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發?是在說那個周顯嗎?他不是幾天前還在做雜役任務的麼?」

「此人之前鱉伏了好一段日子,如今是一鳴驚人了!」

「我早就說過,這「地獄來的氣袋」絕不簡單!他來到了尖兵營,是不會被埋沒太久的!」

正在活動靶場上練習的士兵們,霎時間便走去了好一大半!他們都要去看這周師弟的熱鬧了。

三名教官面面相覻。



陸毅的表情尤其是尷尬,因為他剛才還親口稱讚了他!

「陸教頭,我們剛才好像正要打賭來著?你的賭注是甚麼?」張維新嘴角帶笑地問道。難得看到陸毅吃鱉的表情,看著真是有點爽啊。

只見陸毅啞口無言,張維新還想要嗆他,卻又被另一個人打斷了。

「呵呵,今天的弩箭旅很是熱鬧啊?是不是有甚麼好苗子要長成了,可以調出去替本將軍立功了?」那來人撫著鬍子道。

「暴雨箭團的程昱大人,你又來挖我們的牆角了嗎?」張維新道,笑容中帶著一點防備之意。



「嗯,西南那邊的戰事剛剛平定了,便過去看看,添些新兵……」程昱不諱言道。

話說回來。

周謙首次在訓練場上釋放出武者罡氣,六石武者弓被他輕易地完全拉滿,跟之前的蠻力勉強掰開,感覺完全是兩回事!

一拉滿弓,心情是何等暢快!

他盯著百步外的箭靶紅心,待集中力臨到顛峰時,放矢!



竹箭劃破空氣,發出了刺耳的「飆」的一聲!

箭矢猛力地刺進了箭靶的邊角!強勁的力道,甚至令這給重物壓死在地上的大箭靶,都整個歪到了一邊!

咦?能夠射中箭靶,這不是還不錯嘛?……不過周謙射中的是隔鄰的箭靶,不是他瞄准的那一個。

好剛猛的力度!

……不過完全沒有准頭。

甚至,這一箭還是帶點運氣,才射得著隔鄰的箭靶。

接下來周謙又射了好幾箭,不是一飛沖天,落到射箭場後的林子裏;就是太低,深深插落在土地上!

「以畢生第一次練習射箭來說,有這樣的表現,算是正常了。」譚四同拍了拍他的肩膊鼓勵道。



「喂,四同。除、除了箭術之外,好像還有更值得注意的地方吧……」艾威連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哦,你們說周顯的罡氣是吧?」譚四同聳了聳肩。除了譚四同之外,也就只有曾經看過周謙展示修為的瑜師姐,還能保持鎮定了。

「周兄弟這是……五層的罡氣,五階武者?」琴師姐道。

「昨天才剛入門,今天就五階?」

「別管第幾階了!你們有聽說過,五階武者的罡氣有猛到這個程度的?」

「我在五階武者時,罡氣才不過一根手指的厚度,還根本看不出層次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了!」

罡氣覆體的層次數量,反映武者修為的階段累積!而罡氣外放的厚度和剛猛度,則代表了修煉者的體格根基!



「我說你們都是大驚小怪!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就連殺人王何琦,都曾是周顯的腳下敗將?那時候他還未入門武道呢!此人根本就是個怪胎,不能以常人水平去衡量之!入門就是五階武者?這根本正常。」譚四同道。經過庚等新兵營一役,他已經習慣了把周顯當成是完全不同的種族了。

至於黃志堅等幾人,面上都沒有甚麼表情。他們本來是打算好好恥笑這師弟一番,好在他心裏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要知道箭術一門,也是很講求修煉者的自信心。念頭暢達,方能隨心所欲;患得患失,便會越射越差,這是怎麼樣的功法也彌補不了的。他們看著看著,這周師兄的箭術果然是很爛,可是他們卻是笑不出來!因為此人的武者罡氣,實在是太誇張了,讓他們根本無法無視!

至於周謙本人,對身旁友人們的讚賞,不太在意。他很想要命中紅心啊。

他再射了個七、八箭左右,便「啪」地一聲,箭矢又向後倒飛了,還正好從黃志堅的褲襠穿過!嚇得他當場出了一身冷汗。

這一次,弓身沒有損壞,不過是弦線斷掉而已。

「周顯,你是不是還沒有釋放出全部的罡氣?」譚四同摸著下巴,想了一會,才試著問道。

「他這樣子,還沒有釋放出全部的罡氣?」琴師姐反問。

「因為我看他拉弓時,身子並沒有完全展開!而且他在蓄勢時,罡氣猛是猛了,卻沒有隨著集中力提高而往上提升,這是不自然的。所以我猜,他應該是憋著力氣來射箭的。」



「四同果然好眼力。」周謙點頭,承認了。

「六石弓是太輕了,換重一點的吧!憋著射,怎麼爽?」

學習箭術,先找到自己最趁手,最舒適的拉弓重量,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並不是拉得動越重的弓,就為之越好,重點是抓到讓自己最能揮灑自如的感覺。

若是弓重太輕,弩箭手需要大幅度地憋著力氣,那根本就不能夠好好發揮,對於修煉箭術,也是大忌。

接下來,周謙試了八石,十石,十二石的訓練用武者弓,不過還是稍嫌太輕了……身子根本展不開!

「這到底是體格幾段了?」在眾師姐們眼中,十石弓已算是太重,十二石弓甚至不是人拉的了。

「說真的,我見過不少體格達到十段的師兄師姐們,雖然也有拉十二石弓的,卻沒有像周師弟拉得如此輕鬆的!」



「那怎麼辦?十二石弓是標準訓練弓的上限了……」

「啊!我記得儲物房裏,不是有一把二十石的大弓嗎?我剛進弩箭旅時,還被師兄們惡作劇,給騙了去拉過的!我這就去找找看。」艾威道。

過不多時,艾威便拖來了一把沉重的大弓。此弓的弓身,大概比標準武者弓要長了約三份之一吧。最讓人驚訝的是,此弓弓身通體銀色,竟為鋼材打造。

「這把弓嘛……說是刑具還比較合適,大概是用來懲罰犯了營規的師兄弟姐妹吧。若是要罰我拉滿此弓一百次,恐怕我五根手指頭都要斷掉了。」

就連弓弦,都是粗得有如銀筷子般的鋼線。

周謙接過此弓,終於是感到有點兒趁手了。

他自顧點了點頭,臉上掛著一絲自信的笑容。他把鋼弓以水平抬起,頓時手臂上的塊塊肌肉,紋理盡現……

黃志堅不但笑不出來,甚至臉頰都在滴汗了。開玩笑!這把弓是人拉的麼?

周謙把兩隻手指搭在弓弦上,試著一拉,果然是絲紋不動。這把武者弓,也不能夠跟他跑大營時背的那千斤金鎖作出比較。那金鎖畢竟不是武者兵器,再說那金鎖也沒有甚麼用途,就一個重字而已。

而這把武者弓的重量雖然不比那把金鎖,背著它跑大營對周謙來說是不成問題,可是要拉開嘛……卻是你有幾多蠻力都不行,恐怕連神魔煉體都不行!至少,直接使用生魂之力不行,需要作出一些轉化。

周謙先是釋放出武者罡氣!頓時,他的渾身黃光大作,眾人又是讚嘆不已。

他使勁一拉弦線!竟然,也才拉得半滿而已!

接著,他燃燒了一縷生魂。

既然有了武者罡氣作掩護,他就不用再藏著掖著自己的老底了。

他把生魂之力轉化成武者罡氣,並把他的修為都釋放到了極限!這就是他在藏寶樓小室裏所曾試過的那個爆發的程度了!

頓時,一股滔天的黃色氣焰,直衝天際,竟然高達兩、三丈!在芸芸射箭場上的所有弩箭手中,巍然鶴立雞群!

此一爆發,霎時引起了整個弩箭旅的哄動!

這把衝天黃焰,就連隔鄰的活動靶場和遊擊靶場,都看得清清楚楚!

便是這一次的爆發,讓陸毅不由得衷心讚賞;讓胡曄看得目瞪口呆;讓張維新心裏暗嘆:不愧是少爺!

僅是武者級別的黃色罡氣,而且還是只有五層,可是罡氣的充盈和剛烈程度,卻是遠遠超過了他目前的修為!這叫作罡氣滿溢!而且是有如江河決堤般的大溢出!有一個讓人尊敬的名詞,形容得更為貼切,好像是叫作潮……吹!

周謙使勁一拉!這的二十石大鋼弓,被完全拉滿,成了個滿滿的圓形!

此時圍觀的人,已是累積得相當多了。

「除了胡教官之外,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拉得滿這把二十石弓!」

「中天玉帝啊!這枝箭要是放出去,會做成怎麼樣的破壞!」

「周師弟還在蓄勢!這恐怕是足以轟開敵軍城門的一箭!」

鋼弓雖已拉滿,可是周師弟卻遲遲沒有放矢!

罡氣仍然在繼續凝聚,累積……那股黃色氣焰,已是超過了三丈的高度!

「周顯!你也不用連吃奶之力都擠出來的!這也差不多可以放矢了!」譚四同看著,都有點心驚了。

放矢,講究的是捕捉那集中力處於顛峰的剎那時機!不是蓄勢越久便越好,便越準繩的。弩箭手必需要好好拿捏這個時機,不然的話,箭矢很容易會走偏,力量也不能好好傳送到箭矢上。

「我的手……放不開來。」

只見周謙的手指頭開始滴血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