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我雖然感知道結界弱點就在那階梯裏面,不過我的宿主,就是那隻史萊姆,天先極之抗拒火元素,所以才怎麼樣都進不去,幸好你們把我強拉進去,不然也找不到那秘道所在。”保祿突然想起道,“咦,可是你們怎麼也要逃跑?雅克大人不就才八歲嗎?現在就離開不是太快了吧?讓我感知一下你的實力……只是體力還勉強可以,魔力才不過第一階嘛,往外闖實在是太危險了。不過那也難怪,應該是啟蒙老師實力太弱吧,拉普達傭兵團的人的始終……”

“雅克,踩爆你手上那個東西。這傢伙為了一己私慾曾經……”

“夠了夠了!先把正事說了吧!沙亞大叔他們快要進來了!”雅克道,他可不想再聽保祿他拍馬屁了。

於是甘度夫便向保祿講述一下他們要逃跑的理由。

“嗯嗯,確實,天火傳承者要去水系神祇的殿堂學魔法,這實在有點不倫不類。再說海倫那小妞兒也不是傻瓜,怎麼會看不穿你的偽裝呢?她只不過是身材惹火了點,但是胸大不代表無腦……”



天啊,這傢伙竟然在褻瀆人家的女神……

“難不成你是去偷窺人家女神換衣服,所以才被人家轟爆的?”甘度夫問道。

“換衣服倒是看不成了,因為小妞兒早就不在洛芙大陸了。”保祿語氣有點害羞地道,“倒是她的貼身衣物嘛,碰巧就手就拿了去了。不過是件褻衣而已,也虧得他們那麼緊張,最後還給那個波塞冬搶回了半件……”

“甚麼?難道你說的是那件傳說中的《女神海倫的長袍》?那可是史上從未流落過的罕世神器!”甘度夫震驚地道,“也難怪你甘願冒粉身碎骨之險也要去偷。這種取得難度SS級的神器,竟然會流落在洛芙大陸!天啊……”

“天啊……那麼海倫女神現在豈不是要裸奔?”雅克感嘆道。



“哈哈哈……說得好!我也是為了YY這個場面,才決心偷這件東西的!”保祿豪爽大笑起來,“這位天火傳承者大人,將來長大了肯定風流不凡!我有預感我們將會很合得來啊哈哈哈……”



--------------------



說著說著,遠處傳來吵鬧嘈雜的人聲。看來遺跡已到了早上供公眾參觀冒險的時候了。雅克唯有撤退。



“喂喂,把我也帶走吧!我在這裏晚上很難熬啊,所有魔獸都把我當作美味的晚餐,我好不容易才捱過了三天!”保祿緊張地道,“求求你,雅克大人!”

“哼,救你這個人中敗類有何好處?倒不如由你死了還算是為民除害。”甘度夫道,“雅克,不用跟這個人客氣!現在你握有這個敗類的生殺大權,趁機會好好敲詐他一筆!”

“雅克大人才不會跟你這種流氓一般見識!”保祿獻媚道,“這樣吧,小人甘願獻上撒克遜南部邊境兩間分支教會的全部收益,作為大人帶我出去的車馬費。那兩間教會都是好東西,一間以療傷聖水聞名,另一間則盛產盲目崇拜的無知少女……”

雅克又再差點昏倒。我要兩間教會來幹嘛?再說這傢伙把教會當房地產般買賣,還要送給他這種跟教會無關之人,還真是無恥之至。

可是甘度夫叫他只管先收下容後再處理,由於時間緊逼他就沒有計較。

“好了,雅克那一筆談好了,現在輪到我了。保祿,你打算怎麼賄賂我?我可是執著你是巫妖之身這個秘密喔。要是讓光明教皇知道了的話……”

“我明白了!甘度夫大人!”保祿於是向甘度夫許下了多項承諾,都是關於光明教會對拉普達傭兵團的利益輸送,貿易分成之類的條款。

“用靈魂契約吧!免得你事後反悔!”



“我現在已是巫妖之身,靈魂早出賣給不死之王,所以不能立約。”

“別跟我胡扯!叫你立約就立約!雅克!扔掉這傢伙!”

“好好好,我立約!”

“……行了吧?你們玩夠了吧?”雅克沒好氣地等甘度夫敲詐完畢,“那我要離開這兒了。”

“不能就這麼把保祿帶出去,他的亡靈氣息濃烈,恐怕連你們的守備隊長都能察覺出來。”甘度夫道。

解決的方法,是讓保祿這半邊頭顱,餵給一隻閃亮史萊姆吃掉。這樣子反而能夠隔絕其死靈之氣。

“甘度夫!你是故意的!我不會放過你!”保祿才剛從被史萊姆消化融合的掙扎中脫離,現在又要惡夢重溫,讓他沮喪不已。



“這是目前想到最好的辦法了,你就忍一忍。哇哈哈……”

藍光閃耀的無害史萊姆吞掉保祿後,隨即暗淡下來,臉容也變得狡繪無比。雅克把他收進另一個小布袋裏,掛在腰間,然後拖著疲乏的身軀回程,結束這漫長的一夜。



--------------------



雅克初次在外留宿,而且還是在魔獸肆虐的遺跡內部,回來時雖然大致健康,但仍是受了不少小損傷,這可把貝呂妮和一眾暗暗傾慕他的侍女們心痛死了。

責罵了沒有盡到保護者義務的梅斯特一把,然後眾人便蔟擁著小少爺去洗澡更衣,然後再吃頓豐富豪華的早餐,才讓他回房間好好休息。

當雅克從沉沉的睡眠中醒過來時,已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他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擦著矇矓的眼睛,赫然發現房間裏出現了一隻龐然大物。

脹大了十倍不止的保祿,正在狼吞虎嚥地吃著雅克幾天來收集得的魔力晶核。由於忙著找結界弱點,雅克暫時放下了吸收晶核的修煉。

“讓我好好的補充實力吧,以我這個樣子,還能夠儲存一個六階左右的亡靈魔法,危急時可以把我當成秘密武器使用。”保祿邊吃邊說。

“哼,這樣一來,也讓我們不敢再對你趁火打劫,甚至把你滅口吧。”

“你少來這一套陰謀論!天火傳承者大人可是我保祿畢生最景仰的大人物,他怎麼會做這種卑鄙的事情!你甘度夫的處境比我更慘,除了聲音之外啥也沒有,屁也放不出來,我會怕你嗎?”

“可是,你現在變成這個體型,我倒很傷腦筋,”雅克搔著後腦袋道,“我可沒那麼大的地方藏著你啊。”

“這個大可放心。經過一天一夜的努力,現在我已經完全控制著這個軀體,史萊姆的靈魂已被我反吃掉了。”



保祿深吸一口氣,除即縮小到跟一般史萊姆同樣大小,只是光芒越來越暗淡泛黑,容貌越是邪惡討厭了。

“咯、咯、咯。”雅克的房門突然傳來敲門聲。“少爺,我可以進來嗎?”

“糟!是梅斯特!”雅克隨手一揮,把保祿掃進床底下去,然後整理了一下睡衣後才回答道:”進來吧。”

掛著冷冷笑容的梅斯特甫踏進雅克的房間,瞬即罕有地露出欣喜的表情,然後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小少爺今天的房間充滿了令人愉悅的氣味……”

雅克臉都青了,心想:這個喜歡少年氣味的變態。

“不知怎的這氣味令我聯想起一處久遺了的地方,一些久遺了的朋友……”梅斯特雙眼寒芒四射,“難道少爺正開始研究亡靈之術?”

“不要露出被看穿的表情!”甘度夫及時警告道,“這傢伙很靈敏的感知能力,他感應到保祿的存在!”

擅長演技的雅克,隨即裝出聽不懂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