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邊揮劍劈開向他飛撲而來的魔獸,一邊思考著這穴熊到底有甚麼不對勁的地方。

“我找到了!他的手!手放下來了!”

沒錯。本來一大四小的暗溝穴熊,一直很標準地站立著做著“請進”的姿勢。但是在遺跡完全變漆黑的瞬間,他們的姿勢卻從“請進”變成“肅立”。

“我明白了!這個姿勢並不是”請進”,而是向我提示!”

“我不明白,你可否解釋一下?”甘度夫道。



“我馬上做給你看!”雅克馬上摸黑跑進第三層,他使出了全部實力,把不斷出現的魔獸或斬開或逼退,漸漸從階梯入口開始,辟出了一個直徑向五米的真空地帶。

那裏魔法元素充沛,漸漸從地面上凝聚起數顆像螢光般的亮點,然後滋生出一隻又一隻的閃亮史萊姆。

雅克輕輕地把其中一隻拾起來,捧在掌心。那是隻澄藍中帶著碧綠的閃亮史來姆,主要由水元素組成,夾雜著少許的風元素,觀賞質素屬於中上水平。

雅克捧著史萊姆,走到階梯前。階梯彼端的暗溝穴熊不知何時已又再伸出了爪子,做出了雅克一直誤以為是“請進”的動作。

其實牠的手一直在指著雅克手中的史萊姆。



證據是,無論雅克向左或右移動,穴熊的爪子指向的方向便跟著改變。



--------------------



“穴熊一直在向我提示瑪莎拉之劍的所在,沒錯,關鍵就在於這些“閃亮史萊姆”!”雅克高興得捧起手中的史萊姆來親。



“那……又如何?”甘度夫的語氣仍是十分疑惑。

“……那就是說,瑪莎拉之劍的所藏之處,肯定跟閃亮史萊姆的存在有關。而閃亮史萊姆一般來說只是被當成其他魔獸的食物,壽命十分短暫,根本不可能長期出現在任何地方……難道寶物就埋藏在“史萊姆之海”?”

這是頗為合理的推測。雅克於是便開始一項極為費力的任務:邊以隻手之力“掃除”第三層入口附近的魔獸,邊仔細調查“史萊姆之海”的地面是否有甚麼玄機。

努力了半個晚上,結果是……

“完全沒發現異樣。唉……”雅克筋疲力盡地坐在地上,他隨便捧起一隻閃亮史萊姆對他說話:“就告訴哥哥好嗎?到底要怎樣才能夠得知這個遺跡的秘密呢?”

那史萊姆只是繼續對著他傻笑。

“沒用的。閃亮史萊姆是智慧極低的魔獸,不可能聽懂人話啦。”

“我知道!我只是在發洩一下鬱悶而已……咦?”



雅克注意到這種像是半液體半固體般的魔獸,形態並不是完全固定的。例如剛才正好有一隻風系的壁行穴狼在天花板上爬過,史萊姆的身體便像沾上了幾滴翠綠色油彩似的,漸漸化開,跟本色融合,然後隨著那隻風系魔獸的離開而漸漸褪回原色。

“嗯嗯,這顏色變化非常漂亮吧?這正是史萊姆系魔獸常被當成觀賞型寵物的主要原因。”甘度夫解釋道,“因為這種魔獸極易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要是常被主人帶在身邊的話,更會漸漸進化成具有強烈主人特徵的顏色和形態呢。”

“……”雅克一直盯著階梯彼端,那頭一直指向著史萊姆的暗溝穴熊。

“我明白了。利用史萊姆的這個特點,來找出那個結界弱點不就行了嗎?”甘度夫道。“由純魔法元素組成的生物,或許對元素的勢能感應要比我這個聖域強者還更敏感呢。”

“不,相比起這個。”雅克不期然地動起來,“我們之前的搜查,確實漏掉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除了守衛者之外,沒有魔獸會擅自進入的地方。”

正是那條連接第二層和第三層的階梯。

“如果我還有雙手的話,肯定會不斷拍打自己的腦袋。”甘度夫訕訕地道,“這次真是老貓燒鬚,連我都疏忽了。”



“不要緊。這肯定是遺跡設計者故意算計好的,所謂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嗎?”

雅克雙手捧著閃亮史萊姆,然後一步一步地踏上階梯。

閃亮史萊姆頓時變得極不穩定,形態就像是被強風吹拂著隨時都會被滅掉的火,而且永恒地傻笑的表情也變成含淚求情的可憐樣子。

“不好意思啦,嚇到你了。接下來的事情對哥哥非常重要喔,請忍耐一下子吧。”

“怎麼聽起來像是不懷好意的叔叔哄騙小女孩的話?”

“你給我閉嘴。”

雅克不住安慰著掌心上非常不穩定的史萊姆,一邊慢慢地踏上階梯,找尋有何異樣的蛛絲馬跡。

可是才往上走了十幾步,掌心的史萊姆便“噗”的一聲湮滅了。



“對不起啦,你的晶核我遲些會好好超渡的。”雅克恭敬地把史萊姆的晶核收進口袋裏。

雅克接著又試了好幾次,但史萊姆們都一概挺不到十幾步就湮滅了,也不知道是被嚇死的還是別的原因。

那階梯之內,說不定有著某種魔獸們異常害怕的東西吧。說不定這就正好是雅克他們在找尋著的?

“那怎麼辦?用肉眼找,用手摸,都找不到哪裏出現異樣……難道要把整條階梯拆毀掉,把兩邊的牆都打破掉嗎?”雅克搔著腦袋。

“應該會有特殊方法的。”甘度夫道,“不然的話,你那個便宜老爸,還有家族的祖先們,難道都是破牆進去的?”

“那也是。這階梯的牆壁完全沒有修補過的痕跡。”他點頭道。

“先不要急。我們找些看起來比較強悍的史萊姆再試一下,先縮窄了搜查範圍再說。”甘度夫建議道。



“那……好吧。”雅克於是邊繼續努力“掃除”,然後邊從不斷滋生的史萊姆中,試試找些看來比較強壯的。

雅克在史萊姆群中似乎看到有點異樣。他撥開了擁擠在一群的閃閃發亮的小可愛們,終於發現了躲在其中的某隻異類。

他把那強烈反抗著的異類拈起來,囚禁在兩隻掌心之間。

“甘度夫,你看這隻怎麼樣?”

“嗯……從來沒見過這樣子的,顏色竟然是傾向灰黑色的,暗淡得很,而且不管怎麼看,那過份生動的表情總是惹人討厭……”

“我也這麼覺得。再說啊……”雅克偏著頭道,“這史萊姆的表情好像一個我曾經見過的人物……”

“對對對,越看越像……簡直就是那個人的史萊姆兄弟般,那個令人嘔心的男人啊……你看你看?這小傢伙的表情像不像在生氣?就好像知道我們在說那傢伙的壞話般。”

“那個人我也認識嗎?”雅克問道。

“當然,你從出生第一天就認識他啦。就是那個肥得流油的保祿紅衣主教,從背後暗算我的卑鄙小人。”甘度夫恨恨地道。

“剛才老頭你說過,史萊姆會受到外在環境甚至是主人的氣質所影響而進化,難道那位保祿先生他……”

“不可能的。他這時候應該還躲在他的行宮裏,邊荒淫著邊策劃著各種骯髒勾當吧?”

“……可是,他不是紅衣主教嗎?”雅克頭上現出幾條黑線。

“正是他夠邪惡,才能在光明教會爬到這等位置。我敢說他是整個光明教會,不,甚至整個洛芙大陸最不知羞恥,最……哎呀!你這嘔心傢伙竟然咬我的手指?”

“你叫甚麼痛?痛的可是我啊!”雅克連忙把手指頭拔出來,然後使盡力氣封了它的嘴巴。

“真奇怪,難道它能夠聽到我的說話?”甘度夫的語氣變得狐疑。

“只是巧合吧。它不喜歡被人束縛住呢。”

“嘻嘻……就把你取名為保祿吧。誰叫你長這個樣子呢,想要放過這小傢伙也不行了。雅克,幹吧!”

雅克對這隻模樣狡猾陰險的史萊姆也沒甚麼同情心,便帶著他踏上階梯去了。

這“保祿”雖然樣貌醜陋,但生命力超級頑強,雖然在進入階梯的途中表現得既恐懼又痛苦,但卻仍然沒有湮滅掉。

於是雅克便將他當探測器使用,把他拿近兩邊牆壁,甚至天花和地面也沒錯過,想要找出這階梯出現異樣之處。

不經不覺又到了黎明。雖然陽光沒法照射到遺跡之內,但雅克還是隱約聽到沙亞大叔等人邊閒聊著邊漸漸靠近的聲音。

“今天晚上差不多了,明晚繼續吧。”甘度夫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