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約定早一個月回到瑪莎拉領,這可不是祭司夏普的主意。

本來按照他的打算,他將會好好利用等待雅克的三個月空檔,拜訪幾個位於附近海域的領地,接受一下當地領主的賄賂,荒淫玩樂一番的。

可惜女神總殿發生了罕見的意外,竟然有間諜膽敢深入特洛伊聯邦的心臟地帶──海倫女神殿,並偷走了女神遺下的長袍!

駐守在神殿內,以及埋伏在神殿外的眾多高手,全都被那位小偷騙過光光。眾人馬上組成包圍網力追,就總是無法把對方截下來,眼看著對方快要飛出聯邦的邊境線,要不是碰巧超級大神波塞冬正好在該海域一帶,不然女神殿這次的臉可是丟得夠大了。

雖然超級大神出手,對方像蒼蠅般被輕易捏碎,但女神的長袍卻只回收了半截!



波塞冬老貓燒鬚,大為震怒,從上追究讓小偷輕易潛入的女神殿的責任。他只是隨便吼上兩記,便幾乎把女神總殿移為平地,也差點把總殿中的高階祭司們全部震死。

女神殿必需動用全力把另外半件長袍找回來,不然的話女神親自降罪,在位者肯定必死無疑。高階祭司和聖域侍衛們遂向下施壓,責任也一層層的往下推。

由於丟失的可是極為罕有的神器,高調搜尋的話反而會惹來諸如傭兵團之類的人物加入爭奪,要是有聖域高手參一腳摻和,事情只會變得更加棘手。

所以,也只能趁著事情還未洩露出去之前,悄悄交待前線的神殿祭司們負責自己熟悉的領地,低調地搜查長袍下落,真遇上麻煩時才要求高手們出面。

祭司夏普之所以滿肚子的怨言,正因為他認為那半件長袍不太可能流落到他管轄的領地裏。



雖然他所負責的幾個領地均屬荒遠外島,但跟當天小偷的逃跑路線成相反方向。而唯一跟別國接壤的瑪莎拉領,有著由兩國神祗共同架設的絕對結界,使瑪莎拉領有如一個有進沒出的袋子。那小偷要是想逃跑,是絕對不會跑到那個地方。

以夏普祭司在女神殿中的等級輩份來說,根本不知道那個據稱絕對結界的結界,竟然會存在所謂的弱點。



--------------------





由於上頭的壓力,夏普在過去幾天內已搜遍了那幾個他負責的領地,也正如他所預料的一無所獲。

夏普的搜尋行動的最後一站,是瑪莎拉。

他曾考慮過偷懶不去,但後來又因害怕被打小報告而作罷。不只不能偷懶,還要看起來好像很拼命的找,免得被人抓到把柄大造文章。畢竟他這個肥缺是有很多人在唾涎的。

立功的份兒是鐵定沒有了,但又不免要為了出力而出力,令他心理不大平衡。所以心情也好不到哪裏去。

他想起瑪莎拉那邊有位叫雅克的少年,潛力驚人,即使尋回長袍之首功他是沒可能得到的,但為神殿帶回一位將來的強者,這也是不錯的貢獻。

船已泊岸。就在夏普祭司的腳踏在瑪莎拉領的碼頭上時,一件他絕對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那顆被他珍而重之地隨身帶著的“感應之珠”,竟然開始像心臟起博似震動起來。

他和其他前線祭司一樣,獲分發得一枚經過波塞冬加持過的”感應之珠”。只要女神長袍在附近的話,就會發出同鳴的震顫。



一般來說,神器是絕對不會那麼輕易地就能被“偵測”到的。這只因為波塞冬握有長袍的另外一半。那顆珠子也只能感應到女神長袍的所在,對於其他神器是不會有反應的。



--------------------



有一剎那,他甚至懷疑這珠子可能是不良品,但與其相信波塞冬的魔法失靈,倒不如相信自己腦殘了的機率更高。

“難不成運氣終於來到我這邊了?”

當然,女神長袍在附近,並不代表自己就能輕易拾得的。不排除那個小偷還未死去的可能性,而考慮到這兒跟當天追逐小偷的路線相距如此遙遠,小偷未死的可能性非常高。



要是這假設成立,連波塞冬的憤怒一擊也能承受的小偷,可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但他暫時並不想聯繫上級的聖域魔法師幫忙,心想應該還會有獨攬功勞的可能性。

最好的做法,莫過於自己以提早接回雅克為藉口,待在領主府上以分散視線,然後派下屬俏俏打探長袍的下落。最重要的是要查清楚附近有沒有強者,除了小偷本人外,也要提防可能出現的他的同黨。

不過這計劃似乎並沒有必要。

因為他們越接近領主大宅,感應之珠的共鳴則越是強烈。

而當進入了領主府後,共鳴的劇烈程度達到高峰。

“女神長袍難道被這家人給藏起來了?”夏普並不相信這一點。他和圖圖有多年交情,知道他這個人最強調安穩,並不敢打神器的主意。

而府上的其他人對他的到來,都只是擔心他提早把雅克接走之事。要是這府上的甚麼人藏起了長袍,那絕不可能大宅上下所有人都表現出完美的演技,肯定會有破綻才對。



他多次在交談中帶著某些暗示,想要試探一下圖圖領主或他的妻子們,但似乎他們對於長袍之事真的全不知情。

拜訪了一整個晚上,夏普幾乎對領主府上所有人都親自談過話(以一個不分階級地關懷世人的聖者形象),但唯獨就是那位雅克小少爺尚未現身。

領主交待道,雅克剛自試煉遺跡回來,筋疲力盡,需要休息。

“那請問那位雅克小少爺,挑戰家族試煉的進度如何?”

領主指示作為監守人的梅斯特回答:”最近小少爺正有所突破,似乎只需再一個月,就能通過試煉。”

“哦?還有一個月啊?”

“按照這個進度,少爺將會打破家族歷史上最快通過試煉的紀錄。”梅斯特道。



圖圖接著說道:“請祭司大人寬容,待在領地屈就等待犬兒通過試煉。在等待期間,就請由我圖圖親自為大人們構思節目,好慰勞各位遠道而來的辛勞。”

“正好今天晚上,是領主大人最新投資的酒館開張的好日子,那不如由我梅斯特帶祭司大人們去消遣一下吧。”

“不急。等待小少爺醒來再算。我想先檢驗一下他的成長進度,也想跟他聊聊天培養感情。先做妥了正事後再玩也不遲。我們可以等。”

圖圖心裏想道:這位以貪玩聞名的夏普祭司,突然變得不好打發,似乎有事發生了。他向梅斯特交換了一個眼神,他似乎同樣預感到那一絲不安。

在等待雅克醒來的時間裏,祭司夏普已悄悄打發下屬去儘可能確認女神長袍的精確位置。

得到的結果是,幾乎確定女神長袍就在雅克的房間之內。

世事真的這麼巧?女神長袍剛巧落到那小子的手上?

他排除雅克就是小偷本人的可能性,因為據說那小偷最少也是個聖域高手,洛芙大陸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八歲的聖域,一個也沒有過。

即使雅克是個超級天才,也不可能現在就到達聖域。

最有可能是他碰巧拾到的。

但也不能排除房間內窩藏著甚麼高手的可能性。雖然感應不到房間內有高手的氣息,但夏普卻更懷疑裏面藏著他這個層次沒法察知得到的超級高手。

尤關女神長袍之事,特別需要小心處理。

所以夏普只能等待雅克醒來,再做應對。

等了差不多一整天,感應之珠的共鳴突然輕微地減弱了。那表示說女神長袍剛剛離開了大宅。深恐會走失神器的夏普也顧不上甚麼禮儀,跟手下們同時緊張地追出去。

珠子強烈地感應著,女神長袍就在大宅左手邊的轉角之後。

眾人向左一拐,發現只有雅克獨個兒站著。他看到祭司們後還嚇了一大跳,好像做甚麼壞事被逮到似的。

“難道女神長袍就在你那兒?”

“甚麼長袍?”雅克露出純真無比的笑容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