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穴熊畢竟是守著前往遺跡第三層的大將,區區自學而成的一階魔法還不足以動搖它的腳步。

水球還未觸身,已被牠揮舞雙爪形成的保護罩轟散,濺滿一地。

雅克根本沒在意這水球術的效果。只見他專心盯著自己身前,那浮著的是五、六個同樣大小的水球,還有幾個較小的正在成形。

“看我的!砸死你!”

水球像龍吐珠般逐一彈射過來,氣勢非凡,而且威力有增無減。



但穴熊顯然未將之放在眼裏。只見他稍為加強了雙臂的揮動,防護罩更是密不透風。“砰”、“砰”、“砰”、“砰”、“砰”、“砰”,所有水球一觸即破,濺起了一幕又一幕的水花。

這人類不要臉的不斷使出對牠無法做成傷害的劣招,讓穴熊已感到十分煩厭。水球只要被碰到便散為水花,不旦弄濕了牠的身體,也模糊了牠的視線,阻礙牠的反擊。

牠怒吼一聲,雙臂猛地向前揮動到最遠限度,一口氣刺破了眼前最後射過來的四、五個水球,待水花散去,穴熊正準備撲前反擊時,才發現眼前的敵人早已消失不見。

牠感覺到自己正在垂直地向下墮,直撞在地上,然後往橫倒下。

牠的另一隻後腿已經脫離了牠的身體。



“幹得好,聲東擊西戰法。”旁觀者梅斯特不禁鼓掌起來。

“很有傭兵風格的作戰方式,肯定是跟本人耳濡目染得太久,連骨子裏都流著傭兵的血了哇哈哈……”甘度夫的語氣雀躍不已。

“你們就只會說風涼話……”

雅克連環砸出水球術,給對方輕易化解是預期之內。他反要利用水球爆成水花遮蓋其視線,低身潛行用盡力氣向橫揮出一劍,成功令對方後腿完全廢掉。

雖然預想這大傢伙的晶核應該富含魔力,但雅克並不想動殺戒。他以兩手借力急速彈起,越過大傢伙後一躍,打算一氣跳過擋路的四個小傢伙。



那四隻小穴熊也不是善類,同時往上張口大吼,四雙長臂已如靈蛇般向著跨腿中的雅克襲來,誓要取下他那毫無防備的蛋蛋。

“幹嘛這年頭連熊都那麼喜歡玩陰的?”

雖然處境狼狽,但畢竟小穴熊的破壞力遠及不上那隻大傢伙。雅克可是在瑪莎拉守備隊裏熬過好幾年,武技的實用性很高,足以能應付各種情況。

他把劍鋒一偏,以劍身向下弧形一揮,把八隻長臂清脆地揮開。翻過筋斗,階梯已下了大半,前路已沒有阻攔。

正當雅克以為已成功過關,殊不知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兇暴吼叫,甚至令牆身和地面都顫動起來。

那沒了兩腿的大穴熊已爬到階梯前,兩條粗壯長臂已朝著雅克直揮過來。

雅克反應不及,只能把長劍架在身前,已預想到將會劍毀人傷。但兩臂僅輕輕夠到長劍的劍身,便被逼縮回。原來是臂長不夠。

“哇哈哈……有本事就來抓本少爺,來拍本少爺的屁股!”雅克得意起來,就站在這僅僅在對方攻擊範圍外的安全地帶,手舞足蹈又露屁股地挑釁對方,“求求你狠狠地打我,我的屁股好癢,真的很渴望被你的巨臂砸個皮開肉碇……”



穴熊氣得爆炸,要是牠拖動身子追,對方肯定能用健全的雙腿逃離攻擊範圍。牠雙目兇光一閃,隨手抓起其中一隻小穴熊,就朝雅克直丟過去。

“哇!用兒子做暗器!你這傢伙有種!”

那小穴熊似乎認為被作為暗器是項榮耀,遂張牙舞爪地衝向雅克,極渴望一舉立功。但雅克是那種雖然囂張但卻不會忘形的人,他看到這直球的時速不高(因為球的重量大),便立穩馬步,用劍身當球棒,狠狠地揮擊。

要是雅克用劍鋒揮擊,那小穴熊肯定被切開成兩半。

正中紅心。小穴熊朝反方向直飛,直砸中大穴熊的鼻子。一柱鮮血隨即噴出。但是這個程度的衝擊牠還挺得住,而且攻擊被化解加上孩子被砸,讓牠的怒氣直線上升。

大熊抓起第二隻小熊,投出球速更快的直球。

剛才揮捧擊中的快感爽遍全身,雅克此時可謂狀態大勇,尤如松井秀喜的靈魂附身(他還沒死啦),模仿著職棒選手的一記全力揮擊,又再次正面擊中。



轟地一聲,第二隻小熊又再正中大熊的鼻子。

大穴熊實在氣得瘋了,獸性大發之下,兩手同時抓起餘下兩頭小熊,來個兩連發。

“這樣作弊也行啊?”

畢竟現在不是棒球比賽,對方連投兩球雅克也只好隨機應變。他飛快狠狠的把第一頭小熊狠擊回去,然後旋身,像龍卷風般再一次揮出長劍,以雙倍力氣狠擊第二頭小熊。

第一頭小熊炮彈又再轟中大熊的鼻子。牠的鼻骨已被完全砸塌,兩眼翻白,只靠著一口蠻氣死死挺著。

第二頭衝擊力最強的小熊炮彈轟至,轟中大熊的前額,再朝後直飛至老遠處。終於打了個全壘打。

大熊終於轟然倒地,揚起大片灰塵。

“幹得好!”甘度夫不禁歡呼道。“你這是從哪兒學回來的棒術?看你好像很熟練似的,難道你在轉生前已是個棒術大師嗎?”



雅克心想,我只是個會蹺課蹺班在家裏看電視棒球直播的球迷啦。只不過重生後一直刻苦鍛鍊,運動神經異常發達,能把在腦裏記著的動作絲毫不差地複製出來而已。

“哦,這在我們的世界很普遍,孩子們都會拿著大棒子在到處砸。”雅克信口開河地回答道,“那……我們成功過關了吧?耶!”

雅克不禁直衝到第三層,隨即被七彩閃爍的光芒刺得連眼睛都張不開來。遍地都是在傻笑著的水滴形魔獸,通體透亮而帶著點點晶螢耀眼的光芒。

這裏的閃亮史萊姆,無論是數量還是閃亮的程度,都是勝過在第二層十倍不止!

“這……簡直是……史萊姆之海……”雅克看到如此壯觀的場面,也不禁感動起來,張開雙臂正想投入這大海的懷抱,但小小史萊姆們卻恐慌地逃跑,轉眼間已竄得七七八八。

“……我有那麼可怕嗎?”雅克不禁有點鬱悶,正蹲在地上畫圈圈時,突然被一隻巨爪從後施襲,抓著他的身體,然後從後拉扯。

原來那隻大傢伙還不放棄。他為了偷襲,竟扯下了自己的左臂,然後用右臂拿著,以這種方式增加了一倍的臂長!



雖然被嚇了一跳,但雅克很快發現這攻擊並沒有甚麼破壞力。對方餘下的只有堅守的執著。

頓時他對這隻暗溝穴熊產生出淡淡的敬意。

長臂硬把雅克往回拉,而大傢伙已張開血盤大口準備迎接。雅克並不焦急,直直盯著那急速變大的巨口,看準對方噬下之時,扭腰偏過身子避開上排的獠牙,然後以手口長劍朝著對方脖頸順勢一拉……

讓他在堅守的崗位上戰死,就是給他最大的尊敬吧。

不過“尊敬”這個詞語,或許是人類獨有的。本來他頗為擔心那些小穴熊的情況,畢竟是他打死了牠們的家長。

但看到那四頭小穴熊竟然完全無視他這個殺父仇人,只是機械性地圍坐著把大穴熊分了來吃,他只能夠無言,在無言中感到想吐。

即使他剛才看到那些穴熊在吃冒險者的屍體,也只是覺得牠們殘忍而已。而現在看到牠們在自相殘殺,卻是人類的道德觀念裏很難接受的。

當雅克看到四頭小穴熊吃罷了大穴熊後,竟融合進化成一頭大穴熊時,他可是真的看得傻了眼……

“魔獸真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生物類型啊……”他感嘆道。

新的大穴熊已經認可了雅克。每當他需要通過階梯時,牠就默默的站在一旁,單手輕放在胸前作馴服之勢。

“這就是牠們作為守衛者的宿命吧。”甘度夫道,以他這般見識,說著這話時語氣也有點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