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古道的死戰
  
古道死戰,以血盾小隊隊長周顯所施放的挑釁一箭,把東風堡轟缺了一個大角,揭開序幕!
  
周謙的一箭,彷似讓東風堡突然驚醒了過來!大批守軍魚貫衝出,沿著古道往山下迎擊企圖奇襲的血盾小隊!
  
只見東風堡守軍的前鋒,竟然是由四名通玄境第五竅:廉泉竅藍衣高手組成!他們同時祭出了以液化威壓之意所構成的「廉泉壁障」,合併起來,形成一道廉泉之幕,打算跟那赫赫有名的「血盾」來個正面的硬撼!
  
「在老子的血盾面前,也敢衝鋒?」涂大富如今已是二竅關元高手,已能祭出此盾的不少奧妙!只見血盾張開了寬約三丈的血色光幕,把小隊眾人完全保護在其中!然後涂大富親手握著大盾,施放出全部的修為,直接頂住那四名廉泉竅藍衣人的衝鋒!
  


「轟!」
  
紅色和藍色的力量,相撞了起來!這一下正面交鋒,竟然拼了個不相上下!
  
涂大富連一步也沒有往後退,完全把藍幕截停下來!
  
「怎麼可能!這大個子跟我們相差了三重的修為,怎麼能有這麼強大的對抗能力!而且還是以一敵四!」
  
「這面血盾到底是甚麼來歷?即使是准重寶級,也不可能強到這等程度!」
  


「果然如龐軍師所言,絕不能輕視他們!」
  
涂大富能有如此能耐,當然是仗著血盾的強大威能,以及余詩敏加持的「清靈水色」之助!
  
東風堡守軍的第一輪衝鋒被截下來後,後面第二排的守軍隨即出手,展開攻擊!可是不管是刀劍還是弓箭,也幾乎全被血色光幕所擋住,僅有少許在密集攻擊下強行撕破了光幕的零星箭矢或飛劍,能對小隊眾人產生威脅,不過此等攻擊,根本沒法造成任何損傷!
  
而只要有涂大富祭出血盾,在大前方頂住來路,東風堡即使派來了大批守軍,也只能夠在狹窄的山道上乖乖地排隊,完全無法展開陣勢,作出圍攻!
  
血盾小隊完全佔據了地利優勢!
  


再加上洪葉也乘勢祭出其柳葉飛刀助攻,此刀也是媲美重寶之物,再有神闕之火加持,威力大盛,趁著賊黨大軍全擠在狹窄山道上施展不開,隨即不客氣地連續使出殺招!不少高手根本完全沒有發揮實力,就在這縛手縛腳的地勢中給柳葉飛刀所斬殺了!
  
「煉氣士出手!破對方法器!」
  
東風堡守軍也不是束手被虐的腦殘!見開局形勢不妙,隨即作出戰術變化!只見山道上方有五名穿著藍色長袍的男女,緩緩浮空升起!他們捏著兩指,同時憑空繪出一道結構複雜的蛇形符咒!
  
「金蛇蝕心法陣!起!」
  
五道符咒融合在一起,結成一個金色的大符,大符突然充滿靈性的活動著,好比一條金色大蛇!金蛇兇狠地噬落在血盾祭出的防禦光幕之上!只見那五名煉氣士瘋狂釋出修為,催谷得面色朱紅,咬牙切齒,顯然是頗為吃力!
  
只見血色光幕,竟然漸漸被金蛇大符腐蝕出一個逾丈寬的大洞來!
  
「放法器!放箭!」藍衣將領們齊聲令下,東風堡守軍瘋狂釋出飛劍,乘隙而入。而大後方的弩箭手們,也是箭如雨下,穿過光幕中央的大洞!
  
此時,有如巨人般的周顯,握著他的石陌大刀,直接站在破洞正下方!


  
「斬馬三刀・拍!」
  
燃燒了五個生魂之力的黑色大刀,也給覆上了一層猛烈燃燒的白焰!只見周謙大手一拍,在空中拉出一道又一道的白光刀影!「鏗鏘鏗鏘!」連聲响起,十數把飛劍法器硬是給石陌大刀砸成碎片!那無數的箭矢也給風壓給吹得亂了軌跡,絕大部份都給吹飛到光幕之外!
  
有周謙親自把關,真正對小隊眾人產生威脅的攻擊,最多只剩下一成罷了!即使對修為最弱的趙雨,也幾乎是毫無壓力。
  
「老東西!給我幹活去!」周謙結出手印,朝天一拍!
  
「哇哈哈哈⋯⋯!」一道拉得長長的怪叫聲突然响起,伴隨著一道黯紅色的陰風,從周謙掌中激射而出!陳風魔頭衝出光幕之外,直接噬向那五名施法的煉氣士!
  
「人、人魔級的魔頭!」
  
「牠就是那個吃人魔陳風!」
  


那五名煉氣士見到了陳風,大駭之下,金蛇大符就當場就歪了樣子!陳風張口一噬,其中一名煉氣士便成了其嘴中之肉!不過他嚼了幾口之後,把些殘渣吐出,似乎不太滿意。
  
「這算是甚麼修為?區區築基中期,紫府都沒有結成,能吃嗎?」這魔頭之前好東西吃得太多,如今竟開始嫌三嫌四的了!然而他說是這麼說,吃還是照樣的吃!
  
「保護煉氣士!」藍衣將領下令道,頓時無數法器飛劍,亂矢硬弩等,全向著陳風飛射而來!可是陳風何時懼怕過被追殺的?這魔頭在空中竄來竄去,所有攻擊均無法擦到它的皮,而牠只要一見有空隙,就又一口噬向一名煉氣士⋯⋯
  
也不用一盞茶時份,陳風便是在守軍眾目睽睽下,把五名煉氣士全部吃進肚子裏去,任他們怎麼逃,也根本逃不掉!金蛇大符隨即潰散於無形,血盾光幕上那被蝕穿的破洞,也漸漸補回來了。
  
「營養不夠啊!完全不夠!」陳風舔了舔沾滿血腥的嘴唇,四下打量,看到了那四名打先鋒的五竅廉泉高手,登時大樂!「五竅廉泉的妙品,不吃還是人魔嗎?」
  
這陳風也夠囂張,直接就俯衝下去,跟那四名五竅廉泉藍衣高手戰了起來!那四個人算得上是倪無畏的近侍,乃身經百戰的強兵,面對陳風也是全然不懼,在全力施展修為,加上有默契的攻守互補下,竟跟這魔頭有周旋之力!幾個回合下去,誰也沒有被陳風噬到了一口!
  
有陳風幫手頂著那四個先鋒,涂大富的壓力頓時大減。在余詩敏的「清靈水色」加持下,他的消耗很快就補充回來,他也是殺得性起,全力祭出血盾,直向那堆被擠在山道上的守軍砸去!只見又是大堆的黃衣和藍衣高手,給血盾攔腰斬殺!血盾和洪葉的柳葉尖刀不住在山道上迴旋追擊,讓東風堡大軍吃盡苦頭!
  
周謙遙看東風堡。


  
以周謙的眼力,當然能夠清晰地看得到倪無畏的所在。
  
兩人目光狠狠碰在一起!
  
城樓上的倪無畏冷然一笑,道:「目力不錯,這又是從哪兒練來的了?我可沒聽說過神魔煉體有增強目力的效果啊?」
  
只見周謙一直盯著他不放,然後提起了木弓,撘上了箭,箭矢⋯⋯直接瞄準著他的鼻尖!
  
「就憑你也妄想狙擊本少?」
  
周謙果真放箭!一道比剛才還要更強得多的穿天箭,直接朝著倪無畏的臉轟來!
  
倪無畏伸出一掌,然後便把壓抑修為的禁制,解除開來。只見他的頂門泥丸宮中,閃出了一道活靈活現的藍光,藍光落在他的掌前,凝結成一片有如水晶般的藍色方盾!
  


夾帶著武者罡氣和生魂之力的箭矢,轟擊在方盾之上!「嘶!」的一聲刺耳銳响,無數火星迸發!「甚麼?」這一箭竟然沒有如倪無畏所料地潰散,而只是稍為改變了軌跡!
  
這一記穿天箭,最終又轟落在城樓之上!
  
「轟隆!」
  
東風堡城樓的另外一角,又被轟陷了一個大洞!倪無畏幾乎來不及浮空,也被腳下的強烈震盪弄得有點狼狽!
  
「這一箭竟然比第一箭還要強這麼多?」
  
說到底,倪無畏還是低估了周謙的實力!他根本沒有料到,周謙在施放第一箭時,根本還沒有釋放出全力!第二箭跟第一箭的破壞力,相差還頗為巨大!
  
「周顯!」倪無畏怒得頸筋浮現。他渾身均是濃烈的殺意,似乎隨時都要衝過去撲殺周謙!
  
「少爺!請息怒!那手持「五輪寶車」的王鐘,還沒有現身呢!」那藍衣老者忙勸止道。
  
倪無畏憋得滿臉都是青筋!只見那在山道之中的周謙,對他露出了一絲揶揄的笑容。周謙的嘴唇在微微動著,倪無畏自是能清晰看出他在說甚麼。
  
「你若是還未肯給在下滾出來,在下便每放一箭,都把威力提升!在下倒是想要看看,你這隻縮頭烏龜能夠躲到何時!」
  
倪無畏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
  
「周顯!你一定要把小命留著,本少待會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戰鬥開展了半個時辰左右,從山下追趕而至的大批賊黨和宋軍,總算是追來了!戰況頓時出現大變化,賊黨形成了前後兩方的圍攻之勢,血盾小隊必需以極少人手,兩面迎敵了!
  
敵方的高手,並不只集中於從東風堡進軍的前方戰線!只見後方戰線的前鋒,也是一名五竅廉泉的藍衣強者!他祭起了「廉泉壁障」,企圖強行衝破血色光幕!血色光幕雖能擋住通玄第三竅的神闕之火,可是對上再高兩級的廉泉壁障,就有點吃力了!若是涂大富能親身手握血盾,施放全部修為,還能抵擋得住!可是,涂大富如今尚在前方戰線打得不可開交,敵人也不是躺著被殺的弱者,在猛烈攻擊之下,涂大富根本是騰不出手來前後兼顧了!
  
還是得要靠隊長!
  
周謙對倪無畏放完一箭後,隨即便轉過身來!又一記的穿天箭射出,轟在那藍衣強者的廉泉之壁上!「嘩啦!」一聲,廉泉爆散!箭矢猶有餘勁,直接洞穿此人心砍,慘號一聲,當場斃命!這藍衣人修為比起倪無畏實在差得太多,這廉泉壁障也是蚊腿與牛腿的差距了。
  
周謙在如此近距離,也不能射出像猛轟東風堡那樣的一箭。畢竟他們身處山道之中,若是出招太過霸道,引起山體崩潰,恐怕不止敵軍,連自己人也要全被掩埋在山泥之中,同歸於盡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