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末路,王鐘,你為自己選了一幅不錯的死地。」
  
張維新察看著這山凹的環境,心想這次王鐘就算是長了翅膀,也難以飛出他的手心了。
  
他手握蕭中劍,緩緩逼近⋯⋯
  
由於山凹極之陰暗,張維新逼近至二十丈距離左右,才漸漸看清楚王鐘的樣子,只見他整個人驟然消瘦了一、兩圈,本已精瘦的他,如今已是名符其實的皮包骨,而且雙頰凹陷,面無血色。
  
而他那筋鍵斷裂的右臂,卻是詭異地比正常還要暴漲兩倍,而且表面還在作出嘔心的蠕動,完全不似正常肌肉的活動狀態⋯⋯
  


張維新注視著王鐘的右臂,恍然而悟,眉頭不禁稍皺起來。
  
「這是⋯⋯蠱術?這是那門子的招數,竟然企圖用蟲子取代自己的臂膀?」
  
「張維新,你把我逼到要在自己身上下蠱了!我現在所受的痛苦,你都要一一償還!」王鐘吼道。他此時形容枯槁,精神卻是異常亢奮,似是進入了半癲狂的狀態。
  
張維新搖搖頭:「可惜,你的右臂已經來不及恢復了。其實你也知道自己趕不及,又何必硬要自討苦吃?」
  
「我不認為自己趕不及⋯⋯大概還差一柱香時份左右吧。」王鐘道。
  


「難道你認為我會袖手旁觀,等待你恢復完畢麼?」張維新冷笑一聲。對於殺人,他是從來沒有手軟過的。
  
張維新提起蕭中劍,正要解決王鐘之際,突然,天上傳來了一聲巨响!
  
張維新抬頭往上看著天際。只見衛國主帥陸毅的身軀冒煙,有如流星般在暴退!而一名穿藍色勁裝的男子,正在追擊⋯⋯
  
張維新道:「王鐘,你之所以千方百計地逃命,目的便是把我從主戰場上引開,並牽制得越久越好嗎?哼,雖然我不是沒有考慮過,要不要放棄追擊你這個廢人,而返回主陣援助我軍。可是⋯⋯我知道今次一旦放走了你,便很難再把你抓住,而以你這樣身經百戰的老兵,雖然廢了一臂,卻未必就戰力全失了,說不定你還留有後手,到時候被你背後射上一箭,我追悔莫及!我張維新做事,不習慣只做一半,留下隱患!所以我不惜任何代價,也要你確實死在我的眼前!」
  
王鐘哈哈大笑。
  


「甚麼戰爭大局,我王鐘並不關心!既然你硬要跟我摃上,我便把你視作不死不休的敵人!我一切的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殺了你張維新!」
  
「大言不慚。以你目前的傷勢,就算給你突破到了天階武魂甚至三花聚頂,也並不是我的對手。你的路數我已經摸得一清二楚,在這個距離,你在提起戰弓的剎那,我的蕭中劍便已經取下你的頭顱了。
  
「哦?那麼厲害啊?」
  
王鐘輕蔑地笑道,手上不知何時,已是捏著一個卷軸。
  
「那麼,由金丹人仙佈下的法陣,你怎麼到現在都察覺不了?還一直站在陣眼中央,跟我「扮哂型」?」
  
王鐘手上的卷軸,擴散出無形的空間波紋!
  
山谷四周,有眾多人影逐漸現身。共十八名穿著藍色法袍的煉氣士,以圓型陣勢,把張維新包圍在中間!這些煉氣士們早在張維新步入山谷時就開始唸咒,因為卷軸的隱身效果而沒有讓張維新所發現!
  
如今,法陣咒語已將近完成,張維新所立之地,漸漸浮現出法術波動,咒文閃光!


  
「糟了!竟然是人仙級的法陣!」張維新根本沒有料到,賊黨為了誘捕他,竟然下了如此重本!雖說他已知曉山賊的背後有宋國支撐,可是就連在宋國,人仙也是十分罕見的強者!這名人仙強者的出現,並不在衛國和暗行營本來的估算之中!
  
而且,這名宋國人仙,修為恐怕極之深厚,而且法力源源不絕,不然的話,不可能為了他張維新,而策動如此強大的法陣!
  
再加上,這個法陣,還需要由十八名煉氣士親自壓陣施法!張維新放眼一看,這十八名煉氣士,均是紫府二進甚至三進的強者!
  
「紫府期」煉氣士,顧名思義,特點在於自身小腹「丹田」之上,築起了一座以氣砌成的「府邸」,這府邸的規模,象徵著煉氣士的修為等級。紫府的階級,尤如四合院般以「進」為單位!一進紫府,就是紫府只有一座大門,進內便是屋子,簡陋得很,容易被人轟至潰散;而二進紫府,則在大宅門牆裏面,還有第二道院牆,意指修為有了一定基礎,法力也已有一定積累;三進則是更添上第三道院牆⋯⋯如此類推!
  
紫府最少修至四進,便可「登堂入室」,在丹宮中築起內丹丹爐,修煉金丹,成仙在望!
  
煉氣士若有能力修煉至紫府期,已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好苗子;而三進紫府強者,更是紫府煉氣士中,資質最為頂尖之輩,如遇上大機緣,都有機會成為人仙!
  
這是一個多麼豪華的陷阱!竟然由一名金丹人仙構造出法術基底,再由十八名二、三進紫府煉氣士執行的法陣,目的便是衛國軍中第四強者張維新!
  


對方是打算把張維新,視為打破兩軍強者互相牽制平衡的缺口!兩軍對陣,核心強者之間互相牽制,若是其中一方殞落一人,意味其他人便要分擔陣亡者所牽制著的那個對手!這很容易就會造成骨牌效應,本來平衡的對峙局面,一下子便兵敗如山倒!
  
「哈哈哈哈⋯⋯張維新,雖然剛才的第一回合,被你小勝了老子一劍,可是這第二回合,總算輪到老子把你陰了一回了吧?」王鐘癲狂大笑!
  
這個佈局,是王鐘在第二次出手狙擊周謙之前,就跟龐亮商量好的!王鐘狙殺周謙的任務,便是由龐亮提出的,而王鐘的條件,便是要龐亮想辦法解決張維新!
  
感受到那根本無法抵抗的法力波動,張維新頓時全身汗毛直豎!這個時候,他想的只有一件事情,便是要在法陣威能完全展開之前,如何憑自己所有的力量,為己軍製造最大的貢獻!
  
「王鐘!我即使死,也絕對不能讓你活著!」
  
張維新釋放出全部修為,頭頂上現出三道沖天氣柱,尤如鮮花綻放!這三片氣之花瓣,正代表著天、地、人三道宗師武魂的合一,以自身作為媒介,同時接通天地,超越凡夫皮囊,踏上了以武入道,邁向聖境的路途!
  
若是沒有了武魂,「武」不過是凡夫小技,不能入流!而當武者能借用甚至吸收天地之力後,便能無限往上修煉變強,甚至跟道門,儒門,佛門等等的大能者,也可比肩!
  
張維新全力祭出他的蕭中劍!


  
「平沙落雁・獨鳴殺!」
  
一道淡墨色的劍影,劃過空氣,以無比鋒銳之意,直飛向王鐘!
  
三花聚頂強者的全力一擊,不論王鐘有甚麼手段,下場也是得死!
  
鏗鏘!
  
蕭中劍在距離王鐘胸口三呎左右,碰上了一道透明的力牆!頓時爆出了一聲極之刺耳的尖銳巨响!
  
原來此時法陣已經成功啟動!法陣外緣的一道力牆,竟然把張維新的全力一劍,給擋於牆內!蕭中劍餘勢未減,不住企圖刺破光幕,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空間漣漪!
  
三個眨眼之間,竟然也未能突破力牆!而在此時,蕭中劍的鋒銳之意,已在漸漸減弱!
  


「怎麼可能!我這一招獨鳴殺,是以捨身之勢使出,為了把所有修為都貫注進這一劍,不惜放棄所有自身防禦!我敢說這樣的一擊,即便是人仙,也最少能刺至重傷!怎麼可能被一道法陣的力牆就截停掉!」
  
張維新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猛然看向頭上,發現自己的頂上三花,竟然正在逐漸消弱!
  
「複合法陣!這竟然是一個複合法陣,這法陣是由一個隔絕結界,以及一個弱化結界組成!施法者太聰明了,只要把我的修為弱化,隔絕結界就不需要太強,也有足夠綁殺效果!這人仙竟然還是個陣法大師!」
  
對於三花聚頂強者,要以法陣綑綁,殊為困難,若是佈陣者不在現場輸出法力和掌控大局,難度就更高了!再加上張維新不是尋常三花聚頂,他更是名將張樂之後,衛國尖兵營總教頭,身經百戰,自保手段肯定不少,要用一個預先佈好的法陣強壓他,即使是人仙,也不可能!
  
所以,只能同時使用兩個人仙法陣!而法陣之間常常互相排斥,想要有加乘之效,就必需使用複合法陣!而複合法陣之罕見,甚至是張維新,也未曾在戰場上遇上過!
  
兩個法陣同時啟動,張維新的三花聚頂,已被壓制至只有平常的三份之一!只見這法陣威能仍在增強,再拖下去,恐怕會把張維新的修為打落回宗師級!
  
此時,十八名紫府煉氣士,同時祭出無數的飛劍!驟眼看,飛劍的數量,大概有一千之數!而且,這千把飛劍,劍鋒上均是沾滿血污,殺氣騰騰!
  
「隆中草蘆十八血劍修士,隆中小千劍陣,殺!」十八名紫府修士同時喊道,千把飛劍形成陣勢,繞著張維新高速迴旋!
  
血光一閃,八把飛劍,同時向著張維新背後刺來!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一陣銀光飛閃,八把飛劍,竟然盡數被逼退!
  
張維新雙手捏著劍訣,身周有著近二十把銀刃飛劍迴護!
  
「小千劍陣很了不起麼?別忘記我張維新是武、道兼修,本身也是三進紫府修士!飛劍的數量,乃是貴精不貴多!」
  
張維新手執古蕭,把劍鋒收回,然後放到唇邊,開始吹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