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 

最近好嗎? 

溫哥華應該開始轉涼了吧?香港還是熱。說起來,近年經常是到了十二月的聖誕節前夕還是廿度以上,每年我都會有種「今年會不會就這樣省略掉冬天呢?」的想法,不過到一、二月又會全盤推翻了這種想法,年復一年都是這樣,哈哈! 

其實小時候的的冬天是不是比較冷呢?沒什麼印象了。倒記得有一年天寒地凍,你帶我到樓下士多買吱吱冰在路邊吹著風食,說這樣食才爽。回家後我說漏了嘴,被老爸發現痛打了你一頓,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心鈴和澤天終於在陸運會的接力賽中嬴了校友隊,那場接力賽的過程真是驚險,如果他們少一點堅持,結果就不一樣了。但最終他們還是嬴了。澤天說他從沒想過會輸,所以嬴了。嘿!真的只有他才能若無其事說出這樣的話!不過這樣也好,也好。 



那天還帶了思思回家吃飯,那情境你也應該想像得到吧!媽總是這麼囉唆,不斷對思思問長問短,害我們多尷尬。最後還是老爸出面,硬拖了媽落樓散步,我們才得救了。難怪你以前常常說只有老爸才對付得了媽。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哈哈! 

先寫到這裡。 

                                  
 阿一 

8-11-20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