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定射靶場隔鄰的,便是活動靶場了。顧名思義,這個靶場的箭靶,都是經過巧妙設計,會依著各種不同的軌跡和速度移動的。

教官胡曄,此時正在這活動靶場裏,觀察著各人的修煉進度。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胡曄身旁兩邊,各站著了一個人。

這兩個人,正是尖兵營三名總教頭的其中兩個:張維新和陸毅。

三人難得聚首一堂,不為別的,正是在聊著有關周顯的事。



「昨天任務樓裏,有人一口氣交付了三十五次回收箭矢的雜役任務。胡曄,此人正是你弩箭旅上的,你不會跟我說,你不知道那是誰吧?」陸毅斜眼瞟著胡曄道。

「哦?想不到那個叫周顯的小子,做任務還挺勤快的。有點小看他了。」胡曄揚了揚眉。

「你少跟我裝蒜!他入營才短短一個月,根本不可能完成五十次這樣的任務!此人到底是使了甚麼手段,你沒有理由不知道吧?這一片射箭場外的林子,乃是你的管豁範圍,林裏佈下了你的法陣,裏面的動靜,怎麼能夠瞞得過你?」陸毅道,語氣中已是充滿了質問之意。

面對上級的質問,胡曄卻是冷笑一聲,反唇相譏。

「陸教頭貴為尖兵營的最高負責人之一,營內若是有任何不尋常的事兒發生,又如何能夠瞞得過你?既然陸教頭已經知道,那又何需多此一問?」



「好!就算本教頭早已知曉此事!可是你畢竟是弩箭旅的教官,監督學員,維持紀律,當是責無旁貸!當你知悉此人作弊之後,何以還一直縱容!這若不是失職,又是甚麼?」陸毅加強了語氣。可是他們畢竟是在說悄悄話,所以面上都是雲淡風輕的樣子,若是旁人看來,他們似乎也是在閒話家常而已。

「作弊?我不認為他有任何作弊。」胡曄作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還想要替他隱瞞!好!既然我給你面子,讓你有坦誠交待的機會,你不要,那就別要怪本教頭撕破面皮了!這算是甚麼?」陸毅攤開手心,手心上浮現出一個光球。光球裏面,正在回溯著一幕魔頭拾箭,然後頻繁出入一個法寶空間的畫面。

不只是胡曄,就連張維新看著這一幕,都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可見此事,兩人也是早就知道的了。

「陸教頭,依我們營裏的規矩,好像也沒有明文規定過,這林中拾箭的任務,一定要親自彎腰,親手把箭拾起來,這才算數!按我看,這周顯所使的,只是一門邪道煉氣士的法術,他所驅使的那個魔頭,乃是一種寄生魔物,這就如同武者之兵器,煉氣士之法寶,諸如此類!他驅使魔頭替他工作,乃是他個人的本事,這又怎麼說得上是作弊呢?」



胡曄這番話,說得頭頭是道,在情在理。陸毅一時之間,都找不到反駁之詞。再說,陸毅好像也並不想要反駁,而是另有言下之意。

張維新終於發話了:「陸教頭真正想要追究的,怕不是周顯有沒有作弊這件事情吧。」

「張維新,既然你知道我想要追究些甚麼事情,那就好了!我這就把話都當面說個清楚!從一開始,為何此人得以凡夫之軀入伍,還被直接保送進尖兵營?此人修為如同一張白紙,卻又身懷儲物法寶,又會軀使魔頭此等高階法術!此人到底是甚麼來歷?在背後替他打點一切的,又是甚麼角色?張維新,你給我好好的說清楚!」陸毅也不客氣,直接質問著張維新,而且一問就是事情的核心。

原來,陸毅是想要弄清楚這周顯的後台!

「哦?陸教頭如此一問,難道是害怕會得罪人了?」張維新反問道。

「陸某只想知道,到底是誰硬要把此種未成氣候的菜鳥,塞進我軍最引以為傲的尖兵營裏?這背後到底有甚麼目的!你也知道,我們營裏最近才抓獲了一個宋國的間諜,至於他還有沒有同夥,有幾多同夥,我們還未能查得出來!在此敏感時刻,卻突然出現一個如此來歷不明的人,要我陸毅不盯上他?難矣!」

「……有關這位周顯之事,能夠給你知道的,你已經全部都知道了。至於你所擔憂的那件事情,我張維新敢以我本人及我爹的名譽作出擔保,這個周顯,絕對不是宋國派來的間諜!這樣便行了吧?」張維新道。

「即使他不是間諜,我陸毅也容不下此種廢物,拖低我尖兵營的水平!這裏不是菜市場,不是誰都可以隨便進來練一練,然後拍拍屁股就走的!每一個得以編入尖兵營的士兵,都有義務在營期內達到「十、八、八」的合格標準!你認為此人可以麼?」陸毅依然不肯放過周顯。



「既然此人是以我的名義保送進來的,我當然認為他可以。」張維新點頭道。

「陸教頭,也讓屬下說句老實話!我不管這個周顯是甚麼來歷,我只是憑教官的眼光看,雖然他的起步點是很低沒錯,可是……我也相信他能夠追得上尖兵營的水平!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給他一次機會!」胡曄道。

「哼,以本教頭所知,他昨天才從藏寶樓裏,兌換得一套最低級的啟蒙功法。我並沒有小看此人的資質,我只是質疑他入營的時機!按我最樂觀的估算,他大概也是早了四、五年吧!既然你們認為他能夠追上來,我要馬上就看得到證據!不然的話,我就要追究你們一項評估失誤的罪名!在下一次的軍機會議之上,我就要拿此人的事,來彈劾你張維新以權謀私!」

「我們就放長雙眼看好了。」張維新微笑道。

「讓我提醒你吧!下一次的軍機會議,就是在三天之後!哼,若是此人真能夠在三天之內,修為出現大突破,那我陸毅便……」

此時,自遠處定射靶場那邊,傳來了好一陣的大哄動!

「甚麼回事?」



三人往那哄動傳來的方向,同時抬頭一望!這便看到,一道熊熊的罡氣火焰,正在沖天般地燃燒,竟然有兩、三丈之高!

「……以我記憶所及,我好像從沒見過,在這尖兵營之上,曾經有人釋放過如此強烈的罡氣。是誰突破了?」胡曄道。

「而且……這還是武者級別的罡氣?要積蓄到這樣的程度,到底要花多少的苦功,基礎要打得多穩固啊?這是名符其實的厚積薄發了!好好好!我尖兵營又培養出一個萬中無一的精銳了!這才是尖兵該有的樣子啊!」就連陸毅,都被這一道突然爆發的罡氣所折服。

「……按我看,這不是厚積薄發,而是此人資質太好了!才剛入門,便一飛衝天。」張維新的嘴角上揚了。

經張維新這麼一說,陸毅這才突然醒覺過來!他剛才由衷稱讚的那個人,難道竟是……

「喂!大夥兒快過去看戲!小師弟要大爆發了!」終於有好事者從那邊跑過來通傳消息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