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呼……很累,讓我先休息幾分鐘。”雅克把保祿收進一個小袋子裏,掛在後腰的皮帶上,然後倚在牆壁喘氣。他畢竟努力了一整個晚上,獨自掃除了數百隻魔獸,體力已差不多透支到盡頭了。

“老頭,你說那把“瑪莎拉之劍”就藏在這牆壁某處的後面嗎?”

“我猜多半不會,找到的應該是通往藏劍處的秘密通道。”甘度夫道,“不過我有問題,既然找尋瑪莎拉之劍是作為代代相傳的家族試煉,即是說這把劍對你父親來說並不是甚麼秘密,他也應該曾找到過才對。那為甚麼還要保留這試煉?找到劍,但又要把劍留下來讓後代再找一遍,有甚麼益處呢?”

“我也不知道。不過你說這把劍會不會很厲害呢?聽說是神兵喔……”

“多半是件聲稱神兵,卻只有裝飾和紀念意義的破劍啦。”甘度夫斷言道,“我甘度夫大人一生博覽群書,尤其對於各種神兵之事,基於職業關係更是研究得徹徹底底,我敢說洛芙大陸還沒有人能夠和我媲美這方面的知識。連我都沒聽說過的名堂,只有兩個可能:這不是一件超越我這等水平能夠認知的超神器,就是一件有名無實的廢材。”



“那就是說,還是有可能是很厲害的神器啦。”雅克點頭道。他心裏有點納悶怎麼好像嗅到燒焦的味道?難道沙亞大叔他們正在燒肉當早飯?

“你這樣說很不給我面子。我可是洛芙大陸最大的走私盜匪組織……不,傭兵組織的始創人,關於武器之事,由我作出的判斷就是權威……你怎麼啦?”

“哇!我的屁股著火啦!”

雅克連忙猛拍屁股。那掛在腰後的布袋已燒穿了,保祿掉到地上。他的形態已完全改變,變成了像會活動的火焰般熊熊燃燒著。

“火、火元素……”



“為甚麼會出現火元素?不可能的!”甘度夫震驚了,“這裏是女神海倫的守護地,她這人向來跟火元素誓不兩立,不可能在她眼底下自然孕育出火系的史萊姆!這史萊姆是外來物!”

保祿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屁股被燒著似的,在地上彈彈跳跳。

“抓著他!這傢伙在演戲,就跟保祿那勞什子的個性一樣!他想逃!”甘度夫警告道。

雅克連忙飛撲過去,也不管那實際上跟一團烈火沒甚麼分別。他雙手一合,便把保祿抓著了。

“奇怪,完全沒有燒傷的感覺。不過身體裏有點怪怪的,有股暖流一直衝進小腹,很舒服……”



“不好!不要直接接觸它!不然你體內藏了多年的天火會覺醒的!”

雅克嚇了一跳,只好使勁把保祿丟向牆壁,來回反彈了好幾遍,最後滾在地上靜靜不動了。弄昏它就不會跑了吧。

而保祿身上的火焰也就消失了,變回原本灰灰暗暗的樣子,而且體積縮小了一圈,好像被當成燃料剛才燒掉了似的。

“因為昏掉了,所以火屬性也隱藏了嗎?”

“應該不是,剛才它著火時還是很生猛的。”雅克道,“或許不是因為這傢伙本來屬火,可能是……受到環境的影響?”

“有可能!你真聰明!”

雅克脫下身上做了防火處理的皮甲,用來捧著昏倒的保祿,然後接近剛才他倚著休息的那部份牆壁。

保祿瞬即燃燒起來。



“這幾塊磚頭的後面,正傳來極微弱的火元素。”雅克道。

“嗯,果然是。因為我們完全沒料到這兒竟會出現火元素,所以進入了感覺的盲點了吧。”甘度夫道,“你再拿近一點看看。”

雅克把保祿貼近牆壁,火焰燒得越來越烈。

“那火焰……好像燒進了牆壁裏面似的。”雅克仔細盯視著。他手中的保祿已燒得看不見本體,只是那團火焰慢慢向著牆壁滾動,竟有一半滲進了牆壁裏!

牆壁好像是透明似的!

雅克連忙把保祿拿走,先放在地上一邊,然後伸手摸摸那片牆壁,卻是完全厚實正常。

“這牆壁只能讓帶火元素的物體進入。”甘度夫結論道,“瑪莎拉家族的最大秘密,竟然藏在一個火屬性的人才能進得去的密室裏?哼,這下子實在太有趣了。”



“這……這邊的更有趣。”雅克吞了吞口水道,“那隻史萊姆已經完全融化了,現出真身來啦……”

只見躺在雅克皮甲上的,已絕對不是能夠稱為“史萊姆”的物體。那是一塊殘缺的身體部份,來源很可能屬於人類。

說清楚一點,那是人類的半邊頭顱。而他那隻邪異狡猾的眼睛,仍在上下打量著雅克。雖然缺了下顎說不了話,但剩下的半條舌頭卻在不住揮動著……

雅克強忍著不要消滅掉這嘔心東西的衝動,他問甘度夫道:“這個東西……”

“這麼惹人討厭的眼神,紅得嘔心的舌頭……肯定錯不了,是那個死胖子保祿。”甘度夫精神為之一振,“呵呵……今天終於被老夫遞到你這邪惡主教的尾巴了,原來你這死胖子是個巫妖!”

那半張臉孔在轉動著舌頭,目光流露著殺意。

“巫妖?甚麼是巫妖?”

“你看看喔,這傢伙不知被誰折磨到剩下半個頭顱,但卻還是活生生的,很明顯這傢伙並不是人吧。”甘度夫說,“作為聖域魔法師基本上是很難被殺死的,就是肉身真的被毀,也有不少方法可以讓自己“不被消滅”,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利用亡靈魔法把自己變成不死生物,就像他現在這個樣子。”



“我昏!光明教會的紅衣主教還在修亡靈魔法……”雅克在前生也讀過不少奇幻小說,自然知道這是多麼荒謬的一件事。

“你明白這件事情是多麼荒謬,光明教會是一個多麼糟糕的地方就好了。”甘度夫滿意地道,“雅克,你就忍耐著嘔心把這東西給拾起來吧,問問他幹嘛會弄至這種田地也好,他突然在這兒出現,可能外邊有甚麼變掛,收多些情報也是好的。不用擔心,到了聖域水平,基本上大家都可以作心靈溝通的了。”

雅克於是拾起那半個頭顱,隨即一把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傳進腦袋。

“你這死老頭趁我說不了話,竟然擅自向天火傳承者雅克大人說我光明教會的壞話?”保祿生氣地道,“你千萬不要聽他的,這個叫甘度夫的才是洛芙大陸最惡名昭彰的小偷,他就連乞丐碗子裏的食物都不放過,簡直是個變態雜種!”

“雅克,這嘔心東西也沒甚麼用了,請隨便踩爆它,然後丟出去餵魔獸吧,這種人絕對死不足惜。”甘度夫道,“我現在就告訴雅克,你這傢伙平時是怎麼淫慾女子,以及其他各種怪癖吧……”

“啊……求求你,偉大的魔法師甘度夫大人啊,請你賜給小人一個香香的屁,好慰解小人多年的思念。就照著我的鼻孔裏放吧,如果可以的話,請容許小人以卑賤的舌頭,清潔你高貴無比的菊花……”

雅克快要被這超級無恥的馬屁弄昏,不過甘度夫卻受用得很。



“行了行了,你就長話短說,告訴我們你為甚麼會變得這副德性吧。”

於是保祿開始講述他的冒險之旅。

“……都是我太大意,以為特洛伊聯邦的老怪物們都在百年戰爭中死光光了,怎知道還躲著不少。最令我意料不到的是,竟然連那個水系的主神“波塞冬”都還在那兒。要不是遇上他的話,我又哪會變得如此狼狽?”

“於是你就拼盡老命,以這副半個頭顱的模樣,正好逃到了瑪莎拉?”

“也不是正好,只是我現在已被全特洛伊聯邦的高手給盯上了,只要一隻腳插進海裏,肯定會惹來幾百人追殺。這裏是特洛伊和撒克遜的唯一陸上接壤點嘛,只要找到那個絕對結界的盲點,就能成功逃命了。”說罷保祿嘆了口氣,“不過真是禍不單行,勉強以這副模樣逃到這兒,魔力剛好用盡,手無縛雞之力,竟然被一隻史萊姆給吞下了肚子……”

“哇哈哈……堂堂保祿紅衣主教,竟然被史萊姆吃掉了。待我回去後一定要把這故事編成曲子,廣為流傳!”甘度夫可興奮了。

“我可笑不出來!我可是拼盡老命跟那個史萊姆在爭奪身體的主權哪!要是稍有鬆懈,就會被它消化掉,到時真的連靈魂印記都被抹殺了。”

“話說回來,原來你也在和我們尋找著同樣的東西啊。”雅克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