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是英雄地。

每一次的戰役,都會誕生出新一代的英雄。這是對民風尚武的衛國人,尤其是年青一輩來說,最大的吸引力所在。

要是能力所及,誰不想要有朝一日,登上顛峰,舉臂一呼,萬人附和?

生來天賦異稟者、晝夜苛己苦練者、自恃才華橫溢者,身負名門傳承者⋯⋯在這一片尚武之地中的無數豔豔之材,他們很清楚地知道該怎麼變得強大,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向世人證明自己有多強大!

戰場,提供給年青人們一個發光發熱的機會!站在頂峰,成為萬人景仰的英雄,還是變成枯骨,淪為英雄的踏腳之石?這就將要取決於比實力更重要,更難把握的事情⋯⋯那就是命運。



戰爭的世界,是非常單純的世界。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英雄主角,或是造就英雄的配角。

當你還有能力戰下去時,哪怕只不過是一枚小卒,也有成為英雄的機會!

衛國大軍在戰役後例必高高掛起的「戰功榜」,向來是年青將士們爭雄鬥勝的目標!能夠榜上有名,甚至名列前茅者,除了反映著你有多麼強大,更是你為國家付出了幾多,立下了多少功勞的證據!

為自己所愛的國家,為守護國土內你所重視的那些人!

更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成為那樣的守護者的⋯⋯命運!



戰功榜上名列在最前端的,都是年青一輩的後起之秀。已經成名的前輩英雄們,比如已介一團之長的沐遇春等人,他們的實力早已得到了世人的認同,故此他們都有一種默契,不再強求長期佔據著戰功榜頂端位置,避免扼殺年青一輩上位出頭的機會。

軍中高層,當然是更關注比較宏觀的戰術甚至戰略層面。雖然身先士卒也是極之重要的一環,可是畢竟他們需要兼顧的還有很多。

在綿竹寨內某處。

一名腰肢纖纖,長身玉立的女子,持劍傲立,長髮飄飄,正在遙遙看著那一面高高掛起的戰功榜單旗幟。

即便其本意是保持低調,可是其英姿還是吸引了附近不少傾慕的目光。



這位姑娘是名符其實的一戰成名,如今的名頭可大了。泗水洪家大小姐洪葉,是綿竹關一役戰功榜上,唯一殺上前十的女兵。她在此役位居第九名,排名甚至比沐遇春,成崑等大將軍大團長都要高!

據說,她從軍資歷極淺,甚至還未從尖兵營畢業!

她在尖兵營狂刀旅的表現,本來就是極之亮眼,在當時就有軍中大老斷言,洪葉將會是繼商天真後,從尖兵營出身的又一顆超級新星。

只見她那張皓白姣好的面容上,似乎沒有看到很多的自信和得意,她那雙晶瑩而烏黑的瞳仁,盯在榜單的上方,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看的不是她自己的名字,而是在她名字之上,那個⋯⋯

「洪葉,成團長要見你。」洪葉身後一把聲音傳來,卻是另一名剛剛攻寨時也是大出風頭的女兵。

「謝謝,俞師姐,我知道了。」洪葉點了點頭,便往成崑的營帳報到了。

「洪葉,這次攻陷綿竹寨一役,你立下的戰功不少,遠遠超乎了本團長的預期。本來我打算在最初的幾場戰役,先看看你的表現如何,尤其是觀察你是否能夠適應山賊的戰術,才考慮把你分配到最合適的崗位。如今看來,若是不把你派到更重要的崗位裹去,倒是有點耽擱你的成長了。」

洪葉連忙摃手一禮,道:「成團長謬讚了。洪葉賣力作戰,無非是為了替我衛國江山盡一分綿力。不管被派到甚麼崗位,洪葉定必全力以赴,不負成團長的期望。」



「嗯,既然你這樣說,那就好了。」成崑撫鬚一笑,「我正打算把你編到一個特戰小組裹去,這個小組,在綿竹寨一戰,表現也是極之不錯,雖然平均實力還算不上是頂尖,可是在我看來,他們的戰法,是頗有潛力的。尤其是該小隊的隊長,雖然之前一直默默無名,卻是一名驚材豔豔的弩箭手,就連沐遇春將軍,對他也是讚不絕口!」

洪葉仔細聽著,表情漸漸變得有點生硬。

「成叔叔,你言下之意,難道你打算把我編進別人的小隊,受那小隊隊長支使嗎?」

「怎麼啦?葉娃兒,你不滿意嗎?」成崑問道,語氣登時軟了不少。

「成叔叔,你是看著洪葉長大的,洪葉是怎麼樣的個性,成叔叔豈會不知?以洪葉在戰功榜上的位置,難道還不足以說服成叔叔,讓洪葉率領一個特戰小隊,親自指揮作戰?」

原來洪家和成家乃是世交,成崑向來把洪葉奉為掌上明珠,當成親女兒般疼愛。所以當沒有旁人之時,洪葉便對這位叔叔發發小姐脾氣,也是慣事了。

「呵呵,成叔叔當然知道你的厲害,而以你的實力,要率領一個特戰小隊,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作為你的叔叔,當然是想給予你最好的成長環境。在成叔叔看來,你加入這個血盾小隊,是最好的。」成崑雖然生平最疼愛這位世姪女兒,這些年來她要甚麼,他是無所不依,可是在這件事情上,他卻是寸步不讓。



「哼,我倒是很想知道,這血盾小隊到底是甚麼來頭。若不是商天真商師兄率領的小隊,我洪葉可不會服他管的!」

「商天真向來獨行作戰,他不可能組成特戰小隊的。」成崑道,「可是你也不要少看血盾小隊的隊長,他在戰功榜上,排名還是在你前面的。」

「排名在我之前?」洪葉一聽,心裹不期然想到了那個名字,「成叔叔,你就別賣關子了,告訴我那個人是誰吧?」

「這個人你應該認識的,他也是你們尖兵營裹的小師弟,聽說在營裹時還頗出風頭,一點不下於你啊⋯⋯」成崑笑道。

此時,第六步兵團團長沐遇春,正在搭著周謙的肩膊,跟血盾小隊的隊員們,共同舉杯!

「哇哈哈哈!少年英雄,我沐遇春最是喜歡了!我衛國江山日後就要指望你們了!給本將好好打幾場勝仗,儘快成長起來!」

「謝將軍讚賞。」

眾人同時仰首乾杯。



「再來!」

在旁侍候的兵士們,連忙又把眾人的酒杯酙滿。

「我老沐對你們講句老實話啊,在我老沐看來,你們這一仗雖然還打得不錯,可是修為還是太嫩了!黃茋賊黨雖然只是一堆雜碎,可是高手精兵多少還是有一些,山上有幾個大關寨,還是頗難打下來的!以你們這個水平,要是馬上進入真正的大戰場裹,絕對只有被輾壓的份兒!」

周謙等人都點頭稱是。

「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俗話說,戰場乃是英雄地,你們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個啥?那就是說,戰場是造就英雄的地方!戰場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能夠令一個人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成長!有時候渾血灑汗地打一場仗,對你修為的進步和領悟,可能比閉門苦練十年還來得多!我曾見過一個小士兵,在大仗開打前才不過是低階武者,結果這場仗一口氣打了一年多,到了最後一戰時,他的修為都暴漲到「通玄境」大成,隔空一指就點爆一名高階武師了!呵呵,你們大概很想知道這名小兵是誰吧?那就是⋯⋯老沐我本人了!乾杯!」

雖然眾人頭上有些豎線,但還是很樂意地仰首而乾。

「我老沐很看得起你們血盾小隊!這個戰法是有前途的!所以我已經向上頭申請了許可,把你們編進中軍的特戰小隊名冊裹!雖然名義上你們是直接隸屬於中軍大將陸毅將軍,可是實際上還是由我老沐來看著你們!」



「謝謝沐將軍!」眾人這次真是歡呼痛飲了。

「哈哈哈,還不用謝!當你們知道,我老沐為你們血盾小隊找來了一個怎麼樣的強援時,你們再謝我不遲!我從成崑那邊挖過來的那個人啊,可是在戰功榜前十裹面,堪稱能打又能看的第一紅人!你們一定會滿意的!」

周謙等人正自猜想此人是誰,突然發現有一個身影,站在沐遇春的後面。只見這身影腰肢纖纖,長身玉立,眾人都不期然地互看了一眼,神情中都是極之驚訝。

「不⋯⋯不會就是她吧?」

沐遇春轉頭一看,隨即點頭大笑。「唏!說誰,誰就到了!我老沐來替大家介紹,這一位,便是你們血盾小隊的副隊長,戰功榜上名列第九名的洪葉!洪葉!這一位看來年紀最輕的,便是你的隊長⋯⋯」

洪葉小嘴微噘,神情有點高傲。

「你叫周顯是吧?」

「在下正是。洪姑娘你好。」周謙對洪葉摃手一禮。他當然認得,眼前這位洪葉,正是剛才攻陷綿竹寨時,那位單人匹馬攻上寨頭,英姿颯爽的女劍手!剛剛他們還拿她來開玩笑,豈知如今真的做了隊友!

「哼,我不管你使了甚麼取巧招數,拿到了戰功榜的第八名!聽說你不過區區一名新兵,或許砍人頭顱確有兩下子,可是這並不代表,你有在戰場上對本姑娘下命令的資格和能耐!本姑娘雖然被編到這個小隊來,乃是軍令如山,不得不從,可是在戰場之上,休得對本姑娘指指點點!就是沐將軍在這兒,我也要把這一點先講明了!」

眾人都沒有想到,這位綿竹寨一役的女英雌,新任的血盾小隊副隊長,竟然在第一次見面時,就玩了一招逆襲,對隊長周顯來個下馬威!

這位勇猛姑娘,果然不好駕馭啊。

沐遇春大勝入寨後,先處理好必要的軍務,然後就忙著跟各人喝酒道喜,喝到周謙那兒時,已是醉到了八、九分,此時她看到洪葉在他面前大發小姐脾氣,也只是覺得好玩,心想:「周顯啊周顯,這回要考驗你對付女人的功力了。」

洪葉盯著周謙,冷笑道:「哼,若是你受不了本姑娘的性子,大可向沐將軍或成將軍要求,把我撤換!本姑娘絕對不會說出一聲不願意。」

她心裹打的當然就是這個主意,讓周顯覺得她很難搞,然後要求把她撤掉,那不就皆大歡喜了?

豈知道周謙非但不怒,還和顏悅色的笑了笑。

「周顯知道了。戰場之上,洪姑娘便自由行動吧。」

周謙心想,這叫洪葉的姑娘脾氣雖然有點大,可是畢竟實力很強,而且⋯⋯還真蠻耐看的。條件這樣好的一位姑娘,還是值得忍讓一下的。

「你!」洪葉氣得鼓起臉腮子,不過這個模樣看著卻是更可愛了。她見耍脾氣這一招無效,跺一跺腳,轉身就走了。

「哼!師姐也不喊一聲!沒禮貌!」

「師姐?」周謙撓了撓頭,「難道她說的是尖兵營?怎麼我不記得營裹有這麼一位師姐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