上奇遇連連,手持神器,大能附身,這機會也還輪不到你!就是要傷他一根汗毛,也得要先問問本魔尊!敢在本魔尊面前囂張!我呸!」牠劈頭就把趙得成罵了個狗血淋頭。

倒是趙得成聽得莫名奇妙。

「甚麼本魔尊?周翩翩,你到底讓兒子修煉了甚麼功法?練得他連神智都失常了?還稱自己作魔尊?簡直是個笑話!好吧!本大爺就當是做做好心,讓你兒子有個解脫!」

趙得成橫伸一臂。

他猛然一喝,地上不遠處的一把鋼刀,抖了兩抖,便原地浮空起來,飛到了趙得成的手中!

趙得成手捏法訣,渾身的「氣」在加速流動,礙聚到了握刀之手中。

「疾!」他怒喝一聲!



他並沒有做出拋刀的動作,只是攤開手掌,往前一送!他手中的鋼刀,便竟然自行脫手飛出,以破風之勢,刺向周謙!

以氣御物,隔空傷人!

這便是「煉氣士」跟「純粹武者」的最大分別!

這疾飛的鋼刀,速度奇高!

周謙完全沒有身法功底,就是對上純粹武者,速度也落下風!對於煉氣士的飛刀,他根本是閃避不了的!

「嚓」的一聲!

周謙一個踉蹌,往後倒退了好幾步,差點沒有摔倒在地。



鋼刀深深插進了周謙的腰際!

鮮血有如泉湧,瞬間染紅了他半邊褲子!

要是這把刀,是由一名純粹武者所劈出,則多半在碰到周謙腰際時,其刀身便被反震成碎片了!

然而這把飛刀,卻是得到了趙得成的「氣」所加持的!是以竟能斬開周謙的肉身,做成創傷!

「哦?煉體修為還不錯,竟然沒有被這一刀斬成兩段?」反而是趙得成對周謙有點刮目相看了。他本來以為,一擊即殺,根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哪曉得這年輕人的煉體功夫,竟然如此深厚,竟能硬生生挨上了煉氣士的一刀!

「哈哈哈……」只見周謙邪異地狂笑著。然後,他便把手按在刀柄之上,想也不想便把刀拔了出來,任由鮮血噴得更兇!他的喋血爪一捏,便把鋼刀捏成一團廢鐵,隨手丟掉。

接著,周謙的生魂熔爐,釋出白光!

他胸腹間的肌肉,突然得到了活化,開始大幅地蠕動!



那道深得可見腸臟的刀傷,竟然漸漸止血,收細起來……

然而,卻沒有完全癒合!

「哼,被「氣」所傷的創口,想要恢復,得多費點氣力……跟道家煉氣流的對戰,就這一點麻煩啊!若不是本魔尊的噬天訣才剛覺醒,連第一重也還沒恢復到大圓滿,不然這點小傷,哪裏難得到本魔尊!」

可是,這等恢復能力,也已是遠超常人了。

趙得成看著,也不禁抹了把冷汗。

「此等怪物體質……難道便是傳說中的神魔煉體,周翩翩的成名絕活?本將若不是親眼目睹,還真不肯相信我等人族,竟然可以修煉出此等可比妖魔的肉身!也難怪周翩翩敢讓他兒子進九十九死籠了!」

這趙得成不愧是當過一寨之守將,有一定的眼力,看到此等肉眼可見的傷口癒合,便猜到這是傳說中出自修羅道的神魔煉體!而即便他才第一次目睹此種威能,也沒有因此慌了心神,仍能保持戰意!



趙得成再次提氣!

地上的兩把鋼刀,同時攝到他的雙手中。

「疾!疾!」兩把飛刀,一左一右,飛向周謙!

「本將就要看看,你能挨得了幾刀!」

周謙就連一把飛刀都避不開,又何況是兩把?

一把鋼刀深深砍進了周謙的大腿!而另一把,則幾乎把他的手臂齊肩砍斷!

「猢!」周謙的面容更形扭曲,目光中滿含怒意。

他一步不退。

而且還向前逼近一步。

「這點毛皮小傷,本魔尊根本懶得閃避!砍啊!你就繼續砍啊!你不砍的話,本魔尊就要過來要你的命了……」周謙獰笑著道。

這一笑,就連老侯等身經百戰的老將,都感到毛骨悚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