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劍是屬於你的,雅克?小少爺,所以請隨便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梅斯特道,“只要劍被拔出,結界就會出現極短時間的混亂真空,到時候就能夠離開這裏,到達能夠讓你的潛力儘情發展的“撒克遜帝國”。”

“現在……就要離開了?” 

“不要遲疑了,請現在就拔劍吧。”梅斯特鞠躬道。

“好了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兒,總算是安全了。”保祿非常期待。

沒錯。只要把這劍拔出,事情便總算告一段落。 



甘度夫也加入勸說:“走吧雅克。以你現在的體質,只要離開這秘室的掩護,你體內的火屬性肯定會驚動到海倫神殿裏的各種人物,到時就麻煩了。你也不想牽連到家人吧?”

不錯?。雅克現在最不捨得的,是貝呂妮以及眾多共同生活多年的家人。

不過他作為瑪莎拉家族的少爺,貝呂妮的孩子,他現在身負的是涉嫌偷盜女神長袍(雖然是保祿害的),殺害神殿祭司,以及海倫女神叛徒的身份,只要他再在瑪莎拉領上曝光,那便可能會危及整個家族的安全。

對於連一句再見也不能說就走,雅克感到很失落,故遲遲未能決心拔劍。

重生之前,他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社會人,有著各種性格的弱點。重生後雖然讓他有機會去改善,這些年來也確實進步了不少,但他始終還在成長階段,對於有些事情他還是未能習慣,未能忍心說割斷就割斷。



“真沒辦法,最終還是需要我親自現身嗎?”

不知何時,圖圖已悄然出現在秘室內。他走到雅克面前。

“圖圖。”梅斯特再也沒有表現得像僕人,反而像跟多年老戰友對話似的看著圖圖。

雖然圖圖穿著的還是同樣衣服,眼神還是同樣的輕佻和冷漠,但渾身卻散發出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這個人的真正氣質竟然多麼沉穩可靠,雖然表面看來是吊兒郎當,對誰都不在乎,但似乎在暗地裏還是在照看著一切。



雖然這兩父子多年來甚少對話,彼此沒甚麼感情可言。但此時四目交投,兩人卻已盡在不言中。

“雖然以你過去的表現,在我看來只是剛好合格,但這次實在是沒辦法,所以還是姑且相信你……”雅克以銳利的眼神盯著他說,“當我成長到足夠強大之後,就會回來把貝呂妮接走的。”

圖圖直接迎著雅克的眼神,回答道:“我很期待有這麼一天,對我來說,沒有比過著不負責任的人生更快活逍遙的事了。”

突然間,雅克很想向圖圖詢問有關自己真正的父親的事,更想問的是:貝呂妮是不是很愛他的親生父親呢?

更臨將說出口時,又作罷了。他心裏想:“畢竟這不過是奪舍而來的身體,我並不是真正的雅克,幹嘛要管別人的事太多?”

對於貝呂妮,雅克有的是養育和相處的感情,但並沒有把她當成母親看待。

既然圖圖已親口承諾會照顧好貝呂妮,而根據他一直以來對待貝呂妮的態度,他應該會認真信守承諾的。雅克的心頭大石算是暫且放下。

他轉過頭來,盯視著那等待著他的劍,然後點了點頭。



他走到劍前,伸出雙手,握著劍柄時,他就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跟劍體接通了,就好像長久失落了的身體某個部份,又再重新接上似的。

接下來的一切只是本能驅使。

雅克深吸一口氣,然後試著把魔力灌輸到劍中。

劍體對雅克的魔力產生了排斥,甚至可以說是極度抗拒的。但雅克沒有停下來,他本能地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這把劍真正需要的又是甚麼。

他不斷向內深挖出自我的潛力,不斷的擊撞著靈魂核心那無限壓縮的那點“天火”,把撞擊迸發出的火星,儘可能以最純粹的能量狀態,灌輸到劍體裏。

劍體的抗拒感漸漸消失,他開始接受雅克的力量了。不知何時,已演變成劍體瘋狂的需索著雅克體內的天火。

而與此同時,劍,開始漸漸被拔出,離開劍座。



以劍體為中心,空間漸漸扭曲起來。

雅克已感到有點吃力,心想要是這樣下去很快就被劍吸成人乾。他趁著還有力量,咬著牙大喝一聲,使盡全力把劍完全拔出。

“嗚……”由於太過用力,雅克往後翻了個筋斗。劍尖暴露在空氣中畫了個半圓。這半圓劃破了空間,劃破了由神祇佈下的絕對結界。

魔力元素的真空地帶出現了。這被劃破的缺口產生出極其強大的吸力,很快就把雅克和保祿吸了進去。

站在稍遠處的梅斯特和圖圖被吸力所產生的強風吹拂著。

“你真的決定要留下來嗎?”梅斯特道,“難得家族等了無數的年月,才終於等到了這個連神祇都疏忽了的瞬間。以後恐怕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

圖圖只是聳了聳肩膀。“外面的事,有你梅斯特負責的話,難道我還會不放心嗎?再說分工合作也不錯,你照看著那孩子,我則負責照顧他最重要的人。有了這層關係,到將來需要爭取他的時候,我們便會握有感情上的優勢。”

“說得那麼大義凜然,我說你是多情漢子終究過不了美人關,都幾歲人了現在還返璞歸真搞甚麼單戀?”



“你管我。”

“算了,隨你的便。結界縫隙即將關上,我可不能錯過。”梅斯特道,“好兄弟,到那一天來臨的時候再見吧。”

“既然你我之間,其中一人已突破了封印,難道那一天的來臨還會遠嗎?”

梅斯特點了點頭,便閃身鑽進結界縫隙裏去了。

再一分鐘後,縫隙再次合隴,一切復歸平靜,密室裏只剩下正在搔腦袋的圖圖。

“唉……又要善後了呢。”

進入了結界真空後,雅克變成像是半透明像氣體似的狀態,連自己的身體都摸不到。



他不由自主地浮空,穿越了牆壁和天花板,離開了楚遺跡後漂飛進入森林。

深入了約半公里左右,雅克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在探著他的身體,但這並非敵意,似乎只是在確認著某些辨認身份的資訊。

那股探視的力量離去之後,強大的排斥力便把朝遠離瑪莎拉領的方向推去。

“果然如我所料,這結界是利用闖入者是否火系能力,去判斷排斥的方向的。”甘度夫道,“由於火系能力者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在特洛伊聯邦,所以結界會自動判斷,以為我們是從另一邊來的,故此現在便把我們趕回那邊去。”

保祿似乎也很了解結界的特性,因為他現在的身體也在蒙著一團火。不過保祿會是火系魔法師?雅克倒好奇有哪種火系魔法會從嘴巴裏召喚出骷髏。

那麼梅斯特呢?

一想起這個人,這個人就突然出現。他瀟灑的平飛著,似乎在強大的結界排斥力下,還能做一定程度的自由行動。

“小少爺,”他鞠躬道,“梅斯特不在小少爺身邊的日子,請小少爺務必要照顧好自己。”

“你……要走了嗎?”

“嗯,我需要去執行瑪莎拉家族的另一項重要使命。”他說,“放心吧,我們很快便會再見的。”

說罷,梅斯特的飛行角度漸漸偏離,很快就不見了影蹤。

這位充滿神秘的人物離去了,雅克感到有點不捨得。雖然說在過去的歲月裏,是提防和厭惡他的日子佔大多數,但最終他似乎是站在自己那邊的。

倒飛的旅程仍在繼續,像幽靈似的雅克不斷穿透著森林裏的樹木,這感覺有點像在坐火車時,倚著窗前看著風景變化似的。

漸漸的,倒後的速度變快了,身邊的景色也模糊起來……

到雅克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被傳送到結界的另外一邊,已經遠遠離開瑪莎拉領以至特洛伊聯邦了。

雖然他們身處之地仍是密林,但植物的種類已大不相同。那邊以熱帶叢林類為主,這邊則是溫帶植物,有無數參天巨木,氣候也比較涼快乾爽。

“呼……啊……”保祿大口呼吸著,“又再呼吸到撒克遜帝國的空氣了,還是老家好啊!真想不到自己還有命回來啊……”

“又沒有誰逼你潛進別人國家偷東西,根本是自作孽。”甘度夫道。

“想要激怒我是沒用的,甘度夫,不管試幾次都一樣。”保祿道,“雅克大人,我們現在身處在撒克遜帝國的南部邊境,按我估計,朝著東北方向走的話,三至五天左右應該就能走出這森林了。”

“我的估計也是差不多。好吧雅克,你能夠利用太陽的角度辨別前進的方向嗎?”

就這樣,一個小孩和一隻史萊姆(還有個寄住在小孩腦袋裏的老傢伙)就展開了在森林裏的冒險之旅。