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明滅無雙步
  
倪無畏連揮數十劍,竟然連對方的皮都擦不著,這當中的憋屈,燃起了他的怒火!他連連施展殺招,劍法可謂層出不窮,可恨的是,周謙依然故我,身法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卻竟然在沒有退卻一步的情況下,把所有的劍招都閃過了!
  
這個周謙,永遠跟倪無畏保持著一劍可斬的距離,可是⋯⋯卻斬不到他!
  
保持閉上雙目的周謙,看似平靜如水,可是內心卻是興奮到了頂點!不容許半點出錯的危險感,以及到目前為止均沒有絲毫出錯的強大滿足感,盈滿在他的心頭!
  
最簡約的步伐。
  


在最危險的處境之中,從容自在。
  
為了領悟這樣的境界,周謙花了多少時間和精神啊!自從進入中軍大營以來,周謙就從未懈怠,只要一有空閒,便躲進獅山香川圖中,領悟他爹周翩翩贈予他的一枚珠子。這枚珠子,正是記載在周翩翩賴以成名的一門絕技。
  
周謙在弩箭旅時,就曾經拿過馮強來試招。可是,此時試招的對象,實在是強大太多!周謙的領悟程度已經夠了,甚至已經脫去了他爹的影子,有了自己的體悟。
  
這已經不是翩翩無雙了。
  
而是謙謙無雙⋯⋯
  


「哈!」想到這樣的一個名字,周謙突然笑了。
  
就在這最神經緊繃的狀態之中,只要有一絲差錯即被倪無畏斬在劍下的危機之中,周謙笑了。
  
倪無畏頓時滿臉漲紅。他被激怒到了頂點!
  
「青靛霸意斬・斬龍式!」他將所有的霸意,匯聚於最強的一劍!
  
周謙吁一口氣,完全放鬆了身子。
  


他回想起在神行旅時,通過了那由百種身法武技組合而成的特訓「明滅無雙樁」之後,所得到的最後的領悟。這是「翩翩無雙」中最重要的核心一步,也是周翩翩和衛相如所共創的足以建國立業的最重要的一步。
  
周謙一腳踏後,然後流暢地劃了個半圓,帶動著身體巧妙的旋轉。(阿暖按:喜歡足球的朋友,應該知道經典的施丹轉身/馬賽迴旋吧?)
  
「明滅無雙步!」
  
斬龍式完全落空!
  
「人呢?」倪無畏簡直不敢想像,周謙竟然在他眼前消失了。
  
周謙竟然在閃雷之間,便來到了倪無畏的右側!這個時刻,倪無畏因施展斬龍式,身軀長長往前延伸,右側是完全毫無防備的暴露在周謙面前!
  
周謙把所有剩下的生魂之力,都燃燒起來!
  
「喋血爪!」


  
周謙自入伍從軍之後,便一直藏著不用的大殺招!
  
在沒有催動神魔煉體的情況下,周謙以正常體型狀態使出喋血爪。他的右掌頓時變成了一隻筋骨分明,血紅可佈的魔神之爪,十指頓時伸長了數吋,指甲也成了十根黑鋼之錐!
  
倪無畏霎時之間,全身汗毛全立了起來!他此時即使意識到危險,也做不到甚麼了!
  
「嚓!」
  
周謙一爪切實落在倪無畏側腹!
  
只見倪無畏向來乾脆俐落的架勢身姿,頓時變得極之狼狽,大大地往後踉蹌了好幾步!他還沒搞清楚是甚麼回事,只覺喉頭一甜,便「嗚!」的一聲,嘴角滲出了一行血來!
  
「我受傷了?」
  


他感到側腹錐心般的劇痛,往下一看,竟然身上的一層至寶輕甲,一件重寶鎖子甲,以及一件重寶法衣,全都被撕毀出一個大窟窿來,暴露出肉身!他的側腹肋骨全斷,幾道長長爪痕完全深及腹腔,血流不止,甚至連腸臟都擠了一些出來!
  
「成功了!」余詩敏、洪葉和如芸緊抓著彼此冰冷的手,帶淚呼道。涂大富等人心裏都是一陣激動。
  
「嗄、嗄!想不到⋯⋯你還藏有這樣的殺招!這一爪,比起你的大刀,還要厲害好些。」倪無畏雖然身子佝僂,按著傷口,雙目卻是流露出越來越濃的殺意!他的威壓之意越來越盛,似乎正要衝破廉泉竅的極限!
  
「 真是痛快!本少真想要現在就殺了你!」倪無畏怒吼道。
  
「那你就放馬過來啊!」周謙說罷,展示著他那猙獰可怖的血爪,腳跟稍稍移後半步⋯⋯
  
倪無畏一直死死盯著周謙的喋血爪,似乎仍想要再戰一個回合,只是當他看到了周謙移動步伐之後,表情便有點遲疑。
  
最終,倪無畏嘴角牽出一絲笑容來。
  
「周顯麼,希望你有本事,熬到本少值得再次對你出手的時候吧⋯⋯」


  
他身影一淡,漸漸消失了。
  
東風堡。
  
倪無畏帶著重傷歸來,使他手下的藍衣人們頓時亂成一團。
  
「把少爺扶到榻上躺下來!」
  
「讓虞思過來給少爺療傷!」
  
「少爺!太魯莽了!你怎麼能把自己的修為壓得那麼低,去跟敵人玩命呢?」
  
倪無畏笑道:「不壓這麼低,一下就把他打死了,不夠過癮啊。」
  


「大哥!虞思多久沒見過你受如此重傷了!」藍衣女子蹲下來親自替倪無畏治理傷勢。只見她喃喃唸誦道咒,倪無畏側腹之創口,便漸漸止住了血⋯⋯
  
倪無畏雙手枕在腦後,任由手下的人在忙碌,兀自在想:「他剛才那巧妙的步法是甚麼回事?我的修為是故意壓低了,可是眼力和洞察力卻沒有啊!」
  
這個連通玄境也未達到的周顯,竟然能夠使得出連他也看不穿的身法武技嗎?還有那近似修羅道神魔煉體的肉身強化之術⋯⋯
  
「此人肯定不是個隨便冒出來的小兵!說不定大有來頭!」
  
倪無畏憑空變出一枚珠子,然後把他剛才對周謙一戰所見,記錄在珠子之中。
  
「若是把這兩條線索告知龐亮,他能推敲得出這周顯的真正身份麼?」
  
血盾小隊扎營地。
  
自倪無畏敗退之後,營地霎時回復了完全的寂靜。
  
周謙再佇立了一會,確認再也沒有另一波敵人出現後,方才把喋血爪撤回來,然後一屁股的坐倒地上,身體狀態已是幾近虛脫。
  
剛剛他一招重創倪無畏後,也沒有作出追擊。他心裏知道,身上的神魔熔爐已是油盡燈枯,再沒有任何生魂之力可以擠出來了。他除了擺個樣子,已無法再做甚麼了。
  
余詩敏也撤了凌波盾的防禦。血盾小隊眾人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竟然⋯⋯活過來了⋯⋯」
  
洪葉心裏,有如潮水般洶湧起伏。
  
這一役的對手實在是太強,她有好幾次心裏想,大概今兒就是自己的死期。可是這連番的險境,都是由隊長周顯一個人頂住了!他跨過了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能的難關,他遇上的對手修為越來越高,可是周顯卻依然是輕鬆輾壓對手,彷似怎麼也探不到他真正的極限!
  
這個叫周顯的男人,讓洪葉的內心,生出多麼強大的安全感啊!
  
洪葉盯著周謙的身影,眼眶凝淚,心裏有一股想要撲到他懷中的欲望⋯⋯
  
「周顯大哥!你真的是太強大了!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如芸剛剛真的很擔心!很擔心你啊⋯⋯」
  
只見如芸已是先了一步,撲進了周謙的懷抱裏。
  
「累你擔心了,不好意思。」周謙摩挲著如芸的頭,安慰她道。他見到站在不遠處,滿臉潮紅,眼眶含淚的洪葉,便朝她點了點頭,招手讓她過來。
  
「周大哥!」洪葉也不理會那麼多了,衝過去緊緊抱住了周謙。
  
周謙雖然沒有催動神魔煉體,可是以他的胸懷,同時抱著兩名女子,也是綽綽有餘的。他又看了看余詩敏⋯⋯不過人家才不會投懷送抱呢,只是跟他點了點頭,對他投以一個深情的注視,便夠了。
  
其實余詩敏不是不想要撲過去,可是,一來是她個性比較矜持,二來是她虛耗過度,實在是站不起來了。
  
「顯兄!」
  
竟然涂大富也向周謙衝過來!洪葉和如芸連忙避過,免得被兩名大漢夾成肉醬!
  
涂大富一把將周謙抱起來轉圈!梁良,趙雨也隨之撲過來加入。一時間,雄情四射,令人側目。
  
這一役,眾人都少不免受了傷。
  
不過小隊的療傷物資還很充裕,恢復武者罡氣的丹藥還是有些存量,故此也還不必擔心。眾人搜刮倪無畏那七名手下的屍體,也得到了好些戰利品。一些雜七雜八的寶物,兵器,珠寶,丹藥等等,一概收入囊中。
  
這些物資當中,周謙沒有甚麼需要的。就是剛才收了那一對「燒命燭」,以備不時之需。
  
乘著眾人在點算戰利品和作休整之時,周謙悄悄伸手進獅山香川圖裏,摘下一枚巴掌大的五色桃子,遞給余詩敏。
  
「余師姐,這枚五色桃子,不但能增進修為,也有洗滌經脈之神效。你身上的孔毒丹殘餘,若不儘早怯除,是會成為隱患的。」
  
這五色桃子就是給凡夫一看,都知道並非凡品。余詩敏本想推托,可是周謙連連說:「我還有很多。」她就只好收下,接過之時,雙頰泛起羞紅,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周謙私下送禮物給余師姐,當然瞞不過眾人的眼睛。如芸率先發難道:「周顯大哥!我也要!」洪葉也不甘示弱,搶著道:「我也要!我也要!」
  
被兩位嬌滴滴的小美人賴著說「我要」,饒是周謙一身英雄修為,也得聽了腿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