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 


一聲令下。嗚槍的聲響、跑手的身影、觀眾的歡呼聲,幾乎在一瞬間同時爆發。 

但畢竟一切還是有先後之分。 

校友隊的趙佩雯起步反應最快,在我們聽到嗚槍的同時,她的身影已經挾著俯衝之勢向前彈出。Emily緊隨其後起步,之後才是其他社的跑手。 

我們抓著看台邊的圍欄,瞪大雙眼看著這場大戰。 



趙佩雯乘著先發之勢不斷衝刺,飄逸的身影矯捷如燕;Emily從後追趕趙佩雯的背影,卻未能趕得上她的步速,雙方漸漸拉開距離。到了第一接捧區附近,兩者相距已有近十米遠,紅社兵凶戰危! 

趙佩雯率先跑進接捧區,校友隊順利交捧;等到Emily把接力捧交到光仔手上時,消防員梁頌斌已經像釋放壓力的彈簧般在跑道上奔馳,把其他各隊遠遠拋在後方。在這種的高水準比賽中,一旦被拋離十幾廿米,就差不多沒有可能追回了。 

然而,就在我們幾乎為紅社絕望之際,戰事又突然有了轉機。 


如果說梁頌斌是地上的極限跑者,那光仔就是一頭狂野的獵豹,奔跑中前傾的身體保持著離奇的動態平衡,那大幅的步伐和頻率簡直像違反了物理定律一樣。他每跨出一步,就往前面領先的梁頌斌逼近了一點。 



看到光仔如此神乎奇技,看台上眾人興奮起哄為紅社打氣。

此時另外三社已經被拋離了幾十米遠,眼見光仔和梁頌斌雙雙奔向第二接捧區,心鈴擺好姿勢準備接捧起跑,頻頻回頭看著仍然落後幾步的光仔。梁頌斌感受到從後而來的壓力,到後段也沒有半點鬆懈;但光仔越戰越勇,以更快的步速飆進接捧區,兩人幾乎同一時間交捧。 


已經起跑的心鈴和女警沈文詩接過交捧,兩人同時發力跑進彎道,在彎道內展開激烈的拉鋸。她們的步伐、步速以至身軀的擺動都近乎完全一致,乍看之下就像兩個互相複製的身影在賽跑,一時鬥得難分難解。 

賽前我還擔心緊張會影響心鈴的表現,現在看來是多慮了--她全神貫注的表情、堅定的雙眼,彷彿紛擾世界的萬千種種都無礙於她。眼前就只剩下那麼一個目標,等待著她去完成。 


進入彎道中段,跑道上兩個一致的身影突然分裂出來,有了不同的變化。心鈴在內側跑道上劃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形,向內微傾的姿態充分利用跑道的反作用力,因而跨出更有力的步伐。到了彎道後段,心鈴已經和沈文詩平排,這意味著在實際距離上,位於內線的紅社已經超越了校友隊。多年來所向披靡的校友隊首次被超越,這絕對是振奮人心的時刻! 



果然,心鈴比沈文詩早一步突入接捧區,澤天抓住了最佳時機開始助跑,而旁邊跑道的主將許嘉豪還在苦苦等待起跑的時機。從上年的戰況可知澤天和許嘉豪的速度差距其實十分微小,只要澤天早一步接捧,基本就有了八成以上的勝算。 

澤天把手伸向後方,處於顛峰速度的心鈴追趕著剛起步的澤天,向前伸出接力捧,距離兩人的完美交捧就只剩下半步之遙。


就在心鈴將要跨出右腳的最後一步、向前交捧之際,剛落地的左腳腳踝竟不自然地向外屈,身體隨之失平衡倒向跑道內側!危急之下她把向前跨出去的右腳轉向右側著地,勉強穩住了身體。 


然而,放棄了右腳這一步的跨幅,意味著心鈴和原來已經伸手可及的澤天又再拉開了一步的差距,也意味著來勢洶洶的沈文詩從後追上了一步的差距。快速的比賽中容不下半點喘息空間,心鈴強忍著痛楚,再次踏出左腳。 

但在這一刻,她茫然了。 

經過剛才的遲緩,她的步伐已經無法追上正在加速的澤天;更何況她扭傷的左腳根本沒法正常著地,肯定無法順利交捧。 





澤天就在前方一米遠。 

只是一米的距離,卻又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分隔了他與她,成與敗。心鈴無助地看著澤天漸遠的背項,她感到沈文詩的身影在身旁快速略過。 

遲遲未接到捧的澤天終於回頭望向心鈴,從看台的角度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就在他回頭的一刻,心鈴的眼神變了--從迷茫變成了堅定。 

一瞬間,鴻溝褪回那僅僅的一米距離。她不再猶疑,右腳發力一蹬,向前撲倒的同時,拉直的手奮力向前伸出接力捧!



她不由自主,整個身體打橫倒下,一頭栽在跑道上。趺倒的姿勢很狼狽,趺倒的姿勢很漂亮。 





因為接力捧已不在她手上! 


澤天緊握著接力捧向前衝刺。就在剛才的那一刻交捧的滯礙中,許嘉豪順利接捧,向前帶出了3米。 



90米。兩人距離,3米。 

澤天奮力追趕近在眼前的許嘉豪,全場屏息看著這場最後的鬥爭。 







80米。兩人距離,3米。 

澤天全力加速,律動的身軀不斷突破空氣的阻力。 





70米。兩人距離,3米。 

許嘉豪也在加速,身為港隊的驕傲不容許任何人超越。 







60米。兩人距離,3米。 

區區3米的距離。澤天用一剎那去填補3米的距離,許嘉豪用同樣的一剎那去拉開3米的距離,半分不讓。 





50米。兩人距離,3米。 

形勢沒有絲毫改變,看台一片寂靜,大家都似乎在消化這個事實。然而從澤天的眼中,我看不到一絲氣餒,看不到一絲懷疑,只有絕對會嬴的堅定。 





40米。兩人距離,3米。 

不知從誰的聲音開始,不分四社,所有人都叫起「澤天! 澤天!」,一下子響聲震天。 





30米。兩人距離,3米。 

澤天的身影一閃即逝,掠過我的身邊。在鋪天蓋地的打氣聲中,他的腳步一下一下打在地面上,如雷貫耳,撼動了天地。 





20米。兩人距離,2米。 

許嘉豪的身影很快;澤天的身影比很快還要快,那份氣魄無視了一切,突破了一切! 





10米。兩人距離,1米。 

終點近在咫尺,兩人在最後的跑道上爭持。澤天深信會嬴,許嘉豪從不打算輸,而事實是,在那個放慢了千百倍播放的世界之中,兩人的身影緩慢地重疊在一起。 





0米。兩人距離...... 




兩人幾乎同時衝線,終點的計時員在確認秒錶時間,其他隊伍陸續衝線,但已沒有人關心第三名是誰。 

計時員拿起對講機向司令台傳話,司令台傳來嘶嘶的開咪聲。 

澤天和許嘉豪在終點回頭,望向司令台。 

心鈴仍然坐在第三接捧區的地上,望向司令台。 

光仔和其他正在走回到的跑手都停下了腳步,望向司令台。 

所有人屏息以待,望向司令台。




「四社校友接力賽,第一名...」 









「紅社!」
 

全場瞬間掌聲雷動。澤天振臂高舉緊握手中的接力捧,光仔和Emily奔跑去第三接捧區扶起心鈴,左右挾著她一拐一拐跑到終點,四人抱成一團。 

心鈴激動落淚。 

一直以來的挑戰,想不到他們真的做到了。那麼波折,險阻重重,他們還是做到了。 

我興奮地對凝說:「我們也下去幫他們慶祝!」 

「嗯!」凝說。 

跑道上,心鈴的手繞在澤天頸後讓他扶著。 

「剛剛我真的以為我害你輸了...」她哭成淚人。 

澤天淡淡一笑,對她說:「我們嬴了。」 

心鈴愣住了沒有反應,他又以更堅定的語氣再說一次:「我們嬴了!」 

這次她終於點點頭,破涕為笑。 


心鈴看到我和凝,興奮地想跑向我們,下一秒又發覺澤天正在扶著自己,笑容變成了尷尬。我和凝走向兩人,凝從澤天手上接過心鈴。 

那一瞬間,凝的眼神裡彷彿閃過一絲異色,但又稍瞬即逝,消失於無形。她由衷的笑容感染了心鈴,心鈴緊緊抱著她。 

「凝,我們嬴了...」她小聲說。 

「嗯,太好了。妳很厲害呢!」凝溫柔地說。


心怡也跑下來湊熱鬧,她奔向被眾人英雄式包圍的光仔。 


「光哥哥超型呀!」心怡大叫:「那個什麼消防員太弱了,被你三兩下就追上了!」 

「別怪他。這不是他的錯,錯在他的對手是我!」光仔拍拍心口,囂張地說。 

「超型呀!!!」心怡又說一遍。 

我過去搭著光仔的肩說:「老實告訴我,你到底開了什麼外掛?」 

「爆Seed無雙。」他認真地說。 

「真的嗎?」我問。 

他點頭:「外加九陽神功第六層。」 

「還九陽神功咧!」我笑著一掌拍他的背,他哈哈的笑了。 


失落冠軍的許嘉豪看著澤天。 

「我還在想剛才你怎麼可能會追趕過我,我想不通。」他困惑地說。 

澤天平靜地說:「我並沒有追趕你,在我眼中只有終點。因為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嬴的會是我們。」

許嘉豪愣了半响,終於豁然一笑。 

「哈哈,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他爽快地說:「說話算話,我們會遵守承諾退出校友隊,校友隊的捧就交給你們了!」 

許嘉豪向澤天伸出手,澤天接過那無形的捧;心鈴看著澤天,眼神有點複雜。 

我們見證著這場世紀交捧。不知道下一代的校友隊又會擋著多少跑手的前路,又不知道幾多年之後,才會有後起之秀打破這道高牆,成就下一次的交捧。 

無論如何,今年的陸運會終於在歡笑與淚水之中落幕了。


陸運會過後,人潮不斷湧出運動場,學生或在巴士站等車回家,或三五成群到附近商場逛街。 


心鈴和光仔一眾紅社運動員留在運動場,捧著獎盃拍照留念,他們還打算晚飯直落唱k慶祝,我就不奉陪了。 

自從媽知道我拍拖之後,她就不斷催促我帶思思回家讓她見一下。我受不了她的瘋狂轟炸,和思思約好了今晚上我家吃飯。 

眾人知道後一陣起哄。 

「嘩~見家長!」 

「什麼時候擺酒?」 

「個肚幾多個月了?是仔還是女?」 

「訂定滿月酒差不多啦。」 

我誇張地說:「哎呀!被你們發現了,現在就是擺酒。人情每人500,速速磅!」嚇得大家速速閃了。 

回復開朗的心鈴瞇起眼睛看著我:「阿一你帶思思回家,不會是想乘機做什麼色色的事吧?」 

我清一清喉嚨說:「嗯...像我這種正淫...不,正人君子,怎麼可能會這種事呢?」 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告別了眾人,我和思思走到城門河畔的緩跑徑,在暮色下牽著手散步回家。 


微風吹拂著水面的柔波,黃昏下點亮的路燈在地上拉出幾道深淺不一的影子。偶爾幾架單車經過,發出「鈴鈴」的聲響,為寧靜增添了幾分和諧之音。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很安寧的感覺。」思思的聲音很柔和,不願驚動這平靜的畫面似的。 

「嗯,特別是在刺激之後,安寧就顯得特別安寧。」我說。 

「嗯,這麼說好像也對。」 

我和思思對望,一起笑了。我們把牽著的手前後擺動,像一對兩小無猜。一種幸福的感覺洋溢在我心中,它最平凡也最珍貴。 

「對了。」她輕聲說:「剛剛你和凝下去跑道和心鈴他們慶祝時,怎麼有點不自然的感覺呢?她們好像有點尷尬似的。」 

「妳的觀察力真敏銳呀!」我不禁說。 

思思靦腆一笑。 

我說:「其實這當中有一段往事。可以說,是澤天間接造就了我、心鈴和凝和三人的友誼。」 

「到底是怎麼樣的往事?」她接著問。 

「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完呢!」我笑道。 

思思抱著我的手臂,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告訴我好嗎?故事再長也不要緊,一切關於你的事我都想知道。」 

我的心頭泛起一陣暖意。 

「又好,反正回家的路還長呢!不過該從哪裡說起呢?」 

我回憶著過去,她期待地看著我,靜靜等待。 


「那麼就從中三開學禮那天,澤天的空手道表演說起吧。」 


第二十一章 <光芒>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