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地洗完碗,收拾哂所有野,外面已經停左雨

八點幾,miki話我第一次黎唔會識自己走,結果又係要送我翻去

「呢度翻去要幾耐?」

「都九個字架。」

「咁我去個廁所先。」





「嗰邊。」miki指一指走廊盡頭,然後我就照佢指嘅方向行

行到盡頭有兩道門,我隨手開左左邊嗰道

「唔係嗰間!!!!」背後傳黎尖叫聲

miki好似想阻止我







開門嘅聲音

已經太遲

瞳孔收縮,好似想將見倒嘅事物排斥出眼球咁

胃酸倒流,灼燒喉嚨

呢啲⋯⋯到底係咩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