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周顯大暴走
  
血盾小隊隊長周顯,大暴走!
  
僅僅只是武師一階修為,此人竟然以前所未見的修煉路子,引發出狂暴般的戰力,把通玄境關元竅頂峰的呂達輕易殺死!
  
「我是修羅!」
  
滿手是鮮血腦漿的周謙,轉過頭來,尋找著下一個目標。
  


眾黑衣人們,均被剛才周謙捏死呂達的一幕所震懾了。沒到幾個眨眼前,他們還以為結果肯定是剛剛相反!他們的目光有點猶疑了,紛紛向著為首的白臉男子看去。
  
藍衣白臉男子已完全收起了輕佻藐視的嘴臉。他那本來精緻得像女生般的白臉,表情整個變得猙獰,流露出濃烈的殺戮和興奮之意。
  
「就是要這個樣子,才值得我楚明月出手!」
  
自稱楚明月的白臉男子,渾身散發出一股沉鬱的威壓。只見他的雙腳,竟然漸漸離開了地面,浮空三吋!
  
他伸開雙臂,釋放出他的「意」!
  


頓時,一輪無形的空氣漣漪,自楚明月身上擴散開來!
  
那幾名黑衣人目光中的遲疑和畏懼,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露骨地表現出殺戮的欲望!他們的精神力被煽動了!
  
從而,他們的戰力,也驟然給強行激發而提升了一截!
  
「通玄境第四竅「靈台竅」:心輪漣漪,足以煽惑人心!」商天真低聲道。他的表情又再陰沉凝重了些。
  
「給我殺!」楚明月高喊!
  


五名黑衣人同時野獸般的狂吼!他們各自釋放出的威壓之意,也又強化了一層!
  
涂大富,如芸等幾人,均是完全承受不住,或蹲或跪,只有痛苦掙扎的份兒!只是一名黑衣人的威壓,就足以鎮住幾個人了!
  
兩名神闕竅的黑衣人,跟洪葉和余詩敏交起手來!若是單打獨鬥的話,余詩敏或許還能頂上一陣,可是她還要兼顧著大落下風的洪葉!這樣的話,形勢就大大不妙了。
  
「余師姐!接盾!」
  
余詩敏身後有把熟悉的聲音,對她喊了聲,她想也不想,便轉過身來,接住一物,卻是剛才那呂達的凌波盾!
  
余詩敏心頭一喜,連忙從小腹關元竅釋出「意」,注入凌波盾!這凌波盾「嗡」的一聲,就跟余詩敏建立起靈魂連繫!
  
「此真是一件好物!竟然跟我的「意」如此契合,省下了磨合的功夫!」
  
本來馬上就要落敗的形勢,頓時凝住!余詩敏的穿瀾劍進攻是可以,可是飛劍一旦離身,自身就是破碇百出,更遑論還要保護洪葉?如今有了凌波盾作為防御工具,攻守頓時平衡起來!即使對方兩人修為更高,也不是沒有力戰的餘地了!


  
「咦?」余詩敏驚嘆道。還不止如此,原來這凌波盾,內部還有一個禁制,是連前主人呂達都沒有觸發過的!這是必需要修為到達三竅神闕,方可開啟的禁制!
  
余詩敏連忙把虛弱的神闕之火,注入凌波盾!
  
「嗡!」的一聲!
  
一道由稀薄的神闕之火,所構成的藍色光幕,頓時以凌波盾為中心,擴散開來!這個光幕,直徑逾三丈,甚至足夠把涂大富、如芸等人都保護其中!
  
「原來這才是凌波盾真正的威能!」
  
在彼邊廂。
  
兩名精神狀態被楚明月煽惑的黑衣人,同時驅使飛刀,砍向周謙!這兩人修為本來跟呂達相當,可是經過強行催谷後,戰力竟被生生拉高了一倍!
  


這兩人雖是處於精神煽動狀態,卻不是傻子,兩把飛刀,一前一右,分別襲向周謙前胸和後心!
  
「斬馬三刀・砍!」
  
周謙手中石陌,肆意一揮!前方飛刀,頓時被斬成碎片!那飛刀主人自是吐出一口鮮血,受傷不淺!
  
然後從後襲來的一把飛刀,周謙雖是使用身法武技迴避,也來不及了!飛刀直刺入周謙背後近肩膊處,然後從他的前胸,穿出五吋刀鋒來!頓時鮮血飛濺而出!
  
「得手了!」
  
那黑衣人殺得性起,正要操縱飛刀,直接往下斬落,把這周謙斬成兩段!
  
然而,他的飛刀,卻使不動了!
  
周謙咬著牙,頸冒青筋,燃燒生魂之力!他的傷處不斷長出痊癒的新肉,這肉竟然把飛刀夾得死死的,根本動不了!


  
「哼!」
  
周謙怒哼一聲!把這飛刀強行逼出了體外!他反手瞬雷般的一抓,就抓住了飛刀!然後他雙手抓住飛刀,使勁撞在包裹著白焰的膝蓋上!
  
「鏘!」又一把飛刀毀了!
  
周謙手上還握著一截飛刀碎片,他用上在弩箭旅練來的眼界,使勁一投,那鐵片便直接把那黑衣人的心臟洞穿!
  
「琅瑘暴衝!」周謙一下衝刺,便又來到那剩下的黑衣人面前,雙手抓住他的肩膊,把他舉了起來!
  
那黑衣人猙獰一笑,咬碎了自己一雙門牙,卻是他埋肉收藏的保命底牌!
  
只見一道符印,在周謙眼前閃現!
  


轟然一聲!符印爆炸!爆風漫延十幾丈,四周草泥飛濺!
  
周謙的臉被炸中,頓成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連一隻眼球,都給炸了出來,吊在臉前!
  
那黑衣人為了使出這一著,滿口牙齒也是毀了!不過為了保命,值得!可是,他在一陣要命劇痛之間,發現那雙抓住他肩膊的巨手,竟然還沒有放鬆下來!
  
他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張血肉淋漓的臉!
  
這人那被炸得掉下來的眼球,還不是最可怕的畫面!而是他那眼球窟窿之內,所看到的⋯⋯那洶湧的黃水,無數邪魔惡獸,世間所有潔淨和污穢之物的大匯流,那壓倒性的「存在的重量」⋯⋯
  
「那、那到底是甚麼?」
  
那黑衣人驚恐得即時失禁!就連楚明月加諸他身上的煽惑之意,也霎時斷掉了!
  
「你還沒有問的資格。」
  
周謙雙臂一分,把此人生生撕成兩片,然後便「啪」地一聲,把眼球又蓋回去了。
  
他雙手燃起生魂之力,像洗臉般抹上幾抹,臉上的炸傷就大致恢復了。
  
六名黑衣人,至今已殺了三個!
  
石陌刀影一閃!
  
「咔嚓」一聲,第四名的頭顱也掉下來了。
  
最後兩名黑衣人,丟下了余詩敏等人,同時擋在周謙身前!
  
「嚐嚐神闕之火的滋味!」
  
這兩人知道,眼前這怪力小子有毀掉法器的蠻力,自然不願意使出飛刀飛劍!再加上對手有一擊斃命的實力,他們自是不會手軟,第一手就要拿出最強殺著!
  
他們其中一人取出一雙血色蠟燭,以神闕之火點燃起來!
  
「燒命燭!」
  
兩根血紅蠟燭,分別懸浮在二人頂門之上,燃燒起黃白之火!兩人頓時臉上紅光大盛,雙目充血,彷似把自己的生命,驟然濃縮而燃燒起來!
  
另一名黑衣人,從懷中取出一面巴掌大的小圓鏡!這圓鏡把兩人燒命燭上強化了的神闕之火,全部給收集過來,然後反射出一道黃白火柱,直射向周謙!
  
「我們兩人的神闕之火加起來,再加上燒命燭加持,別說是同級,甚至連靈台竅高手,都不能直接抗衡!你這怪物沒有任何護體功法,單靠肉身,能抗得住這把火麼?」
  
「把你燒成渣都不剩!」
  
周謙昂首挺立,看著這道神闕之火襲來。
  
他張口一吸!
  
這道神闕之火,竟然給周謙一口吞了!就這麼吞了!沒了!就這樣了!
  
周謙小小的打了個嗝。
  
「溫溫的,不太夠勁。這他媽哪是火啊?喝碗湯還暖些。」他道。這神闕之火是來源於通玄武者的三竅神闕,屬神通之力,跟神魔煉體的生魂之力雖然道統不同,但也頗有些類通之處,是一種生命的能量。
  
神闕之火雖強,可是比起生魂之力來,就有點兒小巫見大巫了。論性質,神闕之火來源於武者之「意」,而生魂,則是來源於一個人被殺死前最後爆發出來的全部能量,所以在周謙眼中,生魂之力才是「夠勁」,神闕之火就好比溫湯了。
  
剛剛周謙這麼一吸,大抵就差不多等於一、兩枚生魂左右。他的生魂熔爐得到這可憐的補充,不過微弱地閃了一閃而已。這完全是杯水車薪啊。
  
「還不如我直接弄死他們,吃掉生魂,還要滋補得多。」周謙搖頭。
  
至於那兩個黑衣人,呆了。
  
「我、我們以燃燒己命為代價,所祭出的神闕之火,竟然⋯⋯竟然⋯⋯被一口吞了?」
  
「求求你告訴我,這是在造夢!造夢!」
  
此戰已再無懸念,周謙摘下兩人頭上的燒命燭,然後一人一個巴掌,就把兩人弄死了。
  
此時,另一邊正在激戰!
  
余詩敏和洪葉,根本不是藍衣白臉男子楚明月的對手!楚明月見余詩敏得手呂達的凌波盾後,竟有如此妙用,他也是嘖嘖稱奇,當然想要奪之!豈知這盾跟余詩敏卻是極之契合,幾次強行收取,竟不能得手!
  
如此一來,竟是給了周謙一點時間,把他的手下全殺光光。
  
楚明月一怒,一記重拳打落在凌波盾上!「波!」的一聲,那凌波盾散發的藍光也稍稍變暗了一下,竟被轟得倒飛!余詩敏勉強接回此盾,便跟在後面支撐著的洪葉,涂大富和如芸,都被這一波衝力給震得飛退倒地!
  
「先解決掉那小子,再慢慢弄死你們!」
  
楚明月放棄余詩敏他們,轉而看向周謙。
  
「我必需說,周顯,你的一身蠻力,僅憑武師修為,便遠超過一般通玄境武者,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練出來的。也難怪,像你這樣的怪胎,會得到我方這麼多大人物們的注意!因為他們根本估算不到你的實力!」楚明月道。
  
周謙問道:「那麼,不知閣下認為,在下的實力,該是甚麼程度?」
  
楚明月道:「若論肉身強橫,則通玄境中,該無人是你的對手。可是⋯⋯若是知道門道,則僅僅是四竅靈台修為,就足以把你弄死!」
  
楚明月心坎位置的靈台竅,突然重重搏動了一下,隔著衣服都可清晰看見!這一記搏動,又掀起了一圈無形漣漪!
  
「酷月大幻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