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通過了考驗,雅克來到了瑪莎拉遺跡的地下第三層。閃亮的史萊姆之海又再出現在雅克眼前,這時他終於可以好好的擁抱一番了。

不只是雅克,對旅客們來說,第三層入口的“史萊姆之海”,是被譽為瑪莎拉旅程中最印象深刻的場景之一。

當雅克正在史萊姆群裏滾來滾去之際,其實附近有不少旅客也在這麼做。

這“史萊姆之海”面積不大,大概兩百平方米左右,但要營造這個場面,可是需要三十多名掃除者在四周的通路設起防禦線,禁絕其他魔獸進入。

這是非常困難的任務。除了第三層的魔獸實力平均較強外,閃亮史萊姆這種美味補品對所有魔獸來說,都是極具吸引力的。人類要擋著不讓魔獸接近,卻又在牠們面前聚集起大量的美食,這只會不斷燃燒著牠們的獸性。



“噯,雅克小少爺終於來到第三層了!”

“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小少爺請過去那邊,填補剛剛受傷的雷大叔的位置吧!”

雅克遂加入了掃除者們的集體防禦之中。

前輩們的實力都非常強勁,甚至比得上中等水平的領地守備隊員,而他們也還要聯合起來,才能夠抵擋著源源不絕的魔獸襲擊。

在成長到足以在第三層單幹之前,雅克唯有每天老老實實地當群體戰的一份子。他不斷從觀察前輩們的戰鬥中,學習如何跟帶有非理性敵意的魔獸周旋。



遺跡第二層的魔獸雖然也不是豆腐,但始終無法對雅克造成太大的傷害。雖然也必需注意安全,但卻沒有生出一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決心。

他的前輩們就是這樣每天在面臨著這種危險中討的生活,他們的雙眼凌厲,帶著一股欲求戰勝的決心。

“我明白了,這就是戰意。”

“對,你總算又再踏前一步了。”甘度夫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口授,也不能靠修行學會的,必需親自投身險地,方能領悟而來。”

這是雅克首次學習真正的“性命相搏”。





--------------------



艱苦工作了兩個星期後,緊張感漸漸減退,雅克在仍然時刻充滿危險的掃除工作中,開始面帶著一種興奮的微笑。

他開始從內心感受到戰鬥的樂趣,這也是一種能夠駕馭眼前任務的表現。他也有餘裕可以在戰鬥中跟同伴們聊天說笑了。

“只剩下一半時間而已,也差不多是時候單幹了。”雖然感到實力仍略有不足,但雅克已決定才深入遺跡第三層,作獨自冒險。

這是最強大的掃除者才能夠勝任的工作。因為在瑪莎拉的旅遊業,也有一個項目是帶著實力稍強的冒險者深入遺跡的最深處,以尋找品質更加罕有的閃亮史萊姆。

有需要招待旅客的地方,就需要有掃除者控制魔獸的平衡。



遺跡的第三層大量出現蛇系和蠍子系的魔獸,也有不少會飛的小型魔獸例如“吐絲蝠”和“暗溝飛鼠”,當然都是以極端可愛的外型呈現的。

雅克對於飛行類型魔獸可謂完全沒轍。以他目前劍技的準繩度,臂力以至身體的反應速度,還未能夠做到把浮空飛行的小型物件一劈為二。無論怎麼揮劍,大部份情況下只能夠把對方軀趕,未能殺滅。

這令他總是非常狼狽,探險時總是漸漸變成被身後一大堆的飛行魔獸追殺著。

但是這也不是很嚴重的問題,只要能夠在探索第三層時保著小命,就算是合格了。雅克和甘度夫的目標,就是要在第三層深處,找到預測中的結界弱點,好讓他們能夠在限期來臨之前,逃離瑪莎拉。

雖然由於被大堆飛行魔獸從後追趕著,但雅克總算用三天時間把第三層大致走過一遍。

“真是奇怪,這一層的魔法元素分佈太平均了,幾乎感覺不到勢能的流動。”甘度夫道。

“你的意思是,結界弱點並不在這一層?”雅克搔著腦袋,“那難道會在第二層嗎?那裏可是觀光熱點,有秘密的話應該早就被發現了吧?”



“應該不會在第二層,因為明明感覺到第三層距離那個”薄弱點”應該會比較近。”甘度夫道,“或許是我們搜得不夠仔細,從頭再來吧。”

雅克也沒有異議。

結果花了八天,他把整個第三層的牆身地板等都摸遍了,就是找不到甘度夫預想中的那個“神的弱點”。

或許神是沒有弱點的吧?這樣想會不會更有道理呢?

“不可能的,以我聖域水平的感應能力,就算是被放逐到一百公里外,我也能夠感應到那個薄弱點的存在,”甘度夫堅持道。

“嗯,我也漸漸感應到你所說的,這裏附近確實存在著某個元素的真空點。”雅克拉了拉領口道,“自從進到第三層之後,不但經常感到口乾舌躁,心裏也常常感到躁動不安……”

“我們應該距離目標很接近了,但似乎我們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環節。”甘度夫道,“我們先重溫一次我們之前搜尋的順序,看看有甚麼是漏掉了的吧?”

“好的。我們首先是在……哇!”



“小少爺請冷靜,是我梅斯特向小少爺你請安啦。”梅斯特躬身道。

“原來你還在啊。”雅克呼了口氣,“自從進入第三層以來,你就完全低調下來了,還以為你有別的事在忙呢。”

“這是因為我沒有接到小少爺召喚。”

“那你現在幹嘛又出現在我面前?”

“因為我感覺到小少爺遇上困難。”梅斯特直盯著雅克的眼睛說,“小少爺自從進入遺跡第三層後,就很賣力地到處探索,不知道小少爺的目標是……?”

“當、當然是為了通過瑪莎拉試煉……”幸好雅克還記得。

“但是,小少爺知道試煉的內容了嗎?”梅斯特的眼神越來越凌厲,“老實說,梅斯特在這些天以來,一直在等待著小少爺向我詢問試煉的事,只是小少爺似乎被某件事情佔據了心思,獨自在拼命忙著,小人一直覺得很好奇……”



“我以為猜測試煉內容,也是試煉一部份。”他理直氣壯地說。

梅斯特有點愕然,接著便哈哈大笑起來。”真不愧是圖圖領主的親生孩子,特殊的個性還真的很相似。”

梅斯特突然變認真起來。“小少爺說得對。瑪莎拉試煉嚴格來說,是考驗試煉者的各種能力,包括推理和思考的能力,而非單單殺幾隻魔獸便能合格的。”

“哦?”

“不過小少爺不用擔心,根據試煉的傳統,當試煉者來到第三層之後,是會得到提示的。”梅斯特道,“瑪莎拉家族曾經在洛芙大陸顯赫一時,如今雖然進入隱忍時期,但對於家族最重要的實力資本,還是有必要忠實地保存下去,這就是瑪莎拉試煉的緣起。”

“原來這家族還曾經那麼厲害啊……”雅克不禁有點刮目相看。

不過甘度夫則有點懷疑。“老夫活了好幾百歲,又身為傭兵團主腦人,可是卻從未聽說過洛芙大陸曾經出現過瑪莎拉這號人物……”

“瑪莎拉家族在輝煌時期,曾孕育出無數強者,擁有無數足以毀天滅地的神兵利器。如今家族雖然衰落,但只要等待到能夠支配神兵的天才後代出世,那要重新縱橫大陸,完全是可能之事。”梅斯特頓了一下,道,“瑪莎拉試煉的主要內容,小少爺,是要讓作為家族承繼人的你,尋找到隱埋在遺跡裏的神兵“瑪莎拉之劍”。”

“神……神兵?”

“對,所謂神兵,就是神祗們用來互相殺戳的工具。”梅斯特不自覺地舔了舔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