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扭開了空手道室的門。她站在門口,臉色有點蒼白。她的出現打斷了一觸即發的對決。 


「我在課室聽到你們爭吵的聲音,所以...」她看著我們,不安地說。 

澤天瞬間收起了銳利的氣勢,對她溫和道:「我們沒什麼,妳先回去繼續溫書,我等一會會過來找妳。」 

她看看我們手上的拳套,疑惑道:「你們在打嗎?」 

「別緊張,我和他只是練習而已。」澤天說。 



但她搖搖頭,走到我和澤天之間分隔我們:「別這樣好嗎?你們之後都還有比賽,萬一現在受傷了怎麼辦?」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與妳無關。」我對凝冷淡說。 

她的臉上浮現一絲難堪,說道:「我知道與我無關,我只是擔心你們...」 

「妳可以選擇不看,但妳不能阻止我們。」我不耐煩地打斷她,只想盡快了結和他的對決。我伸手想把她推開,澤天瞬即粗暴地把我的手揮落。 

「我警告你別碰她,她少一根頭髮我對你不客氣!」他憤怒地說。 



從未見過一向冷靜的他如此激動,但現在我看來只覺得可笑。 

「別碰她?」我冷笑說:「你憑什麼命令我?」 

「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別碰她!」 

「女朋友!原來你也會說這種話!」我怒瞪著他:「你的「女朋友」這麼身嬌肉貴,那心鈴呢?當初她怎樣對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裝傻也要有個限度!到頭來你又怎麼對她了?竟然還...」 

「阿一!」心鈴大叫蓋過我的話,她瞪著我:「別說了。」



心鈴別過臉去;凝尷尬地低著頭。我沒再說話,但仍怒視著澤天。 


他冷冷地說:「講夠了沒有?廢話這麼多,你到底要不要打?」 

「打!」我抽起衣袖:「不要再拖了,直接來吧!」 

「正合我意,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他說。 

我冷笑說:「輸了的人再比賽下去也沒意思,不如直接棄權吧。」 

「無所謂,反正輸的會是你。」 他舉起拳頭。 

我們無視一臉驚訝的心鈴和凝,下一秒鐘就要向彼此揮拳。忽然旁邊的凝膝蓋一軟,倒向地上。 




澤天第一時間撲上前扶著不讓她倒下;她無力地靠在澤天的手臂上。 

「妳覺得怎樣,很暈嗎?」他緊張地問。 

凝用手輕扶額側,虛弱地點頭。 

「妳覺得哪裡不舒服?」他又問。 

凝輕聲說:「我想休息了,你送我回去好嗎?」 

澤天困惑的看著凝,一時之間沒有說話。 

「送我回去好嗎?」 凝再說一次。 



他們兩人默默地對望,凝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澤天。靜默了半晌後,他嘆了口氣,扶著凝站起來慰問了一番,一起慢慢走向門口。

我無言看著這一幕,不覺間高漲的戰意都消退了。看來這場架是打不成了。 


「決賽見」 

他站在門口沒有回頭,只拋下這三個字。 


看著他們離開後,心鈴鬆了一口氣。我才發覺她的呼吸不太自然,似乎是在遷就剛才被踢到的位置。我立即仔細察看她的情況:「怎麼了?肋骨還會痛嗎?」 

「有一點痛,但是沒大礙了。別說這個了。」她用責備的眼神望著我:「你剛剛這麼激動幹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這麼緊張凝的原因。」 

「是我衝動了。」我承認道:「我不應該用凝來挑釁他。但我不想抑壓我的怒火。我想和他狠狠打一場,這樣或者就可以把所有事情一次過解決了。」 



「但我擔心你啊,傻瓜!」她放軟了聲線。 

「我知道,所以我會變得更強。」我一手擁她入懷,堅定地說:「到了決賽的那一天,我會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強。」



比賽持續進行著。緊接是少年組的初賽,也就是說小二終於要上陣了。 


我們很著緊小二的比賽,甚至比自己的比賽還要緊張。賽前我們加緊訓練了他的戰鬥技巧,但對於小二來說,比起一切技巧更重要的,是耐力。 

小二的體重很輕,在他的組別和量級中,雙方的拳腳都不重,殺傷力有限,因此靠擊倒KO取勝的情況很罕見;於是取勝的關鍵就在於比對手更能熬,撐到最後的人就能嬴。 

連日來密集的帶氧運動、抗打訓練對小二來說是很重的負擔,但他都撐著瘦弱的身體,咬緊牙關一天一天的熬過了。 

初賽的名單公佈,小二的對手叫張凱達,12歲,來自頗有名氣的山玄道場,是個擁有比賽經驗的藍帶,論資歷論經驗都比小二高幾班。雖然我們明白短短幾個星期的訓練成效有限,但既然決定要打就要豁出去,盡一切努力去爭取勝利。




比賽當天當日一早我們陪小二到了會場,他更衣後坐在場邊等待上場。上陣前一刻,小二的狀況卻非常糟,倒不是指身體的問題,而是精神狀態--他看起來像個等待行刑的囚犯,緊張得全身發抖,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 


看著膽怯的小二,我們內心不禁擔憂。 

Lemon小聲對我們說:「小二這麼害怕,我怕他站起來已經腳軟了,怎麼跟人家打?不如還是勸他別打吧。反正他年齡這麼小,以後還有很多機會,等他練強一點再來參賽就好了。」 

「不是這樣的。」 

我搖頭說:「站不站得上那個擂台跟身體有多強壯、技術有多好無關,這關乎勇氣。沒錯,或者以後他的身體會練得更強,但如果今天他選擇了放棄,下一次他也不可能會做得到。」 

這是人生必須要面對的戰鬥。 

「歐陽勇二,到你上場了。」 拿著點名板的工作人員呼喚道。 

小二像觸電似的顫了一下,艱難地站起來。上場前我們為他打氣。 

心鈴安撫他說:「別緊張,像平時練習那樣打就行了,我們會在台下支持你的!」 

小二勉強地點頭回應。 

我鄭重對他說:「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他深呼吸一口氣,用顫抖的聲音說:「中了一拳就回他兩拳!挨了一腳就還他三腳!」 

「很好。」我用力拍他的背:「去!讓所有人見識一下你歐陽勇二的勇氣!」


另一邊小二的對手凱達也來到了場邊。他們體型相近,但就相比之下凱達就淡定得多,甚至還略帶不屑地看著戰戰兢兢的小二。負責照顧凱達的師兄看到小二之後露出寬心的表情,大概斷定他能輕鬆拿下這場比賽。 


兩人走到場內互相鞠躬,等待比賽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壓抑的小二就像跑手聽到響號一樣,猛然衝上前向對手揮拳。凱達沒料到看起來膽怯的小二竟會突然如此猛攻,一時來不及進入狀態,慌忙閃避。 

「做得好啊小二!」Lemon拍手叫好:「打他!不斷打他就對了,打到他喘不過氣來!」 

然而小二始終缺乏經驗,揮拳的動作太大,沒有顧好攻擊的姿勢,被凱達一一看透躲避。凱達站穩了陣腳後,趁著小二攻擊的空檔一拳刺向他的臉,小二剛巧往前衝,鼻子重重撞上了他的拳。 

中拳後小二跌撞地退後了幾步,掩著鼻子露出驚慌的神色。凱達趁機瞄準小二的頭部施展高踢,他惶恐地把臉轉開,抱著頭縮起來,勉強擋下了那一腳。

接下來局勢就開始一面倒。 


凱達乘勝追擊,對小二窮追猛打。小二被打到怕了,看見凱達準備動手就已經閃縮起來;凱達見他已經喪失鬥志了就更肆無忌憚,不斷對他拳打腳踢。他追打小二到場邊,小二無路可退只能舉起手擋,卻擋不住四方八面的攻擊,不一會兒就被打得口腫鼻青。 

迴旋加速的側踢擊中小二的左腹,小二痛得彎低了腰,睜不開眼睛。 

右拳鑽進小二的手臂之間打中了下巴,小二馬上頭昏腦脹,連方向也分不清。 

刺拳、直拳、前踢、側踢、下段踢......小二變成了一個靶子,活活被捱打。 

到了這地步,場內大部份觀眾都不禁移開了視線,不忍直視。眼看他快要捱不下去,裁判也準備上前中止比賽了。 

「小二,別退縮!」我大叫:「比賽還未結束!」 

就在那一刻,原本正在猛攻的凱達突然後退,小二快要軟倒的腳發力一蹬,上前追上對手,一記漂亮的右直拳正中對方的胸口。


全場嘩然。 


我望向小二被打得腫起來的臉,他眼中透著一道堅決的神色。就是這種突然的轉變令凱達感受到了威脅,身體下意識地往後退,卻反而露出空隙被小二堅定的一擊打中。 

凱達雖沒受到太大傷害,卻一臉驚訝。小二大叫一聲衝上去追擊,接連中了凱達的兩拳反擊,卻狠狠一腳把凱達踹開。局面進入了一場混戰。 凱達不岔被小二反攻,決心還以顏色;小二不再害怕對手的攻擊,你一拳我一腳拚命和他對轟。 

「加油,小二!加油,小二!」 

我們高聲為小二打氣,凱達的師兄也收起了淡定的神色,緊張地看著比賽的變化。 

凱達始終技術較高,常常趁小二向前衝時重重打在小二的臉上。好幾次所有人都以為小二要被擊倒,他卻一次又一次咬緊牙關撐住了。 


短短的兩分鐘的比賽令人喘不過氣,到了完場的一刻,全場都站起來為小二鼓掌。 

由於在比賽限時內沒有出現技術性擊倒,所以要進行判定,由裁判以有效得分等準則決定勝負。經過各裁判退場討論之後,主裁判回到場中央,小二和凱達站在兩旁等待宣佈結果。 我們屏息以待。

主裁判舉起手鄭重宣佈:「勝出的是......」 












「藍方,張凱達。」 

裁判的手落在凱達身上。凱達鬆了口氣笑了,小二的眼神從期待化為失落,低下了頭。 

小二空手道生涯的第一場比賽就這樣結束。他以判定落敗,無緣繼續晉級。他黯然退下,卻再一次嬴得全場掌聲。 

他回到台下,對我們深深鞠躬。 

「對不起,我令你們失望了...」強忍著淚水的聲音令人心酸。 

心鈴過去抱抱他:「你已經盡力了,你真的很勇敢,很了不起。」 

聽到心鈴的安慰,小二再也忍不住放聲哭起來。我蹲在小二面前按著他的肩膀,正眼看著他說:「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哭。」 

他流著淚抽著鼻子,說不出話來。 

我問他:「輸了比賽,你是不是覺得很難受,很不甘心?」 

他用力抹走眼淚,點點頭。 

「你一定要記住這一刻的感覺。」我叮囑他說:「輸的滋味很不好受,但沒有輸過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勝利有多珍貴;永遠不會明白那種真的很想嬴的心情。」 

「現在你明白這種心情了,然後總有一天你會變得更強,你就會嬴。」


我沒有告訴小二的是,這是我花了多少時間才終於領略到的事。 


那些失敗的苦楚、對勝利的渴望,是一個自卑懦弱的男生沉澱了多少日子、經過了多少掙扎、累積了多少勇氣,所換來的期許。 

這些事,小二聽懂了嗎?我不知道。止不住淚水的他哽咽得說不出話,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但我想他還是聽懂了。 

不知什麼時候,他那雙藏在道袍衣袖裡的幼小的拳頭,早已悄悄握緊。 


第四十章 <勇氣>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