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甚麼叫玩命?
  
原來,周謙在狂攻倪無畏的這一段,是有如在下棋般,以步法為棋,佈下了一個局。
  
他用了一百三十五步,營造出一系列使用身法的習慣,讓倪無畏相信,這便是周謙運用身法武技的個人風格或老套路。一百三十五步之內,倪無畏已經非常熟習周謙的身法,幾乎已能完全預估出他的步伐,甚至他心裏已經以為,這已是周謙的極限了,再沒有甚麼趣味可言了。
  
周謙等待的,便是對手精神鬆懈的這一刻!
  
論下棋,恐怕在人間界,還沒有人能及得上周謙的一點皮毛!
  


周謙一步踏出了套路!這何只是區區踏出了套路,這一步,是完全超越前面所有步法的突破天際的一步!就是這一步,讓整個攻守節奏,都完全搞亂了!
  
就是這一步,讓倪無畏雙腳交錯,失了平衡。
  
然後,周謙便亮出了一著一直按下不出的殺棋!在這一場對戰裏,不,甚至是在整個剿賊之戰裏,他第一次使用刺擊!
  
石陌大刀,一往無前!
  
為了配合這一招,周謙還燃燒了三十個生魂之力!
  


這一刺之快,就連倪無畏,都來不及提起他的靛青劍了!不!是因為距離已經太接近了,不能夠提刀擋駕了!倪無畏口裏無聲唸誦,然後他喉頭之處,噴出了一泉液態神闕之火!
  
厚達三吋的廉泉之壁!
  
「嗡!」的一聲,尖銳的黑色刀鋒,竟然第一次把無形水簾攻破了!這就好比你一巴掌拍落水面上,是不能夠拍到水底裏去的,可是你轉而用指尖插下,減低表面積,就能輕易插入水中!
  
石陌大刀以雄霸之勢,誓要刺穿倪無畏的脖子!
  
「砰!」一陣巨鳴响起!水簾爆散!
  


「成功了嗎?」血盾小隊眾人均是緊張不已。
  
水氣漸漸散去。
  
倪無畏竟然雙掌合什,白手接住了周謙的大刀!只見倪無畏面上已見狠意,喘息粗重,頸際和面頰上青筋畢現,雙臂筋肉暴漲,可見他接去這一刀,也絕不輕鬆!
  
「吼!」倪無畏猛然使力!
  
「鏘!」
  
石陌大刀的刀鋒,竟然被他徒手折斷!
  
周謙心頭一驚,頓時往後暴退十丈!
  
「怎麼可能!」他盯著失去了七吋長度,尖鋒成了平口的大斬馬刀,完全不相信這把陸毅主帥親授的重寶級兵器,竟然就這麼被折斷了!


  
咔嚓!咔嚓!
  
即使周謙因剛才一番鬥惡,修為又提升了兩階,他也是完全無心理會了。
  
只見倪無畏也是氣喘吁吁,雙掌紅腫流血,可見這下折刀,他也是下了狠勁的。
  
「這下子,你就再無攻破我廉泉之壁的手段了吧?」他隨手把石陌刀鋒扔掉,「可惜了這把好刀。若是你修為要高一些,跟此刀建立起靈魂連繫,刀身內藏的三重禁制解除,則恐怕連五氣朝元強者,也無法讓這把大刀有絲毫破損。現在,就這麼毀了⋯⋯」
  
周謙聽著不禁動容,心疼這把好刀就因為自己不懂使用,便這麼被折騰得毀了!暴殄天物啊!
  
倪無畏整理了一下頭上的髮冠,道:「剛才那一個變招,非常不錯。那到底是甚麼步法,本少完全看不出來。」
  
「隨便亂走,沒有名字。」周謙冷笑一聲道。
  


「本少說過不會殺你,可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倪無畏對周謙猙獰一笑,竟然再次催動修為,威壓之意竟然又再提升了一倍!
  
「噗次!」一聲!周謙鼻孔便流出了兩行鼻血!他的膝蓋,被壓制得微微彎曲了。
  
他就只是站著,也已經很勉強了!
  
「這個倪無畏到底有多強!」眾人本來正為周謙使出的妙著而慶祝了,怎知道倪無畏竟然變態到徒手接刀,還折斷了重寶石陌!不單如此,他的威壓之意,說提升就提升,每次都是加倍,你叫人家怎麼跟他玩!
  
商天真搖頭道:「這股威壓之意,已經遠超過正常廉泉竅頂峰高手的強度了。」
  
「唯有以命相搏,才能把你的極限逼迫出來,那麼這一戰,才算得上是淋漓盡致!喂!你啊!別讓本少失望了!」倪無畏提起靛青劍,又準備踏出他的「一步十丈」了⋯⋯
  
「周顯!我來助你!」


  
 此時,余詩敏竟然提著凌波盾,擋在了周謙面前!
  
「余師姐⋯⋯」
  
只見余詩敏氣喘吁吁,嬌軀羸弱不已。經過連場大戰,她的身心早已經超過了能夠承受的極限,還能站著就很了不起了。還說要替周謙擋著倪無畏?
  
「哇哈哈哈!這俏妞兒不錯!有情有義!」倪無畏哈哈大笑。
  
「余師姐,以你的傷勢,這是何必!」周謙道。看佳人如此模樣,還說要襄助自己,他真是心疼了。
  
「閉嘴!我倆既是戰友,便當同生共死!只要我還有一絲戰力,能替你擋得一劍,便是一劍!」余詩敏道。
  
「余師姐⋯⋯」洪葉和如芸等已是哭成淚人。涂大富等人也是無不動容。商天真別過頭來,木無表情,不知道在想著甚麼。
  


周謙按著余詩敏的肩膊。
  
「余師姐,你的好意,周顯心領了。可是,真的不用。」周謙盯著余詩敏的雙目,一字一頓地道:「放心交給我,我有信心擊敗他。」
  
「真的?」余詩敏問道。
  
「嗯。」周謙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把她抱起來,丟給涂大富接著。
  
「不錯,這才是男子漢所為。不過本少要事先提醒你一下,你的石陌大刀,刀坯已毀,已是再也不能跟本少的靛青劍抗衡了。」
  
說罷,倪無畏踏出一步,便來到了周謙面前!
  
靛青劍乾脆俐落地斬出一劍!這一劍,比之剛才第一輪攻勢,還帶上了一道強烈的殺意!
  
四倍強度的威壓,讓周謙提刀揮刀的速度大為減慢,他根本是來不及用刀擋了!
  
以這一劍之勢,必然將把周謙攔腰斬了!
  
「飆!」
  
可是,看似必殺的一劍,竟然落空了。
  
換來的是,周謙那僅僅避過劍鋒的腹部,仍給風壓劃破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這道口子直接割破了周謙身上那上好的輕甲,以及貼身穿著的有法術加持的軟甲,而直接傷到了皮肉!
  
雖然沒有中劍,可是卻仍受到不淺的傷害,這便是倪無畏青靛劍的可怕之處!
  
倪無畏稍稍一愣。他這一劍完全揮空,可不是在他的意料之內。周謙竟然不提劍擋嗎?
  
倪無畏一步帶前,連斬四劍!
  
「飆!飆!飆!飆!」
  
每一劍,都幾乎是擦著周謙的皮膚而過,削去對方大片衣甲和皮肉,可是,卻沒有切實命中!
  
「青靛霸意斬!」
  
倪無畏首次使用劍法武技!這一招青靛霸意斬,古樸無華,以霸道取勝,配合其威壓之意,完全是走強取輾壓的路線!
  
八道靛青劍影,連續閃過!倪無畏在周謙身後十丈之處,穩步收招。他渾身也稍稍冒出白煙,前額滲汗,可見這一招,倪無畏也是使出了八、九成的實力了!
  
「篷!篷!篷⋯⋯」沉厚的撕裂空氣之聲,連續傳出!大量鮮血飛濺!
  
這連續八段斬擊,劍鋒全都割入周謙肌肉達兩、三吋!只見他身上手腳各處,那八道長長的殷紅口子,不住噴出濃熱的鮮血!這讓周謙一下子變成了個血人!
  
「隊長!」血盾小隊眾人均是一陣尖聲叫嚷!
  
倪無畏盯著血人般的周謙,眉頭皺得甚深,顯然對剛剛自己的出招,並不滿意。
  
「怎麼可能?我的劍鋒,只能夠傷到他的三吋皮肉?」他自問青靛霸意斬這一招,周謙只能以力硬擋,斷不能迴避!因為倪無畏的威壓之意太強,而周謙根本沒有威壓之意!周謙的動作,已被壓制得緩慢不堪,所以,他不可能閃避過去的!
  
然而⋯⋯
  
就在倪無畏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周謙已是燃燒了生魂之力,又再把身上傷勢復原了。「咔嚓!」他的修為也稍稍突破到了武師九階。
  
「呼⋯⋯我就在想,怎麼身體的反應有點跟不上來?原來我忘記了,當初練習之時,我是沒有催動神魔煉體的⋯⋯」
  
周謙搖頭苦笑,然後,他便把神魔煉體的修為歛去,讓體型恢復正常。
  
這一著,確實讓倪無畏驚訝了。
  
「你⋯⋯這是在玩命?你就有這麼想死嗎?」
  
「玩命?」周謙冷然一笑,面上展現出無比自信的神采,「講得好,那就讓在下來告訴你,命該是怎麼玩的?」
  
周謙竟然⋯⋯閉上了眼睛。
  
倪無畏怒吼一聲,一步十丈,靛青劍影連環閃出!
  
只見周謙只是小幅度的移動腳步,讓身體不停變動方向,看似速度十分緩慢,沒有一點巧妙可言⋯⋯
  
可是,倪無畏的劍,竟然完全碰不到周謙分毫!
  
「吼!青靛霸意斬・斬鼎式!」
  
倪無畏全力施展,使出了青靛霸意斬中的最霸道一招!據說,倪氏一族的先祖,就曾以這一招斬鼎式,把一尊逼近神器級別的大鼎,斬成碎塊!
  
只見這完全必殺的每一劍,都是僅僅落於周謙的身前或身側!周謙僅以最簡約的步伐移動,巧妙到甚至看不出妙處地,在對手的連連劍影中,依然保持著不敗之體!
  
在血盾小隊眾人看來,這簡直就像是倪無畏故意斬不中似的!
  
「這到底是甚麼身法武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