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酷月大幻覺
  
靈台竅的神通「心輪漣漪」,主要是用於「攻心」!
  
配合著不同的功法應用,若是加持於戰友之上,可有鼓舞士氣、驅除恐懼,甚至治療傷勢、加持戰力等效果;若是用於敵人身上,則可產生出各種摧毀對手精神層面的威能,甚至強大到一個程度,還可以像沐遇春般,隔空把敵人腦袋爆掉!
  
楚明月身為靈台竅境界大成的高手,對心輪漣漪的運用,自是得心應手。
  
「酷月大幻覺!」
  


周謙沒料到對方會使精神攻擊,驀地一愣,已是給對方的心輪漣漪鎖定了!他驟然覺得,自己好像身處於一片荒蕪無垠之地,孤立無援,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就只有無盡漆黑的夜空,以及那荒涼堅硬的土地⋯⋯
  
就像是被流放到了那天際的月面上似的。
  
他是被放逐到此地來,而且已經被放逐了很久,很久,而且,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脫身的希望⋯⋯
  
這股絕望,就是「酷月大幻覺」的攻心效果!
  


在霎眼之間,便能讓對手有被放逐於月面整整十年般的絕望效果!
  
「我這一招酷月大幻覺練成之後,就從來都沒有失手過!多少同級甚至修為比我高一個境界的強者,中了這一招,均是意志被完全消磨,變成厭生求死的廢人,任我宰殺!我就要看你這看來不到二十歲的毛頭小子,怎麼挨得住被放逐三幾十年的痛苦!」
  
楚明月釋放出全部的「意」。
  
酷月大幻覺之百年放逐!
  
周謙雙眼翻白,神識已驟然飛往不知何方!
  


「周顯!」
  
余詩敏見周顯中了酷月大幻覺後,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心裏極之著急。可是她剛才勉強催動凌波盾,再力抗那神闕竅黑衣人甚至楚明月,她身上用以催谷修為的「孔毒丹」藥力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再加上觸傷舊患,她是連站也站不起來了!可是,她就算是爬,也想要爬去幫助周謙!
  
「師姐!周顯他⋯⋯有危險嗎?」洪葉不過是通玄境新手,對於往上各境界的威力,尤其是攸關精神攻擊方面的,她知得不多!
  
余詩敏猛地搖頭:「我很擔心他!我看周顯的功法,以鍛鍊肉身為主,精神修為可能是連一點兒都沒有!一般通玄境對手的威壓之意,他有可能靠蠻力抗衡掉,可是靈台境的心輪漣漪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意」,會讓人產生精神幻覺,刀山油鍋,千刀凌遲,就像是真實經歷一樣!別說是我等通玄境年青一輩武者,就是不少大前輩強者,若是輕敵而中了這些誅心的大招,都只有殞落的下場!」
  
洪葉聽得渾身都顫抖了。
  
「那、那周顯、周大哥,他身上有那麼多秘密,變強底牌層出不窮,說不定他⋯⋯也有應付心輪漣漪之法吧?」
  
「希望如此。」余詩敏嘆了口氣,轉而狠狠盯視著蹲在一旁詐傷的商天真,心裏想:「你還沒有打算出手嗎?」
  
商天真目光平靜。他的雙腿已經暗暗運足了勁,要是看出形勢真的絕望了,便一溜而退。在未完成任務前,他絕對不能冒任何的危險!


  
「哈哈哈⋯⋯被放逐到月面,數十年孤寂,滋味很好受吧?」
  
已一盞茶時份了,只見周謙依然雙眼翻白,絲毫未動,根本連一點兒抗拒心輪漣漪的力量都沒有!
  
可是同時,他卻也未有出現崩潰或瘋狂的跡象。
  
而楚明月維持著這「酷月大幻覺」,也不是沒有代價的。只見他的面色更加蒼白,不太像女人,更像是個病人了。
  
「想不到你這毛頭小子,還能撐得一下!」楚明月心裏估算了一下,周謙所經歷的精神放逐,應該最少有八十年了。
  
他的酷月大幻覺,極限就是讓敵人感受流放百年的滋味。這對一般只有百年陽壽左右的通玄境武者,已等於是一生的長度了。
  
一般人等,誰能經歷一生孤寂,而不受任何打擊的?
  


「已經超過一百年了⋯⋯」
  
只見周顯雖然呆立,卻是呼吸平緩,臉上連冷汗都沒有一滴,越看就越像⋯⋯沒有經歷過任何精神打擊似的。
  
「難道這小子已成了意識死亡的植物人?」楚明月心想,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了。
  
再過幾次呼吸時份,楚明月終於來到了極限,心輪漣漪漸漸解除⋯⋯楚明月氣喘吁吁的,盯著那依然翻著白眼的周謙。
  
「應該是必死了吧?」楚明月祭起飛刀,想要給周謙補個尾刀。
  
此時,周謙突然睜開了雙目!
  
「呵欠⋯⋯」
  
周謙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就像是剛剛睡了一場好覺般。


  
所有人,包括楚明月,余詩敏,甚至連隱伏在林中的其他窺視者等,下巴幾乎都要脫臼了。
  
這甚麼東西!
  
這可是酷月大幻覺!通玄境四竅靈台頂峰武者所使用的大招!這門功法,把四竅靈台的意,威力提高了不止一個層次!楚明月很有信心,這一招,可以越境擊殺五竅廉泉的強者!
  
可是看那小子的反應是甚麼回事?
  
打呵欠?
  
「才區區不過百年嗎?還不夠我跟地獄和尚下幾手棋呢!」
  
周謙可是經歷過十八層地獄無盡酷刑,以及那更磨人的地獄棋局的!他的心靈,絕對是千年老妖級的了!甚麼?禁錮他在荒地百年?這實在是太舒服、太清靜了!不趁機會睡一覺還是人麼?
  


甚至,他還善用這段時間,又修煉了一些元始魔尊傳承下來的功法了!
  
這算甚麼殺招?這根本是來助他修煉的!
  
周謙撓著頭對楚明月道:「呃,楚兄,可不可以再來一次?我有一門功法,還差一點火候才練至大成,再多一百年應該就差不多了⋯⋯」
  
還「楚兄」呢!
  
當人家是兄弟了麼!
  
「怎麼可能!我楚明月可是酷月派天之驕子,這一招「酷月大幻覺」,可是師尊他特意傳授給我,意欲要把我培育成親傳弟子的!為甚麼?為甚麼在他身上會沒有效果!」
  
楚明月「哇」地一聲,朝天噴出了好大一口血來!他的心坎出現一响爆碎之聲,是他的靈台竅受不到如此嚴重的精神打擊,爆了!
  
這麼一爆,竟連同他的神闕,關元,下極三竅,也連續爆了!
  
他的修為盡毀了!
  
正是毀於絕望!
  
楚明月整個人有如枯萎了般,修為退到了武師五、六階左右⋯⋯他呆呆看著眼前眾人,尤如忘記了自己為何在此,就或者說,他在哪兒或是他正在做甚麼,已是完全沒有所謂了。
  
「砰!」地一聲,一面染血的大盾向他猛地砸來!
  
「讓俺來撿這仆街的尾刀!」涂大富於這一役也憋屈得久了,硬是給別人的意壓來壓去,完全出不了手!眼見這小白臉被周謙弄得崩潰,修為大退,這不正好給他用來出氣嗎?
  
堂堂靈台竅高手,最後竟然是被一個武師級的,一盾拍死!
  
「這算是甚麼戰鬥啊?」周謙撓頭。他簡直是一頭冒水。他根本連一招都沒有出過手,莫名奇妙地被人家送了百年精神時間來修煉睡覺,醒來後對方就毀了!
  
有這麼便宜的事麼?
  
只見營火依然閃閃,而偷襲的七名高手,已被全滅。眾人正欲鬆一口氣之際⋯⋯
  
「竟然反以攻心之道,強行毀了一名靈台竅顛峰高手,真是讓本少大開眼界啊。」
  
又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在漆黑的叢林裏,步出一名身材高大的蓄髮男子。此人,也是穿著藍衣!這蓄髮男子似乎對血盾小隊的其他人都沒有興趣,只把目光集中在周謙身上。
  
這蓄髮男子的修為,誰都看不出來!可是,恐怕連修為最低的梁良,都直覺地知道,此人肯定比楚明月還要強得多!
  
周謙道:「你跟剛才那個白臉男子是一夥的麼?」
  
蓄髮男子道:「你看衣服就知道了。」
  
「你應該窺伺了好一會了吧?你習慣對同伴們見死不救?」
  
「他們多少逼出了你的一點實力來,以他們卑賤的性命來說,已是完全彰顯出價值了。」蓄髮男子道:「在下倪無畏。」
  
「在下周顯。」
  
倪無畏道:「⋯⋯你的修煉路子非常特殊,我剛才觀戰時一直在想,這種遠遠超過凡人肉身極限的煉體術,是出自哪裏的傳承呢?本少想來想去,就總是覺得,這一門道統,根本不屬人間界所有⋯⋯以本少的見識看來,大概比較接近的,便是修羅道的「神魔煉體」之術吧?」
  
周謙心裏一愣,表情上卻是不置可否。
  
倪無畏道:「不過,神魔煉體之術,人族是無法修煉的,可是⋯⋯看你樣子,實在一點兒都不像是修羅族人啊⋯⋯算了算了!本少也不過好奇罷了,無意深究!」
  
倪無畏祭出他的青銅寬劍。他把寬劍握在手上。
  
「放心吧,本少還無意殺你。本少不過是手癢,想要在你還是狀態十足之時,跟你打一架止止癢吧了。」
  
周謙提起他的石陌大刀。
  
「歡迎之至。」
  
余詩敏突然喊道:「周顯!別輕敵了!此人在收歛著修為!」
  
倪無畏笑著撓頭:「喂喂喂,別講得我好像在騙人似的。我不是在收歛修為,我是還沒有施展出來罷了!妞兒,你說說看,我真實的修為是甚麼境界?」
  
余詩敏默然一會,道:「⋯⋯最少也是五竅廉泉。」
  
「那就五竅廉泉竅吧。」倪無畏猛然把威壓之意,釋放出來!
  
一道神闕之火,透過位於他喉嚨部位的「廉泉竅」釋放出來,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不住從下而上噴發的無形之牆!
  
尤如一道透明的水簾,保護在倪無畏的身前!
  
「嗚!」
  
周謙感到渾身一陣重壓,落在身上!他的雙腳,已是陷入了地下,整整一吋!
  
此人的威壓,比起他之前所遇過的對手,都不在一個檔次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