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廉泉之障壁
  
倪無畏提起青銅寬劍,一步踏前!
  
這看似平凡無奇的一步,竟然直接就來到周謙面前!周謙一愕,心想這到底是甚麼身法武技?一步十丈?
  
倪無畏大手劈出一劍!
  
這一劍大巧若拙,竟跟周謙的斬馬三刀,有同樣的巧妙!
  


「斬馬三刀・砍!」
  
周謙正面迎擊!大刀大劍,碰了個正著!
  
「鏘!」的一聲刺耳迴響!
  
倪無畏的大刀,給強大反震力震至高舉於頂。可是,他的身形卻是依然穩住,一步不退!
  
反之,催動了神魔煉體第一重的周謙,竟然給硬生生的逼退了好幾步!
  


在這一戰中,周謙在比拼力量之上,第一次落了下風!
  
剛剛那楚明月還評價道,若單說蠻力,周謙在通玄境界之內,沒有敵手!如今這倪無畏自稱廉泉竅的,不過是通玄七竅中的第五竅,就破了這個說法!
  
不過倪無畏的真正實力,或許還遠不止五竅廉泉!
  
周謙提一口氣,穩住了身子。他感覺到握刀之手,虎口隱隱生痛!這對他來說可是陌生體驗!在他練成神魔煉體之後,誰能讓他有過這種感覺!
  
「看好了!」倪無畏順著往前的勢頭,大刀當頭劈落!
  


「鏘!」
  
周謙提刀迎擊,刀劍相交,又被逼退了好幾步!而且,那青銅寬劍,掀動的風壓,竟是無比鋒利,周謙雖然沒有直接中劍,肩膊卻是被那風壓割傷了好幾道小口子,皮膚出現像是磨損一般的大片創口,而內裏肌肉,還出現了瘀傷!
  
這第二劍比起第一劍來,還要再霸道一個層次!
  
倪無畏見周謙竟然未敗,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錯,竟能在本少的「靛青劍」下,挨上兩招而不敗!就是要有這樣的水準,本少才打得過癮啊!」
  
鏘!鏘!鏘!
  
倪無畏又再連續出了好幾劍!周謙竟是只有擋架的份兒,完全沒有還擊的餘地!
  
周謙且戰且退,而且腳步已見凌亂!


  
倪無畏步步進逼!他旋過身來,借著慣性之力,把靛青劍狠狠甩過來!
  
周謙被打得處處制肘,對方劍招又流暢如水,使得他根本施展不開!這青銅大劍一甩過來,角度刁鑽,正落在他無法使力的點上!
  
他只好勉強提刀,反手擋住這一劍!
  
「砰!」
  
靛青劍拍落石陌大刀的劍身上!「啪裂」一聲,周謙手腕碎裂,石陌刀身給壓落在他的手臂上,讓他的手肘也是「啪」地脫臼!
  
可是,還不足以卸去這一劍的力度!
  
周謙被這一劍重重打飛!
  


他那像是筋肉巨人般的軀體,竟然也給重重轟至三丈高空,再重重落於地上!「轟!」泥土地上頓時給撞出一個半呎深坑來!
  
周謙「哇」地吐出一口鮮血!他的右臂嚴重扭曲變形,多處脫臼骨折,甚至連他的右邊胸腹,都是大片瘀腫,肌肉嚴重挫傷,滲出了血水來!
  
「周大哥!」「顯兄!」血盾小隊眾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周謙處於劣勢,頓時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姑娘們也都嚇得眼眶含淚!他們不是不想跑出去拼命保護隊長,而是他們在倪無畏的強大之「意」下,連一步都無法動彈!
  
倪無畏打了三招,只覺渾身舒爽,威壓之意越來越盛,似乎他的狀態,還在漸漸提升!
  
「給我站起來。以你的恢復能力,這點外傷,還不足以把你廢了!」
  
周謙勉力站起,不住喘著粗氣。他的心臟不住砰砰狂跳,讓他的精神狀態提升到了極之亢奮的境地!
  
這才是戰鬥!
  
周謙體內接連出現「咔嚓!」、「咔嚓!」之聲!每出現一次,他身上的武者罡氣,便又驟然提升了一截!


  
這剛剛一輪對招,竟然激發至周謙連升五階!
  
周謙的武者修為一直進展甚慢,除了他練的「黃牛犁土勁」只是一門基礎功法,阻礙進境;另一個原因,則是他還沒有遇上太多真正的危險,未能激發出他的修為突破!
  
之前王鐘來襲,就曾讓周謙連升兩階,還直接從武者晉升至武師!
  
這一次對上倪無畏,雖然倪無畏目前展示的實力,未必強於王鐘,可是戰鬥的激烈程度,尤有甚之!周謙久未突破,戰力遠遠超過修為,就是等待著一個契機,厚積薄發!
  
周謙毫不吝嗇地燃燒著生魂之力,把右邊身子和手臂恢復如常!他狂吼一聲!神魔煉體加上武師五階的罡氣,使得他的戰力,竟又強化了幾近一倍來!
  
這是甚麼?在某個時空裏,這可是有名堂的!叫「原地滿血」!
  
倪無畏見周謙竟然重傷瞬時復原,戰力還有倍數增幅,他的笑意越是濃了!他咬一咬牙,頸際青筋漫延至臉上,使得他的威壓之意,又頓時增強了一倍!
  


周謙突破之後,好不容易才較為頂得住對方的威壓了,豈知道對方竟然也跟著提高修為,又把他死死鎖定壓抑住!
  
「老是我攻你守,不過癮啊!不如輪到你進攻吧。」倪無畏說著,果然放下了提劍的手!
  
周謙絕對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他燃燒了十個生魂之力,讓石陌大刀燃起了白焰!然後,狂奔,高高躍起,一劍劈下!斬馬三刀之砍!
  
倪無畏提起靛青劍,迎著石陌刀鋒,往上一揮!
  
「砰!」
  
倪無畏竟被逼退了一步!
  
周謙穩穩著地!他雙手牢牢握著刀柄,借著反彈躍起之力,狠狠拍向倪無畏的側身!這一刀正好表現出「大巧若拙」,倪無畏若要擋住這一刀,必需非常狼狽方可!
  
「你使的這一手大刀,熟練度還算不錯,變招流暢。」倪無畏好像並沒有理會大刀臨身!他雙手握劍,垂直於胸,然後便是猛然釋放出「意」!
  
「廉泉之壁!」
  
一道厚達數吋的無形水簾,從下噴湧而上,擋在倪無畏的身側前面!石陌大刀拍落在水簾之上!「潑啦!」的一聲巨响!周謙彷彿感到就像是拍落在一池水面般的感覺,這一刀的力度,竟然就被這水簾表面的張力給化去了大半!
  
而與此同時,倪無畏雙腳已是離地三吋,懸浮於空!周謙這一刀的剩餘力量,落在他的身上,也被他以向後滑行飄移的方式徹底卸去了力度!
  
通玄境五竅廉泉的特點,便是在於由神闕之火液化而成的「廉泉之壁」!這是通玄境界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自身防禦型神通!
  
通玄的前四竅,均是攻強於守的神通類型,自身成了最大弱點,遇上混戰激戰場面,很容易受傷甚至殞落!若是有了「廉泉之壁」,便再無後顧之憂,可以全力進攻!
  
至於浮空滑行之術,則在靈台竅境界已能做到,不贅。
  
周謙這使盡全力的一刀竟被化去威力,心裏滿不是滋味!他提上一口氣,使出在神行旅學到的身法武技,又再追擊!
  
「雙燕飄飛!」
  
周謙邁出飄忽流暢的身法,配搭著純熟大成的「斬馬三刀」,全力進攻!一時之間,刀影連連,讓人眼花撩亂!
  
倪無畏倒是一臉從容,周謙每向他斬來三幾刀,他就挑最強的那一刀來以劍抵擋,其餘的便任由其拍落在他的「廉泉之壁」上,再加上其巧妙的滑行之術,把力度卸去!
  
是以,周謙連續進擊了三、四十刀,竟是沒有傷到倪無畏的分毫。反觀倪無畏不住往後滑行,根本就是帶著周謙在繞圈子!繞來繞去,也根本沒有離開營火照耀的範圍!
  
「周隊長跟此人的實力差距太大了⋯⋯」血盾小隊眾人的心情均是十分暗淡。洪葉把手按在胸前,正要決心捏碎那貼身收藏之物,卻被余詩思阻止住:「即使現在使出來,恐怕也不會有用的。」「可是⋯⋯」洪葉掩面哭泣,她是多麼恨自己無能為力啊。余詩敏搖頭:「你還有大好將來,不要在此處白白犧牲。」
  
余詩敏見商天真面容陰冷,而且全身緊繃,似是想要有所行動,道:「你想要幹甚麼?」
  
商天真道:「做任何有利於我完成任務的事。」
  
余詩敏道:「甚至不惜當場逃走麼?」
  
「對。」商天真冷冷道:「⋯⋯要是有需要的話,甚至不惜當場殺了周顯,假意向敵人投誠。」
  
小隊眾人頓時一陣心寒。
  
涂大富道:「若不是為免隊長戰鬥分心,老子真想要當場宰了你。」
  
「你做不到的。」商天真搖了搖頭:「即便是一百個,一千個你,也殺不了我商天真。」
  
此時,周謙和倪無畏正在持續著你攻我守的追逐戰。
  
周謙的大刀繼續不停進攻,或砍或拍⋯⋯
  
他的雙腳踏著步法,依然巧妙。雙燕飄飛,瑯瑘暴衝,沙羅曼蛇步,方圓踏罡等多種步法,交替使用,流暢無縫。他在神行旅通過了「明滅無雙樁」的特訓,已完美掌握多達一百種的身法武技,如今揮灑出來,可謂淋漓盡致,大概沐遇春在場觀戰,也得喝采叫好。
  
可是,礙於修為差距太大,周謙身法再好,跟使用「一步十丈」般的滑行之法的倪無畏較量起來,無疑只覺是泥牛入海,一點都佔不了便宜!大刀落點再好,也不過是砍落在對方的泉廉之壁上,根本無法造成損傷!
  
然而,周謙其實是在佈局。
  
他把跟倪無畏的攻防戰,當成是一盤棋來掌握!
  
倪無畏道:「再耍不出甚麼花樣了麼?這樣熬下去沒有甚麼意思,換我進攻了啊?」
  
周謙冷笑一聲,道:「你在第一百三十五步之前,已經入了我的局了。」
  
倪無畏一愣:「你在說甚麼?」
  
周謙此時腳下正踏著「雙燕飄飛」,可是,他的第五步,卻沒有踏落在套路中的應有位置⋯⋯而是,踏出套路之外!
  
超越所有身法套路的一步!
  
倪無畏雙目一睜,連忙調整腳步,一個踉蹌,雙腳交錯,稍稍失了平衡!
  
周謙踏前一步,提起石陌大刀,勢已是蓄滿了!
  
這是他一直以來都隱忍著不讓倪無畏看到的一刀,就是為了等待這個機會!
  
斬馬三刀之「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