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天箭法!」
  
周謙把視線中的兩個十字準星,較正到完全重疊!他渾身所有的武者罡氣,均匯聚於這一箭!
  
「波!」的一聲,鋼矢帶著凌厲霸氣,破風而飛!其劃過空氣發出的刺耳聲,就連他附近的幾名戰友們,都忍不住要掩著耳朵!
  
鋼矢漸漸燃燒出金黃色的罡氣之火,尤如天上流星般,霎眼就穿過了山賊大隊的前線,直轟落在那一排堅固的竹盾之上!
  
「轟隆!」
  


數十面竹盾,全被炸飛!不管是持盾的山賊步兵,還是在後面的弩箭手們,均被波及!
  
不少黃衣山賊,更被這一爆炸轟到了五、六丈的高空!
  
本來山賊弩箭手的步署位置,如今就只剩下一個方圓數丈的大窟㝫,以及無數的死屍殘骸!
  
這一轟,甚至讓這千人山賊大隊的隊型,頓時缺了好大一塊!
  
周謙射出了穿天箭後,全身罡氣均被抽空,使他頓時感到了一陣疲憊!可是正當他想要彎身透口氣時,他又感到四肢百骸一陣通暢,更為強大的罡氣,又源源不絕地從身體深處奔湧出來。
  


周謙所練的武者功法是黃牛犁土勁,在尖兵營時僅及練成第一篇,便一舉把自己由凡夫提升到五階武者,之後就一直在鑽研武技,也未有時間仔細修煉上去。
  
此役出師之後,周謙在行軍之中,正好抽空把黃牛犁土勁的後篇接著練上去。
  
此功法修煉難度很低,唯質量不高,雖然啟蒙幾乎是一步登天,可是再練上去的突破速度奇慢,直到如今,周謙才總算是提升到六階武者。
  
「山賊殺來啦!」
  
周謙面對著那已經來到眼前的三十人山賊小隊,提起木弓,又是一記「穿天箭」!這一箭,直接把這三十人轟得爆的爆,飛的飛!地上又炸出了一個大窟㝫來!
  


雖然周謙這次只用竹箭,可是他的武者修為提升了一階,故此第二箭的破壞力,竟然比起使用鋼矢的第一箭,尤有提升!
  
「這位兄弟⋯⋯太強大了!根本是妖孽!」
  
「幸好我們當初對他招手,不然的話,剛才應該全滅了好幾次了。」
  
幾名戰友們本來還以為會死在那山賊小隊的刀下,豈知道才一個眨眼不到,大把鮮血濺到了臉上,敵人⋯⋯就滅掉了大半!僅剩下四、五殘兵,趴在地上苟延殘喘!
  
這全是那位樣貌有點青澀的「新兵」的功勞。
  
在不遠處,第六步兵團的大將沐遇春,正在率領著他的精英小隊,跟這一批從後偷襲的山賊大隊周旋。激戰正酣間,右方突然爆出一聲巨響,數十名山賊被轟至高空!這一爆甚至讓這千人山賊大隊的隊型,也是一亂!
  
沐遇春扭頭一看,只看到右方不遠處,有著一面染滿了鮮血的大藤盾,正在不要命的朝山賊大隊衝去!而這藤盾之後,有一柱金黃色的武者罡氣,衝天燃燒,高達數丈!
  
「這罡氣的充沛程度,都要及得上老子當年未拜將的時候了!是哪個軍團派了高手暗中支援我們麼?難道是暗行營的暗行校尉?」


  
沐遇春也來不及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何事,他看到眼前這一隊士氣訓練都頗為不俗的山賊大隊,弩箭手被全殲,而且隊型已呈潰散之象,此時不趁機滅了他們,更待何時?
  
「賊子亂了!兄弟們!殺啊!」
  
在一輸衝殺之下,這千人大隊的隊型便被完全瓦解!衛軍下刀子完全不手軟,當場被殺的山賊多達六、七百之數。可是這兒畢竟是黃茋山賊的地盤,附近隱密暗道地道頗多,再加上山賊本性就是擅長躲的,最終還是溜掉了三百許人。
  
這樣的戰果,還是很不錯的了。
  
「偷襲的賊子已被打退了!兄弟們!趁著敵寨還沒倒下來,使勁攻啊!不然的話,戰功都給別的團搶光了!」
  
沐遇春得到一役大勝,兀自殺得性起,連忙扭轉馬頭,就要參與攻寨!他再回頭往那血盾所在一看,只見盾後還有幾名士兵繼續跟山賊殘兵戰鬥,可是剛才那道罡氣之柱已經不見,也再沒有製造出剛才那轟飛數十人的大爆炸了。
  
「剛才那爆發之人,該不會是我們團裏的新兵吧?若是這樣的話,便是又一個沐遇春在亂世中崛起了!」
  


沐遇春仰天大笑,策馬奔往前線去了。
  
周謙乘著修為突破,竟然射出了第二枚「穿天箭」!不然的話,僅是第一箭,就已經把他的罡氣都淘空了。
  
如今他突破到了六階武者,罡氣更為渾厚,射出穿天箭後,大約消耗掉九成罡氣,未至於要當場失去戰力。不過,第三發的穿天箭是不用想了。
  
不過周謙遙望綿竹寨,只見衛軍如今已是牢牢掌控住戰局,雖然寨門依然未破,可是寨牆之上已有多處嚴重破損,山賊們似乎已完全放棄出迎突擊,堅守寨內不出,看來分出勝負,只是時間問題。
  
周謙見那幾名「藤盾戰友」雖然都已負傷,可是戰意依然旺盛!
  
「這位軍神大哥,請教你高姓大名!」
  
「不敢當!在下周顯,兄弟謬讚了。」
  
「周顯大哥!這一戰,我們幾個就跟著你混了!我們拼命為你開路,守住兩翼,你就好好的發揮你的一手神箭,把這幫該死的賊子都射爆吧!」


  
「對!周顯大哥!讓我們這個「血盾小隊」!好好撈他媽的一把戰功!」
  
「好!我們往回走!攻寨!」周顯喊道。「攻寨!」四名戰友同聲喊道。這是周謙首次從「單兵」轉為「帶兵」的位置,雖然只有五個人,可是不期然的,周謙感到肩膊上有了重量!
  
伙伴們把自己的命,交給他了!
  
周謙這帶兵的首役,可以說是比較輕鬆的。在逼近綿竹寨的路上,他們所見到的黃衣山賊,絕大多數都是屍體了。依然在寨前作戰的山賊殘兵,已是十分稀少,而且都是正在逃竄跑路的多。周謙也沒有把剩餘不多的氣力花在追擊窮寇之上,只有見到路上有些抱死戰之心的頑強山賊,方才給他們補上一箭。
  
在「血盾小隊」兵臨寨牆之下時,山賊們已決定棄寨往山上逃竄!一時間,寨牆上的守軍奔逃掉一大半,僅剩下少數死士,在替山賊主力部隊斷後!
  
此時,衛軍的高手們開始單兵闖寨了!只見一名全身黑衣的長髮男子,展開神乎奇技的輕身功法,借著山壁幾個來回奔跳,直接躍落在高達十數丈的寨樓之上!只見他手中長刀一拔,正在指揮死守的一名山賊頭領,便被砍下頭顱,「砰!」地墮到地上!
  
衛軍見此人神勇表現,更是士氣大振!嘯聲震天!
  


「此人刀法和身法都極之厲害!」周謙看在眼裏,不禁乍舌。這名黑衣男子的武技,已遠越過「十段」的分級層次!而且看他施展修為時,並沒有爆發出顯眼的武者罡氣!這顯然是另一個層次的修為啊!
  
「呵,剛剛那一馬當先之人,老子正好認識!」血盾小隊中的一名士兵驕傲地道。
  
「那你說說看他是誰?」其他伙伴明顯不信。
  
「哼!聽好了!此人名叫商天真,是跟我同期入伍的,新兵時期,便是大放異彩,連連立大戰功!跟我們的周顯大哥相比,也是不分軒輊!不過自從他進了尖兵營後,我就沒有再聽到他的消息了!我看他現在穿著一身黑衣,應該就是當上了我軍暗行營的「暗行校尉」了!」
  
「暗行校尉!」周謙聽到了這個耳熟的名字,頓時心頭一動。當初他入伍從軍時,跟老爹作下的約定,便是要在三年之內,成為暗行校尉!
  
而如今,在戰場之上,周謙總算首次目睹,暗行校尉到底是怎麼樣的水平!單兵攻上城樓,取下敵將首級,何其瀟灑!
  
而且,此人還是「尖兵營」的大師兄!
  
商天真砍下一名敵將腦袋之後,衛軍中又跳出了十幾名年輕高手,像是比賽似的紛紛躍上寨樓,以一敵眾,殲滅死守的賊黨!
  
這眾多年青英傑之中,其中兩人均是腰肢纖纖,長身玉立,竟然還是女子!只見兩人一人持刀,一人持劍,打起來均是英氣十足,絲毫不落身高體壯的男人之下!
  
「好辣的姑娘啊!尤其是那個持劍的!雖然臉蛋兒水靈得緊,可是這般身手,叫爺們怎麼駕馭得了!」
  
「慳啲啦你!還想著要駕馭我軍的女英雌?周顯大哥的話,還有可能!」
  
「你們說周顯大哥今役的戰功,能名列戰功榜上的第幾名?跟這辣姑娘相比又是如何?」
  
「咳嗯。」周謙乾咳一聲。這班傢伙怎麼硬是要把他和這位素昧謀面的姑娘拉扯在一起?
  
過不多時,寨樓上方已是被衛軍佔據了大半!
  
然後,「吱啞!」一聲,沉重的寨門,從內部被打開了!
  
衛國軍拿下了綿竹寨!
  
周謙參與的第一戰,以大勝告終!
  
奪下了綿竹寨後,衛國大軍頓時進駐入寨,進行休整補給,以及計算戰功,分配戰利品!
  
血盾小隊的成員們都取出他們的戰功牌子。
  
戰功牌子是半個巴掌大小的白玉牌子,牌子被施下了一個小小的法術,能夠記錄持牌之人,殺敵的數量,以衡量戰功!戰功玉牌,計算絕對準確公平,私相授受,誇大戰功之事,絕不可能發生。也因此,如今戰場之上,勝方士兵再也用不著駄著一個大麻包袋,收割敵人頭顱了。
  
由於血盾小隊的分工,眾人得到的戰功,有很大的分野。那主力負責持盾的兩人,只有三個和四個戰功,都是在戰役分了勝負之後,撿重傷山賊的尾刀而得來的;而另外三名持刀守護的,則分別賺得了十三、十五和十八個戰功!兩位數字的戰功,這對他們這些底層小兵而言,是完全無法想像的數字!
  
這根本是要出人頭地的節奏了!
  
「放心吧!拿到了獎賞之後,會跟你們兩個持盾手平分的!」那三人道。
  
「那周顯大哥拿到了多少戰功?」
  
周謙看了看他的戰功牌子,他也有點想不到上面竟是這樣的數字。他把玉牌調轉過來讓眾人一看。
  
「這到底有多少⋯⋯五個、十個⋯⋯」
  
幾個對算數字有困難的老粗,點來點去,又比手指又比腳指的,最終得出來一個五人都同意的數字。
  
「一百⋯⋯七十六個?」
  
「天啊!我想連沐遇春將軍都沒有你砍得多了!周顯大哥,你還是人嗎?」
  
周謙也在撓頭。大概是他剛才的兩發穿天箭,波及了比較多的敵兵吧。
  
此時,在寨樓之上,高高掛起了一面厚重的長方大旗!這面旗幟,便是即時反映此戰戰功的榜單!得到前一百名者,均能榜上有名!
  
只見排名第一百的,戰功也有五十之數,也即是說,此人單憑己力,殺敵足足五十人!
  
血盾小隊想要有第二人上榜的希望沒了。
  
只見戰功榜的頂部,名列第十的,卻是一個極之顯眼的名字。
  
沐遇春!
  
「不愧是我第六步兵團的大將!他又要指揮部下,鼓舞士氣,兼前顧後的,竟也砍下了逾百頭顱,名列戰功榜前十!」
  
「別管沐將軍了!我們周顯大哥呢?」
  
沐遇春此役的戰功,高達一百六十六。
  
那即是說⋯⋯
  
「有了!有了!」
  
第六步兵團,新兵周顯,名列綿竹關一役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