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強放出來這些天來最凌厲的一箭!

這不是裝作無心的冷箭,而是帶著露骨的殺意!他已把「同營戰友」四字拋諸腦後了!

周謙讓過一步,伸手摸了摸臉頰。箭矢正好就從他的肩膊擦著飛過!箭風吹飛他的衣袖,卻是連一點擦破都沒有。

馮強前額青筋浮現。他又一箭射出。

周謙橫移一步,站回原位,舉頭看了看初升的月亮,像是渾然不覺剛剛的一箭,是貼著他的背脊飛過的。



又一箭射出!

周謙輕輕一躍,摘下了樹上的一顆熟透了的果子。

放了幾箭之後……

馮強感到有點發毛了。

由此,馮強已是肯定了,此人絕非甚麼身懷神運,他肯定是有意識地躲開他的箭!



只是此人……真的有點詭異啊!他連箭的來勢都不用看,好像能洞悉他的想法似的。他的箭才剛離手,對方就開始作出反應了!這可能麼?

這近乎是一種虛玄飄渺的戰場直覺!

只要曾經待過前線的戰士,大都曾經歷過這樣的心理狀態,就是在極度專注於作戰之時,突然間預感到大大不妙,因而作出了一些本能的反應……而這反應,卻正好讓自己撿回一命!有時候不知怎的,心裏發毛,橫移了三步,沒過多久,城牆就被敵方的法術炸出一個大缺口,就正好炸在他剛才一直站的點上!

可是,此種直覺,不知何時出現,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

馮強似是瘋了似的狂吼,對周謙瘋狂放箭!



在周謙看來,培養此種直覺,便是參悟「翩翩無雙」的關鍵!

這顆黑色珠子所記載的神識影象,確實是極之珍貴的寶物。周謙每次參悟,都仿若是親歷其境,把自己置入了周翩翩的角色,在一百種最危急最致命的混戰環境下,施展這「無雙殺道」的絕活!感受當下的氣氛和情緒!

一百遍又一百遍地經歷著!

這一招,要領悟的東西很多,他知道還有更深層次的領悟,以他目前的修為,是完全接觸不到的。他就只集中在他能夠參悟得到的部份,那就是「預判」!

他要儘可能把握到「無雙殺道」當中,那種直覺式的,近乎虛玄般的,預知敵人來勢的能力!

在黑色珠子的影像當中,確實有不少周翩翩閃避各種冷戰,暗器,飛劍的剎那片斷。只不過他的動作實在是太過流暢,而且又總是連消帶打,在閃避的同時又已下手殺人了,所以不看仔練的話,你根本沒有發現他已經作出了閃避,還以為是對方的遠程攻擊總是打不著!

周謙想要借助馮強的箭,透過這接近實戰的經驗,讓身體好好記住這預判的直感!

這些天下來,他面對了不下數十枝的冷箭,每一次都強烈感到了生死一線的危險!透過不斷實踐,他已漸漸掌握得到那種「預判」的感覺!



他的出身特殊,乃是一代棋聖再世,更有過「千年棋局」的經歷!下棋高手,最講求的,便是準確預測對手未來的行動!所以對於預判敵人行動這方面,周謙早已是老祖宗級的了!所以,他如今不過是把他的預判能力,應用在實際戰鬥之上!

周謙獨特的前世經歷,出身,個性,以及進入中軍大營後的種種際遇,甚至他要「淪落」到去做營中雜役,又碰上了馮強這個正好合適的磨礪對象!這種種,都就是成就此門參悟的獨特條件!

正因為周謙身懷了如此之多的獨特條件,這才促成他走出了這條超級捷徑!以凡夫之軀,得以領悟到了這殺道和武道的顛峰結晶絕學「翩翩無雙」的奧妙!

放眼三界六道,就只有此時的周謙,能夠達到同樣的領悟條件!

周謙感覺到這一番參悟快要小有成就了!

他索性閉上了眼睛!

雖然此時天色已經甚暗,可是他乾脆放棄了視覺這個感官,連些微的月光他都不倚賴了!在此之前,他多少有仰賴到他的驚人視力,幫助他作出預判。



如今,連眼力都摒棄了!

完全信任肉身本能作出的反應。

傾前,仰後,倒退,翻滾,急停,躍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經閃避了多少箭,他已完全沉醉於那成功預判所產生的快意之中……突然間,他感到腦袋好像「卡察」了一聲。

他驟然感到神識一陣清明。

那黑色珠子裏儲存的影像,好像霎時間變得不同了!變得豐富了!

他已經完成了對預判的參悟,這是「翩翩無雙」的第一重的奧妙所在。他如今是有能力去參悟更加深奧,更加複雜的奧妙了!

不知何時,訓練場上已回復了完全的寂靜。



馮強心裏的鬱悶,不忿,也是到達了極點!他心裏就只剩下一個想念:射中他一箭!只要一箭命中,我就翻盤了!他躲過幾多次,也沒有用,只要中我一箭,就沒命了!我就是勝利者了!

他自問已把自身箭技發揮到了極致!

可是,就只是差上那麼一點!每一次都是擦身而過!

可恨啊!

以我的箭術,應該可以命中此人的!應該可以的!就憑著這個執著,他繼續放矢!他不願意承認,這根本就不是跟他處在一個水平的對手!

他要出手得更快!不能給對方有作出反應的機會。

最後,那周顯竟然玩到閉上了眼睛!



馮強驟然醒悟!那已經不是反應有多快的問題!他根本不是在「閃避」他的箭!

馮強在拉滿了弓,矢還未放時,對方就已經知道他要瞄準甚麼地方了!他甚至都不需要用眼看的!他就知道!

馮強被讀心了!

其實更準確的說法是,他出手前所暴露出來的殺意,被周謙感知出來了!

馮強只要鎖定目標,對方就已經起動了,這時才放矢,已是太遲了!

馮強根本沒有出手的餘地!

他不甘心!不甘心!

他搞不懂自己的箭術到底出了甚麼問題!想到最後,還是搞不懂是對方太神,還是自己太爛!

他那固若金湯般的自信城牆,崩塌了!

周謙參悟有成,心情自是大好。他見教官不在,便大膽踏足訓練場的範圍裏,然後對馮強摃手抱拳道:「謝謝師兄指教。多虧師兄釋放出最大的殺意,對在下餵招!這一課,在下獲益良多!」

「還獲益良多!我一心想要他的命,他還對我說他獲益良多!要命啊……」馮強雙腿一軟,跪在地上,模樣不知怎的,像極了一塊供人踏腳之石。

兩天之後的晚上。

獅山香川圖中。

「主人,箭矢的數量已經收集足夠了。」陳風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