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雅克和甘度夫正在瑪莎拉遺跡第三層到處搜索,找尋那個讓他們能夠成功逃亡的結界弱點時,在距離瑪莎拉領數十公里的無邊大海之上,有另一個人物同樣正在使盡渾身解數地逃亡中。

一名穿著夜行衣,頂著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正貼著海面作高速飛行,還靈巧地不時急速拐彎,跟其身材極不相襯。

只是這項本領,便知道此人最少擁有第七階的實力。

基本來說,突破聖域界限的人類方行自由飛行,但其實某些元素系統的高階魔法裏,也已具備了飛行的術。例如是風系七階的“乘風術”,或火系九階的“火龍翔術”。

不過乘風術的效果容易受到當時風勢的影響,而“火龍翔術”更是極難改變飛行方向的一種突擊術(或逃命術),跟聖域強者的飛行自由有一定差距。



看此人的飛翔能力,大概介乎飛翔術或聖域自由飛行之間。不是個快要突破聖域的九階,就是個功力退步了的聖域。

即便如此,放眼在整個洛芙大陸,擁有這種飛行能力的人,極少。而看這胖子焦急的表情,可見身後追趕著他的那些人,似乎一點不比他要弱。

“呼哈,媽的!特洛伊聯邦的人還真是閒啊,為了這種小事,竟然出動六個聖域來包抄本大人?”他喘著粗氣,自言自言道,“前面又來了一個……他們晚上都沒節目沒去玩的嗎?”

胖子口中唸唸有詞,頓時他的身體像無視了加速度定律似的,極高速的向後閃動,然後突然高飛衝天,多番拐彎抹角之後又貼回海面飛行,總算暫時從包圍網的口子裏逃脫,但也只不過是把所有的敵人都集中在身後而已,情況只有更惡劣的份兒。

以胖子這等地位,豈接受得了這魔狼狽地被追趕?越想心裏便越是光火。



胖子的飛行軌跡開始出現輕微的搖晃,而且開始不自覺地向右偏移。這是後勁不繼的表現。後方守在包圍網最右邊的年青聖域高手,當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高傲的他揮手示意其他人不要插手,他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哼,這個未老先衰的胖子,實力明顯早已退化到掉出聖域了,竟然還敢獨個兒前來我們特洛伊聯邦撒野?”

年青高手全身閃著藍色聖芒,飛行速度馬上提升了不少。前方的目標人物越來越接近,他甚至已聽到胖子那粗粗的喘氣聲。

“死在我的劍下是你的榮幸!這是沾辱海倫女神所受到的報應!”

正當年青高手揮劍之時,那胖子突然轉過頭來,那痛苦疲憊不堪的表情突然變成異常奸險詭詐。



他張開嘴巴,一團酸臭腐朽的暗綠煙霧隨即冒出。在煙霧出,竟伸出了一隻滿是黏液,五指長著尖利黑色指甲的醜惡巨掌。

“你……你不是光明教會的人嗎?怎麼可能?”

暗綠煙霧此時完全包裹著兩人。還不到十秒鐘,從煙團中跌出幾塊已吸乾吃淨的屍體碎件,無聲地落入大海中。

然後,胖子精神奕奕地從煙團中飛出,速度明顯加快了不少。

“哇哈哈哈……才剛剛進入聖域的菜鳥,竟然還敢追著我保祿大人的屁股跑?好吧,你的血肉,魔力,精神力,我全都收下了,謝啦哇哈哈哈……”

眼看著同是聖域的同伴竟被這胖子秒殺,眾人頓時心寒了一陣。眼前這人絕對不是半調子的聖域,他是有著足夠信心才獨自闖進特洛伊聯邦搗亂的。

眾人再也不敢輕敵了。畢竟看到對方那邪異的殺法,誰也不想成為第二個犧牲者。

“哼……恐怕這班縮頭龜再也不敢落單了。結果還是要打追逐消耗戰嗎?”保祿此時心裏有點後悔了,果然這次做小偷的風險他還是太少看了。



突然,水面突然大幅向下沉降。不到幾秒鐘,一個直徑近半公里的旋渦已經形成,而且剛好在保祿身下,一直跟著他走。

“一定是剛才幹得太過份,把真正的老怪物給驚動了。”雖然如此,但這保祿是何許人物?像他這種早成了精的亡命之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連聖域高手他都可以一口吞掉,在這洛芙大陸他還會怕誰?

除非是神。

當保祿看到,一柱像通天巨木般的三叉戟從旋渦中心升上來時,也不禁將大了嘴巴。

“波……波塞冬?這傢伙竟然還留在……洛芙大陸?”

在聖域的眼界看來,這巨大神兵的軌跡比閃電更快,而且力量之霸道,根本毫無抵抗的餘地……



在接近漆黑的海面上,血花四濺……保祿那肥得流油的身體,如今已變成了落海的屍塊。



--------------------



原來瑪莎拉試煉的目的,就是要尋找家族流傳下來的遠古神兵“瑪莎拉之劍”。

“以上就是我作為啟蒙者所能給予的全部提示。”梅斯特躬身道,“瑪莎拉之劍的所在之處,已在所有鋪展出來的線索裏,被充份的提示了。”

說罷梅斯特離開了遺跡第三層,又回到了連結第二和第三層的那條階梯前,跟那頭守衛的暗溝穴熊一起待命著。

“你怎麼看?甘度夫?”



“嗯……我認為順道找找看也無妨。”他道,“這不是太巧合了嗎?說不定這把劍就藏在我們正在找尋的地方。”

“對,我也有這種預感。”雅克道,“可是,要是那把劍真的藏在這遺跡的某處,那我們這幾天應該肯定能夠把它找出來。到底這遺跡裏,還有哪些地方是我們沒有找過的呢?”

梅斯特所提供的線索,幾乎毫無用處。

接下來雅克更仔細地檢查了遺跡第二層和第三層一遍。這樣一來,又花費了整整五天。如此,距離跟主祭司大人的三個月之約,只剩下最後一個月了。

連甘度夫也開始焦急起來了,給雅克的提示和建議開始凌亂失去邏輯。畢竟強烈感覺到那目標物就在附近,但就是摸不著見不到,實在是挺煎熬人的。

心煩意亂了三天之後,甘度夫突然對雅克說了句“不好意思”後,便進入了沉默。

“不愧是經驗老到的長者,我也要向他學習“冷靜”。”



雅克於是乾脆停止打怪和搜索,坐在地上沉思。

他就坐在通往第二層和第三層的階級前,那裏有已被馴服了的暗溝穴熊守衛,其他魔獸也不會前來打擾。

那暗溝穴熊已誕下了四隻後代,跟在老爸腳下也是乖乖地守衛著。

一旦有新的冒險者企圖闖入,大小穴熊便都立即進入作戰狀態。這幾天來根本沒有冒險者能夠通過這關口,畢竟能進入第三層的冒險者是很少有的,大都是要靠著已通過了的掃除者領路,方能進入。

雅克一直觀察著暗溝穴熊的守衛工作。

守衛第三層遺跡,是暗溝穴熊天生的職責。理論上來說,應該是從這座遺跡出現之時,就已經安排了穴熊來作守衛了。

這些穴熊的守護對象到底是甚麼?

“幾乎可以肯定,遺跡第三層肯定藏著非常重要的東西,不然的話就不需要設置一頭可以永續繁衍的魔獸來守護著入口了。”雅克為想通了這一點感到鼓舞,腦筋轉動越來越敏銳。

“而另外一點,憑穴熊會對通過考驗的人馴服,那就是說,牠們是容許通過考驗的人去拿取牠們所守護的東西。既然已被默許為寶物的主人,僕人應該向主人提示寶物所在才對啊。”

“從今天開始,我要在這兒露宿。”雅克下決心道,“不想通這一點,我誓不回家。”

到了黃昏,是掃除者下班的時間。聽說小少爺要獨自留下過夜,大家都聯合起來說服他改變主意。

畢竟缺少了大夥兒在維持秩序,晚上的遺跡會相當危險。通常白天被清除了的魔獸數量,都會在晚上補充回來。

但似乎雅克下了極大決心,加上管家梅斯特大人也說服了沙亞大叔,那就只好把只有八歲的小少爺丟在遺跡裏了。

夜漸漸深了。

沒有了人類的滋擾後,魔獸隨著元素的聚集而在遺跡各處滋生繁衍,數目漸漸變多。遺跡裏的魔獸基本上是不用睡覺的,晚上各種魔獸橫行,互相獵食,亂成一團,比白天還要熱鬧得多。

放膽襲擊雅克的魔獸也漸漸增多起來。他只會為了自衛而作出最簡潔的行動,絕大部份時候仍在盯著那隻向他稱臣待命的那幾隻穴熊。

那到底有甚麼提示呢?

魔獸越來越多,透過階梯看進去,第三層裏由掃除者故意真空出來的“史萊姆之海”已成了魔獸們的美食桌布。沒有攻擊力的閃亮史萊姆們被瞬速吃光,閃亮的光芒漸漸暗淡起來,最後變成完全漆黑。

雅克回過頭來,看到暗溝穴熊仍舊乖乖站著。但好像姿勢有哪裏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